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欢香》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雪崩的火山

沉欢香 限
小结巴每天都要守住自己的清白
雪崩的火山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古代 – 双性 – 养成 – 青梅竹马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入宫当伴读的小结巴被吃x抹净的故事

入学

“开尹伯李冲之子,李鸣。”
“承文伯钱庆保之子,钱彰。”
“义勇伯……”
今天是国子监招学的日子,不过卯时,国子监的大殿前已经人头攒动,谢亭背着书袋,小小的人影淹在各位龙子凤孙,王公大臣的随从里。
男孩们已经按位次排好了队伍,站在殿门口的太监还在唱名,每唱到一个封号,对应世家的孩子就从队中走出,从大学士的手中接过一方印有国子监制字样的砚台,领训后走入大殿。
谢亭听着远处隐隐约约的唱名声和人群中若有若无的嘀咕与嘘声,大概就知道哪个世家是什么地位了。
他家是卖熏香的,生意还算做的大,二姐嫁到了宫里,因而家里也蒙着皇室的荫蔽成了皇商。他在家排行老五,前头两个哥哥都立业,姐姐也出嫁,只剩他还拖拖拉拉没长起来。
爹娘宠爱他,一定要把小五送到皇学去,学正经东西,最后是他爹找人打点,以伴读之名把他送进去的。
今天,他就正式成了表哥的伴读,背着书袋站在了国子监的门口,虽说他是个伴读,但自己家不上讲,就只能留在随从的队伍里。
这样就很好。谢亭轻松的想,要是自己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完一段路,走进国子监的大殿里,他一定会晕过去的。
大太监和皇家侍卫已经过来整顿了一次队伍,他们过来时,大家一句话都不敢说,低着头让往东就往东,让往西就往西。
他有点紧张,虽然唱名唱不到他,表哥可是要被唱到的,外戚在先官员在后,最后是皇子皇孙。宫里都是人精,虽然他是个伴读,可还是害怕的很,现下他脑子里已经过了千百遍自己因为说错话被拖出去杀头的场景了。
还好自己是个结巴,谢亭眼睛红红的想。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虽然表哥家官职够大,但能进到宫中念书的哪个不是能人,盛家还是不太够看。
“光禄大夫盛敬文之子,盛让。”随着太监话音落下,谢亭赶紧抬头,在人群里往前挤了两步,目送着表哥一步步走到殿门口,朝学士鞠了一躬后,接印领训后走进去。
看见表哥领完了印,谢亭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有点饿了,早上家里做的韭菜盒子,娘怕他吃了嘴里有味,冲撞了贵人,只让他吃了几块点心垫垫。
他走了一会儿神,这时人群突然躁动起来,他听见旁边有个侍卫压低嗓子冲别人道:“到小侯爷了。”太监尖细的嗓子适时的响起,把他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厚德蒙恩侯,虎贲将军孟昆之子,孟焱——”
既封侯又有要职在身的官员可不多,这两个名头,就算他不知道有多厉害,听着也风光极了,谢亭有些好奇的抻着脖子往前看,过了一会儿,从队伍中走出一个身量高挑的男孩,不同于前面那些穿袍穿衫的世家子弟,孟焱身着短打劲装,腰间还配着一把雁翅刀。
居然带刀进宫!谢亭吓愣了,旁边的侍卫看这小孩傻了,哈哈笑道:“没见过?”
他第一回进宫,怎么可能见过,谢亭吞了吞口水,结结巴巴的问。
“他…他怎么带刀进去啊…”
侍卫以为他的结巴是被吓着了,混不在意道:“准兵刃是宫里那位的旨意,小侯爷一向如此。”
谢亭缩了缩脖子,这皇宫真是龙潭虎x,要是自己犯了这位孟小侯爷的冲,叫他一刀剐了也说不定。
孟焱顶着众人的目光,阔步上前接过印章,朗声道:“孟焱领训。”
太监也弯下腰,毕恭毕敬道:“小侯爷请进吧。”
他略一颔首,回身看了一眼底下低着头的乌泱泱的人群,冲太子比了个口型,没等来回应却被太监出声阻拦道:“小侯爷……”
一来二去他也烦了,只好抬脚迈过门槛走进宫里。
娘的,他早和爹说过,宁可在北疆喝风也不进宫上学,争了半个月,最后还是来了。
宫里规矩这么多,一个个都在他面前装相,要不是太子劝他,他才不来什么国子监和这帮文人嘘嘘委蛇。
是嘘嘘委蛇吧?
里面有宫人接应,孟焱皱着眉头进去,找了个位置坐下,过了一会小魏也到了,他从小跟着自己,现在让他进宫当伴读,也长长见识。
后面陆陆续续进来了不少人,不少和孟焱相熟的武将之子来和他打招呼,大家前前后后围着他坐成了一个圈,文官之后大多坐在另一边,对孟焱敬而远之,他乐得清静。
孟焱是太子的人,又是刚回京不久,其他皇子对他自然也是不冷不热的态度。
人见的差不多了,他环顾四周,大家找的伴读不外乎是自家亲戚或贴身的侍卫之类,一个个看起来都不是读书的料。
想到这他笑了一声,还说别人,自己也不是支能蘸墨的笔啊。
他心里想着事,不知过了多久,右手边一把稚嫩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表,表哥,你用这纸,我从家里,带的,香。”
他转过头去,一个约莫十三四的少年从书袋里掏出一叠纸,认认真真的铺到桌子上,没成想纸太薄割到了手,手指尖就冒出血珠来。
旁边那个文臣家的掏出手帕来给那小孩包住手指,责怪道:“亭亭怎么这么不小心?”
谢亭憨笑两声,握住了手帕。
旁边的孟焱看到这,不屑的哼了一声,手皮嫩成这样,纸都能划伤,这么娇贵还当什么伴读。
他的目光落在谢亭细细的脖子上和瘦弱的肩膀上,跟豆芽菜似的,能磨动墨吗。
谢亭正和表哥说着话,听见旁边有人嗤笑,闻声望去,竟然是那个虎贲将军的儿子孟焱,此刻他正翘着二郎腿,嚣张的往自己这边看。谢亭和他对视一眼,吓得赶紧低下头,藏在表哥身后了。
孟焱长得并不吓人,相反,他的相貌极为英俊,他出生在北疆,自小喝羊x和骆驼x长大,不知是这些“x母”的原因还是环境使然,虽然还是少年期,两颊已经没什么x了,五官x朗,眉毛又浓又直,被他盯着总有种猎物的感觉。
孟焱看着缩成一团的那个小子,明显是惧怕自己的样子,顿时感到莫名其妙,我能吃了他还是怎么的?
不过刚才那水润润的一眼很有意思,受了惊的样子更有意思,于是孟焱变本加厉的盯着他,可惜这小子就是不抬头,他的目光都快把谢亭的后脑勺烧出x来了。
过了一会儿,太子进来了,孟焱这才不再盯着谢亭,和大家一起站起身来迎接太子,等他再转头看那小孩时,他后脑勺都藏的看不见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