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了个羁绊》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眷眷

多了个羁绊 限
他哥是他的心头x。
眷眷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民国 – HE – 虐文 – 骨科

这世道肮脏秽乱,我只想岁岁悦你。

粲之没了一个家,又得了一个家。

他哥第一次拥抱他的时候,他觉得冬日的暖炉也不过如此。

他第一次和他哥接吻的时候,他觉得天空的距离也就那么丁点儿,眨眼间,他就飘上去了。

……

戏曲可能成真,但也真的是悲的。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那日飘着雨,暗浊的浓云压着这座城,阴沉的天空将整个北平囚禁。
一双双军靴踏在雨地里,溅起少许污渍。戏馆子里宾客满座,台上的曼妙莲步,细细婉音引来阵阵吆喝,更衬着后院的冷清。
“把水给我端稳喽!要是洒出来一点儿,今晚你就甭想吃饭了。”
一中年男子穿着灰白色长袍,身子微微发福,腹部像是塞了几团棉花,一副脑满肥肠的样子。他端着烟斗,翘着腿坐在后院的小亭子里,白色的烟雾缭绕在他身旁,深陷的黑眼窝与青黑的肤色搭配得很。
“你亲娘抛下你一个人,自己倒是嗝儿屁解脱了,欠下我这戏馆的钱全得算在你头上。一天没还清,你就得唱一天的戏,从小跟你娘学的本事都给我好好倒腾出来。手给我打直!”
亭子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粲之跪在石板地上,双手端着一只碗高高举过头顶,溢出来的水顺着外壁流入他的衣袖,深入臂窝,凉得他打颤。
粲之的母亲是这个戏馆的戏子,他从小随母亲在这里生活。两月前母亲突染重疾,日日咳嗽无法唱戏。
没法儿唱戏,便没法儿给戏馆挣银票,而这里的老板视利如命,于是便克扣他们上个月的工钱,但那点儿钱哪儿够母亲治病,最后实在没法子,粲之只得去求老板借钱给母亲看病,可这长着狗肺老板竟还要利息。
最后,母亲还是栽在了让自己付出一辈子的戏馆里。
雨水打湿了粲之的睫毛,在翘弧上挂了一颗水球,似桃李花般的丹唇紧抿成一条线,强行支撑着身体。若自己倒了,前面坚持的时辰便都作废了。
中年男子又自顾自地说着些威胁粲之的话,他整个人就像是菜馆子里被倒在一起的剩饭剩菜,肆意散发着的令人反胃的气味。
“戏馆的老板呢?”
前院一阵嘈杂哄闹,亭子里的中年男子啐骂了一声,拿起手边的油纸伞走进雨里,瞪了一眼粲之,“好好给我跪着!”,然后往前院的方向一边走一边大喊着:“x嘛的?”
粲之松了一口气,偷偷弯了弯酸痛的手臂。老板是在故意折磨他,人家唱戏练的是嗓子和身段,到他这儿便是下跪端水。十二岁的粲之用自己所知不多的脏话,在心中将老板骂了个通透。
他心中正回想着这些年从x鄙男子嘴中听到过的脏字,又听见身后步调一致的踏地声。
还没等到老板走出后院,两排官兵便整齐地跑了进来,笔直地停站在老板的身侧。老板一见这情形,忽而慌了神。
见外面又走进来一个一身军装的男子,立马上前,捧着一脸的奉承,像条哈巴狗一样,“哎哟,今儿个怎么长官亲自来了?是……出了什么事吗?”
“找个人。”军装男子只轻微瞥了老板一眼,似是被他的肥头油膘恶心到了。
“莫不是犯了事的?您尽管告诉我,我将戏园子翻了天也得给您找出来,定全力配合!”
“一个十二岁左右的男孩儿,叫粲之。”
“啊?”老板有些惊讶,不明白这长官找粲之x嘛,十二岁的孩童日日待在戏园子里,想犯事被抓也难啊。于是小心地靠近军装男子,低声问道:“长官,我能知道他犯了什么事儿吗?”
军装男子眉头一皱,很不耐烦,“不该问的别问。去将他带过来,别浪费时间。”
老板见长官神情不悦,生怕他怪罪,立马跑到粲之身边,骂骂咧咧地将粲之手里的碗打翻。
突如其来的重力让粲之身子有些不稳,跟着碗落地的方向便倒去,掌心一把按在碎碗片上,鲜红的血滴在地上,眨眼就被雨水冲x净。尖锐的刺痛感让粲之惊呼了一声,掌心的伤口正不断地往外涌血,他痛的紧紧抓着自己的手腕。
老板心中却担心那长官在雨中久等,拽着粲之的衣领便将他拖着走。瘦小的粲之带着哭腔唤着疼,可却挣不脱老板的手劲。
那个军装男子见这番情形,立马变了脸色快步走过去。那老板瞧见男子走过来,还露出一口黑牙,“长官,您看看这是您要的人不?”
军装男子没过问老板的话语,一把将粲之从老板手里带到自己身旁,然后蹲在粲之面前,细看着他掌心的伤口,又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叠白色纱带,帮粲之缠上。
“你叫粲之?”男子将粲之的手包扎好,然后问道。
粲之有些不知所措,一面他一向怕穿军装的大人,觉得他们十分严肃威慑,另一面又被男子的举动惹得心间发涩想哭。
他只好怯懦懦地点点头。
男子得到了粲之的确应,随即站起身冷冷地对老板道:“这男孩我带走了。”说完便牵着粲之的另一只手要带他离开。
老板心中一急,想着粲之同他母亲欠下的债,又将军装男子喊住。
“还有事儿?”
“长官,您这把他一带,还会送回来吗?”
男子没说话,却明白了老板的意思,厌弃地看着他,然后从怀中掏出一叠银票,砸在老板手中。
“够了吗?”
老板眼睛放出晶光,哪会不够,这都能买一间宅子了。于是他连忙道:“够了够了,诶,长官慢走。”
军装男子给粲之撑着伞,扶着他的肩,将他带出戏园子。
戏园子外停着一辆黑色的洋车,粲之只在大街上见过它从自己身边驰过。车门旁还站着两个挎着长枪的士兵,士兵见他们走过来,随即打开了后座车门。
戏园子里和路上的行人大多都没见过这样的阵仗,均把好奇的目光投到粲之身上。
车里的人转头看向粲之,那双眸子沉着庄肃闪着星光。
那日是粲之第一次见到他的哥哥。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