《作茧自缚》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by衣付炉烟_

作茧自缚
作家:衣付炉烟_
原创 / 男男 / 古代 / 微H / 正剧 / 修真 / 轻松
文案:
我对我老婆非打即骂,那都没关系,我老婆还是不离不弃。有一天我发现我换了个身体,那个人拿着我的身体疯狂舔我老婆,我老婆还一脸娇羞。我不能忍了,老子不杀了你王字倒着写!
避雷:第一人称,狗血,3p,互攻
CP:王缚、厉亥×义纤尘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欲加之罪

1

“王缚师兄做什么盯着义师兄看?”小师妹王静在我面前挥了挥手,迷惑地问我。

“没什么。”我咬牙切齿地把目光移开。

“嗳,”王静话很多,见我不说话,很体谅似的自顾自打开话匣子,“说起来,厉师兄从前对义师兄总是不假辞色,自追风岭回来后,仿佛变了个人似的。”

九师弟王振也很碎嘴,殷切地凑过来同王静说话,“可不是,从前义师兄以泪洗面,如今倒是不常哭了,也笑得多了,整个人如同一朵海心花初初绽开。”

“你懂个屁,”我不禁冷笑起来,“义纤尘最是阴沉,万不可能笑的。”

“王缚师兄,”王静和王振惊讶地看着我,“你做什么要诋毁义师兄?”

“是因为义师兄擅自取走了追风岭得回来的聚魂x?”王振小心翼翼地问道。

义纤尘一人坐在一块巨石上调息,似乎对这边热火朝天的讨论全无所知。

或许是我们总是似有似无地往那边看,他也看了过来,还对我笑了一下。

他娘的。

“阿亥!”原来不是同我笑。

厉亥从我们身后走出来,不知道听了多少我们的话。

厉亥越过靠边一些的王振,应了一声,回头似笑非笑地打量我。

“王师弟心x如此狭隘,该去碧溪峰好好闭关才是。”

碧溪峰是山中犯事弟子思过的地方,一挂倒悬飞瀑,潭水沉碧,心中燥郁者最是适合被飞瀑洗刷洗刷。

厉亥是山中掌刑师兄,金口玉言,一句话的事,小辈们就得赶紧滚去领罚。

曾经这也是让我颇为自得的职位,没想到被这冒名顶替的臭小子得了便宜。

我原不是从未听过名姓的王缚,而是天垂门掌刑大弟子。义纤尘是我的道侣,现在一切都变了。我烦透了。

“不知弟子犯了何错?”我按捺住内心的躁动,被迫低头。

这个冒名顶替的人拿着我的眼睛看我,面上的轻视毫不掩饰。

“妄议掌刑师兄的道侣,蔑视义师弟,不敬尊长,哪个不该罚?”

义纤尘见这边争执起来,连忙走过来,“厉师兄,怎么了?”

“无事,罚一罚这个目无尊长的小辈罢了。”厉亥温和地笑了笑,安抚义纤尘。

我对着九天神雷起誓,我从未用这种语气同义纤尘说话,他为何毫无反应?

发现变了身份我未尝没有想过换回来,可是不等我找机会去寻我师父,务分处就将我派出去砍杀山下作乱的精怪。

这个王缚平日里定然偷奸耍滑,修为不足,刚提起剑就没了灵力,差点被精怪撞了个倒栽葱。

好不容易回来了,师父又闭关了,我稍作思考立刻去寻义纤尘,可是话都没说上,又被王静和王振缠上了。

我心里气得呕血。

我在王缚的身体里已经呆了半月,不知这假厉亥究竟对义纤尘施加了甚么妖力,竟然服服帖帖从未起疑。

“你盯着义师弟看什么?”假厉亥沉着脸呵斥我。

“义师兄貌美如花,看两眼又怎的?”反正都要被罚了,我x脆破罐子破摔,“厉师兄假公济私,小心无法同师父交代!”

