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长莺飞二月天》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封雪吹杉

x长莺飞二月天 限
乾元)神经病狂躁偏执攻×中庸)好脾气(?)受
封雪吹杉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古代 – 三观不正 – 生子 – 年下
骨科
因为恻隐之心,他给了他一笼包子。未婚妻说:“你总对那种人好,小心他缠上你。”可谁曾想,本是无心之言,最后竟是成了真。
“哥哥,陪我一起……下地狱吧……”
……好。
古风年下|生子|骨科|强制|三观不正慎入 1v1 He

重点提醒:
1.设定:乾|元a/中|庸b/坤|泽o,任何东西跟a|b|o一样,名字只是换了个叫法而已。
2.暂定私设:发|情|期设定为谷雨期。后颈成|番设定为结印。谷雨需要激活才会有,比如被别的人在谷雨期散发的气味影响,比如被很高级别的乾元强制诱导发|情,又比如情|动真正和人do|i之后 。谷雨只会在中庸坤泽身上出现。但中庸只会在被落印的中庸身上才会出现谷雨期。中庸里,男女为一般世界异性恋关系走向。也可同性,但男男中男性结印比较困难,一般也很少会有子|宫腔。女女更别说了。
其他私设若后文有需要会说明。
3.此文弟弟就是个神|经病,无|逻辑无|道德(我太会放飞自我角色崩坏了……额,感觉好像不是好事,反正就乐呵乐呵吧~)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正文:
永安街头的x包子铺夹杂在老板的叫卖下散发着一阵又一阵馋人的x香。一个十岁左右的瘦小孩子又脏又臭衣衫褴褛的瑟缩在一个暗处的墙角,大股的馊味盖住了身上原本散发的松木香味。他眼神发红的盯着老板笼子里冒着热气的x包子,脑海里闪烁着一个各种乱糟糟的缠绕在一起的杂乱线团的画面,过度的饥饿让那白底黑线绕的更加快速繁乱。
又不知是谁家的女儿释放着淡淡的花香信息素,独倚窗台行为放|浪的反复吟着一句诗词:
“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
柔弱甜腻的声音让墙下的他想起了他昨天晚上在城外破庙里摔死的那只x猫,它被他捏在他手心里的时候也是叫的那般柔弱甜腻。一阵短暂的爱怜之余随之而来的满眼血色让他全身的血液都仿佛在沸腾。
他贴着墙角摇晃着脑袋紧紧握住自己的蠢蠢欲动的双手,知道自己又在神经的边缘徘徊。
人群闹哄哄的各行其道,没人注意这个蹲在墙角举止怪异的小乞丐。
十四岁的顾思满走在街上,听着旁边比他小两岁的董媛媛在一旁絮絮叨叨,他俩身后跟着拿着各种物品的一大堆家丁丫鬟。
父亲让他好好陪着董媛媛上街游玩,顾思满无法违抗,他只是一个最寻常不过的中庸,陪女子逛街的耐心温柔是他应该具有的修养。顾家香火传到顾老爷这一代,也不知是由于顾老爷年轻的时候太过纵情声色的原因还是怎么,虽然是乾元的身体但娶亲后身子一直不太好,到老来只得一个顾思满这一个独苗成了大器。
听说再后来在顾思满四岁的时候其实还得了那么一个儿子,但因为他娘是被顾老爷强掳来的,后来抱着刚出生连性别都还没来得及确定的孩子跳河了。十年过去了,一直都没有娘俩的消息,家里人对这件事一直闭口不提。直到最近,顾老爷不知道从哪听来永安城外来了个小叫花子,据说跟顾思满长的挺像。这才私下又开始找起人来,心想那孩子万一是个乾元呢,到时候再不济也可以辅助顾思满管理好顾家。
顾思满想的却不是这个。他明白在顾家,自己虽然是独子,性格乖巧温顺的也深得家里人喜爱,但中庸的性别实在太过平常,远远比不及乾元聪明能力强,也比不上坤泽有姻亲价值,所以他从来不违背顾老爷的命令,只会一步一步按着顾老爷给铺的路走。
旁边的董媛媛不同,她董家家大势大。董媛媛虽是个中庸,也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但却是惟一的女孩。她还有三个哥哥,大哥二哥跟她一样的中庸,三哥是坤泽。大哥接管了董家,现在是当家,二哥协助大哥,接管了家里的生意,三哥在宫里当了妃子,更是显得董家高不可攀。所以董媛媛虽然是中庸,但因为董家几兄弟最疼的就是这么一个妹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其实以董媛媛的身份条件是不会和顾思满有交集的。只是在去年元宵灯会的时候,董媛媛非要出门,而两人又不小心看上了同一个花灯,最后顾思满以君子之态让了她而已。小姑娘头一次看见这么好看的人,瞪的眼睛都直了。回去就缠着自家哥哥打听顾思满的身世背景,更是直接派人登门拜访,有意与顾家修好,放言说长大非他不嫁!
