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必有双插头》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但枝

三人行,必有双x头
作家:但枝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中H / 正剧 / 重生 / 美人受
不知道为什么段迎重生了,但他发现自己重生的是平行世界。初到世界,他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另一个自己——姜迎。

不同于原本世界的阴郁,这个世界的自己才貌双全,性格开朗,似乎还有万人迷属性。

他逐渐不满足于偷窥,杜撰了一个身份接近姜迎,他想和对方做好朋友。

凭借着对自己的了解,他成功了。

但就在他拥有姜迎最好朋友的身份时,有个男生跟江侑告白了……

一句话概括就是:

本来想跟“自己”做好朋友,结果“做”了好朋友,前期姜迎总受后期段迎总受,不完全等边三角形。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1重生

段迎的一生过得短暂而潦x,因为双性人的缘故从小被父母遗弃在福利院,七岁那年被领养,本以为可以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结果养父是个恋童癖。

他在某次被揉弄xx之后,并未听话地不要声张,而是在当天下午放学的路上,报警了。

于是,他再次回到福利院,成为了没人要的孤儿。

就这样读完小学、初中、高中甚至大学,他始终是最不起眼的那一个。

阴郁孤僻的性格,总是遮住眼睛的刘海,成绩中等游走却总能在关键考试中超常发挥。

老师对他没印象,同学中更是查无此人,短暂的一生他没爱过谁,没被谁爱过,只有平平无常的一天,因为出车祸死掉,上了十八线小报占了角落的版面。话题集中在司机逆向驾驶,呼吁一定要遵守交规上面。

他以为这就是一生的结束,但没想到,还有重来的机会。

天花板是纯白的,亮堂的白炽灯直晃晃地x在他的脸上,刚睁眼,就被刺激出了眼泪。

还没反应过来身在何处,便听到一道急躁不堪的中年女声传来,像是刚从不断与小摊贩讨价还价的菜市场出来,充满了嘈杂低俗的市井气。

“段迎你终于醒啦?哎呀,终于醒了,我的老天爷,你知道大家有多担心吗?以后可千万别这么不懂事了!”

咋咋呼呼的女人并没有她所说的半分担心,又是怨怼又是怒目的样子倒不如说想找段迎算账。

他眨了眨眼,堪称丰腴的女人还站在他的床边唾沫横飞。

段迎从久远的记忆中翻找出了眼前的女人是谁,这是他成年前待的福利院院长,众多不喜欢他的人之一。

如果没记错的话,现在应该是他十六岁那年的冬天。H市温度低得刺骨,手刚伸出去便要冻得麻木,可他却在吃完饭从食堂出来时被人泼了满身冷水,一转头,几个人作鸟兽状四散。

逃跑了他也知道是谁,但比起毫无意义的追究,他顶着湿透的毛衣外x,穿过凛冽的寒风,皮肤和衣服水在外面结成了冰凌子,回到房里给自己换上了x爽的衣服。

他害怕感冒,因为没有人会帮他拿饭,不会有人带他看病,不会有人在意他过得怎样,似乎保持活着就已经是仁至义尽。

他从隐蔽的抽屉里拿出了藏了很久的感冒灵冲剂兑了喝下,过期没过期已经不重要了,聊胜于无。

但没想到,当晚还是发起了高烧,也不能说恶毒吧,反正就是不喜欢他的院长,既没送医院也没请医生,喂给他几颗抗生素退烧药,便作揖念经地祈求老天开眼,可千万不要有事。

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有多担心、多慈悲,迷迷糊糊听到这些念叨的时候,段迎差点笑出来。

还有什么比这更滑稽,他想不出来了。

于是刚睁开的眼睛,又再次闭上。

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又怎样呢?乏善可陈的一生,不觉得还有什么值得再来一遍的必要。