说完了话,我也懒得同他们理论,自行去了碧溪峰。

倒也新鲜,我掌刑几十年,自认公正无私,第一回被罚到此处思过。

罢了,我摇摇头,撩袍坐于飞瀑之下,此飞瀑自山口裂处摔落,又带着几分附近灵物的附着,修为一般者顶不住半日。

不一会儿我的衣衫都湿透了。

湿冷的面料贴着前x后背,我反而更冷静了些。可是近日琐事庞杂,我理也理不清头绪,只盼望师父尽快出关救我。

假厉亥定然知晓我身份,处处限制我,说不定他就是这个王八羔子王缚。

我怒急攻心,一下无法聚集灵力,竟被飞瀑冲得喉头腥甜。

一抹青色从我余光飞掠而过,下一瞬那人便站到了我面前。

我看清他的脸,一口血吐出来。

“怎的吐血了?”义纤尘焦急地过来扶我。

我张手拒绝他的接近,心里一阵感触,嘴上却还是同往常一样没句好话,“不要你假好心。”

义纤尘与我结为道侣并无什么情份,只是他与我功法互补,免于走火入魔而已。

我早年x持门内事务,这几年门派壮大才日渐放权,疏于修炼,用我原来的身体与他缠斗,一下子也讨不了好。若我拼尽全力,两败俱伤也不是不可能。

“王缚师弟,”义纤尘面色尴尬起来,“我不知哪里得罪了你,特来同你道歉,日后也会劝阻厉亥,莫要为难你,免得你因此生了心魔。”

义纤尘没什么不好的,他痴迷修行,若不是师父担心他走火入魔,我们也不会结为道侣,我竟一时找不出责备的话。

“义师兄是我长辈,而况错全在我,怎可同我道歉?”我哂笑一声。

说着,我又吐出一口血来。

“王缚师弟先别说了,快下来,我为你疗伤。”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义纤尘没有在意我带刺的话,反而好话说尽,我就是再怨也不该同他撒气。

我掌刑时铁面无私,现下自行领罚也必然好好吃苦头。

“不必了。”

我以为义纤尘还要说什么,没想到他反而呆愣在一边,看着我吐出的鲜血。

“真像。”他喃喃自语。

“什么?”我听不懂他说话。

“其实偷偷违抗厉亥的人也不少呀,”义纤尘说,“如今不多了而已。”

他抬手把我打晕了。

我再醒来,已不在那块被飞瀑冲刷得十分圆滑的巨石上面,而是靠在一边树下。

身上的湿衣服已被烘得半x,义纤尘像是怕我冷似的,脱下外袍披在我身上。

见我未醒,他便坐在我身边闭目打坐。

我从未这样近地细细看他,从他的脸看到他的两肩,发现他的领口掩不住几道或轻或重的瘀痕。

“谁打你了?”我忍不住问他。

我虽也打过他,可那都是切磋,有伤也很正常。看到瘀痕,我便忍不住猜测,是不是那假厉亥胡用我的身体。平日里狐假虎威就罢了,还欺侮义纤尘,我自忖是个正常人,没想到还有人打自己的道侣的。

义纤尘的脸轰然红了个透,结结巴巴了半天,“没,没人打我。”

“没人打你,你领口的伤是怎么回事?”我自然不信。

“你没有道侣么?”义纤尘不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反而来反问我。

“关你什么事。”我一下噎住。

“便是平日里阴阳交合留下的,不打紧,没几日就好了。”义纤尘认真地同我解释。

他的脸还是很红,比碧溪峰崖上的红花x还红。

“阴阳交合?”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就是夫妻之间的房事。”他的脸更红了。

我可能是无血可吐,对着石头使劲儿,捏碎了树下的一块鹅卵石。

“你们,”我艰难地开口,“你们不是为了修炼才结为道侣吗?怎的沉溺情事,耽误修炼。”

“原本也是,”义纤尘解释说,“自追风岭回来后,厉师兄就特别缠我,还让我叫他阿亥。”

说完还很苦恼,“我根本没法儿我在x府中修炼,一回去他就拉着我做那事。”

听到这里我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王缚这个狗杂种老子不剁了你王字倒下着写!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