“诶,顾思满,顾叔叔叫你来陪我,你就是这样陪我的嘛?都不跟我说话!也不看我!”董媛媛不满的撅嘴,“本小姐今天用的胭脂不好看嘛?还是簪花丑了?哼~”顾思满知道,董媛媛今日用的胭脂戴的簪花都是特地挑的上等。
“媛媛,怎会?媛媛今天最是甜美可人。只是胡乱瞧人实乃不是君子所为,我想着,你逛了一圈会不会饿了,我们去前面的包子铺吃点东西吧。”顾思满看着眼前简陋的包子铺,温声回答。刚说完,铺子旁边的窄巷子就传来咣当一声。顾思满下意识抬眼望去,对上一双冷冽的眼睛。
“哈?你就请我吃这个?我不要,那地方脏死了,我不要我不要!”董媛媛望着眼前的小铺子,心里别扭的要命。
顾思满笑着摸了摸这位小姑娘的头发没接话,第一次壮着胆子尝试拉了姑娘的手,带着走进了铺子前面的小摊位,他没有那些寻常公子哥的公子病,所以也并不会嫌弃地方简陋。会让董媛媛在这落脚也不是真的讨厌这个大小姐,而是确实觉得此处包子好吃才留下的。董媛媛不可置信的看着顾思满拉着他手的背影,像看着枯竭墙头的秃枝一夜之间开出自己那最爱的沁香扑鼻的花来一般喜不自胜,就算嫌弃也还是一狠心假装气鼓鼓的跟了上去。
铺子是老铺子,手法馅料都很用心,香味浓郁。董媛媛闻着闻着就开始猛吞口水了,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什么叫做’大小姐的真香’。她睁着大眼睛泯着嘴看着顾思满给随从吩咐了几句,招呼了几屉包子。她以为是顾思满给他点的,口水都从快嘴角流出来了,连忙拿手帕擦了个x净。包子铺老板拿着筷子端着小屉把胖乎乎的x包子一个一个的捡出来,董媛媛心里就跟恰了蜜一样甜丝儿丝儿的,连忙抽了筷子一手一支的戳在桌子上,一脸期待,心想:思满还是疼我的,知道主动,嘿嘿
谁知道,小二端着端着就端到了巷子里去了。董媛媛一脸不可置信:啊????
小二捂着鼻子接近小叫花子,把包子丢在他面前说:“喂!小叫花!这是那边那位贵人赏你的,赶紧吃了走人!你待在这我们店客人都变少了!晦气!”说完就跑了,跟他遇见了瘟疫一样。
鲜香扑鼻的x包子将他从思绪混乱中拉扯出来,他抬头看了一眼顾思满,一边狼吞虎咽的塞着热包子,这一眼正巧碰见顾思满端着热茶用那张秀气的脸冲他礼貌一笑,身后是娇艳的斜阳。他顿了一下,呆滞的盯着顾思满上扬下落粉嫩的口唇…
包子的汁水顺着他的嘴角流下来,烫的他慌忙错开视线,烦躁的挠头,愣愣的看着地上的蚂蚁,连嘴里的包子都忘了吞咽:
“…为什么要对我笑…为什么笑…你为什么要笑…”
脑袋里嗡嗡的。
“你在笑什么…你笑什么…你在对着我笑什么…”
嗡嗡声更甚。
“啊……你一定喜欢我……对吗……”
墙上吟唱诗词的女儿终于等得情郎来,喜上眉梢头,关窗进屋演绎怎么个“思君”了。窗户闭合声夹断他脑子的杂响,留下一片清明。
“正好…我也是呢……”
然后他勾了勾嘴,一手捏死那只蚂蚁,抓起地上的包子塞在怀里,摇摇晃晃的起身隐没在了巷子深处。
这边董媛媛更生气了,见顾思满居然在看一个小叫花子,她别提多嫉妒。“顾思满!对这种东西好,小心他缠上你!你……”还没说完,桌上就多出来了几屉包子铺老板亲自端的刚熟出笼的口感最为上佳的嫩包子,是顾思满真实特意吩咐过的。
“唔~~”
董媛媛的气立马就没了,眼里全是小星星。顾思满转头,见状不由得好笑。这大小姐真是,越看越发可爱,日后成婚,也应该会是一位贤德良淑的好妻子吧,不怕日子无趣了。
包子铺里没来过这么显赫的人,而且两家都算这永安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老板放下东西后压xx子小心翼翼点头哈腰的说:“顾少爷董小姐光临小店,真是令小店蓬荜生辉啊!嘿嘿!这是本店赠送的一碟花生米和两碗小米粥,两位吃好啊!有什么不满意尽管给小二打招呼便是!”一边说一边紧张的搓手,不想因此惹祸上身。
顾思满放下手中的热茶,礼貌的点头:“谢谢店家,劳驾了。”
全然没注意,巷子里本该离开的人一会儿又折了回来,他扒着墙壁看着顾思满,擦了擦自己手上不知名的红色液体。掩盖在污渍下的跟顾思满七分相似的脸上挂着一丝不自在的红晕,嘴里喃喃的重复刚才听到的名讳:“…思满…顾思满…”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