正滔滔不绝埋怨段迎给她带来了多少麻烦的院长——冯秋菊,见到本以为已经清醒的人似乎又再次昏迷了过去,一个箭步便钳制住对方的肩膀,疯狂摇晃起来。

就是死人也能被她这种力度摇活,段迎头晕眼花,半晌无奈地掀开了眼皮。

“院长,别晃了,给我倒杯水。”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段迎在眩晕的短短数秒中已经下定了决心,他不准备像上一世那样活着了,再谦让,再谨小慎微有什么用?施暴者不会因为你的求饶而心软,只会把这当做为他奏响的赞歌。

他想要区别于上一世活出不同的人生,就得改变自己的性格,发挥事实上谁也不在意的本性。

“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你让我给你倒水?段迎我看你是烧糊涂了,怎么什么胡言乱语都往外说?醒了就快点起来去打扫前院,脏了好几天就等你扫了,早不病晚不病,我看你就是故意想逃避劳动,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

冯秋菊还在各种数落段迎的“罪行”,唾沫横飞,似乎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段迎自己都不由得怀疑起来,他是不是犯下了什么罄竹难书的孽……

而事实上呢,不过是被人霸凌身体不争气生了场病而已。

他摇摇晃晃地下床,无视那些聒噪刺耳的声音,走到了房间外。

和记忆中一样,难得的好阳光撒了满地,太阳从云层中破出,光线折x在树荫花枝间,泼水的几个人正好从屋檐下走过来,企图再欺负他一次。

按照原本的进程,这几个人应该会又拿他双性人的身份说事,说一些恶心的人的话,而自己作为受害者,除了沉默就是道歉,直到那些人觉得无趣自行离开。

那这次呢?

段迎望着太阳,眯起了眼。

“喂!竟然醒了,我还以为你要被烧死了呢。”

“哈哈哈李哥你说错了,是x死吧?”

“这货不就是个女人嘛,身体当然跟女人一样弱咯……”

三个人围在段迎的身边,不停地说出污言秽语,十五六七的少年不比段迎,生的强壮结实,还未停止变声的公鸭嗓难听至极,嘴脸丑陋又油腻。

这些人跟他没有任何仇怨,只是单纯地厌恶双性人,热衷于欺负弱者而已。

人生而有翼,因何匍匐,形如虫蚁?

因为生而不同,因为人性本恶。

优良的德行依靠教化,孤儿院里大多数男生不是自卑自弃的过分,就是凭借自大伪装自信,面前的三个人正是如此。

“你上次偷走院长的一千块钱花完了吗?”

段迎淡淡地看向为首的那名男生。

他曾无意中看到对方偷钱,从未想过告状,却怀璧其罪,被人屡次刁难。重来一次,他必定不会畏首畏尾,针尖对麦芒,谁输谁赢尚未可知。

该名男生立刻涨红了脸,色厉内荏地使劲推了一下段迎。

“你胡说什么?我没偷钱!你有证据吗就说我偷钱了?臭娘x你他妈欠揍是不是?”

他说着就要上来打段迎,但左右的两个兄弟不乐意了。

“李哥,你不是说就拿了五百块钱吗?我们念在你是主力才一人分了一百,欺骗兄弟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

“就是就是,李哥你怎么骗人呢?一千块啊,那可是一千块,我们俩替你望风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就给我们一人一百,你这事儿做的是不是有点不地道啊?”

“哎哎!谁骗人了,那臭娘x诓你俩呢!”

为首的李哥恨不得用眼神杀死段迎,咬牙切齿地威胁道:

“我说,你要不要再好好想想?”

段迎不为所动,表情无波无澜,“你装了五百块在衣服兜里,还有五百藏在了衣服里自己缝的内包,我们的关系,你外x的构造应该我还没资格这么清楚。”

他说完,三人你推我搡,眼看就开始了内斗。

段迎站在原地毫不畏惧地直视死死盯着他的目光,用口型吐出了两个字:

“垃圾。”

然后背上书包走出福利院,他该上学了。

可令段迎没想到的是,他刚走出福利院的大门,身后的建筑瞬间凭空消失,化为无形,从来都没出现过一般。

他背着书包有些不知所措,原以为这是重来的一生,看样子他猜错了?

这是什么?盗梦空间,还是黑客帝国?

段迎望了望四周,意外地,竟在不远处看到了自己的高中学校……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