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春风》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林中玉

醉春风(1V1)
作者
林中玉

內容簡介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她本是将门虎女,贪图他的风光霁月亲手将自己锁进宫墙。
奈何月是水中月,风是醉春风。
她不仅留不住,反将自己溺死在这一池春水中。

*

he,有甜有虐,剧情x。
姐弟恋,差三岁。
男配追妻火葬场,真火葬场
非双c。
*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秋风似刀
燕京的天气开始凉了,御花园里的颜色从翠绿变成青黄,但是怎么看距离冬日还早得很,可徐环就是觉得,今年的冬天来得格外的早。

凤梧宫里,徐环坐在梳妆台前,镜中人神态憔悴,眼下青黑明显,已是好几天都没有睡好。

自打宁贵妃入宫开始,徐环便夜不能寐。

半月前,也就是那人入宫那天开始,夏恂,天下之主,也就是她的丈夫就再未来过。

那天,夏恂来到凤梧宫,拉着徐环的手,将徐环抱在怀里,相拥着与她做了半日。那时他见不到他的神色,但是徐环能感觉到他在颤抖。

现在想起来他在颤抖什么的,激动还是害怕?

她只知道宁静的时光只有片刻,那之后夏恂就又匆匆离开了,离开前,夏恂拉着徐环的手不肯松开,说道:“环儿,你永远是我的皇后”

徐环只是笑,只觉得是平常的情话,夏恂对她总是不吝于这些的,她笑着应了,还催着夏恂快走,不要耽误正事。

那日夏恂走后,徐环像往常一样,去给给他缝制衣裳,夏恂的朝服有宫人负责,但是贴身的衣服,从来只穿她做的。虽然做衣服有些累,但是夏恂喜欢,她自己也欢喜。

但是她有些心神不宁,几次收针的时候都险险戳到了手指。

于是徐环放下手中还没做成的中衣,让贴身的宫女浅书将衣服收好,徐环想回榻上再睡一觉。

很快徐环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徐环的睡眠一向很好,但是今天却睡的格外不安稳。

她做了一个梦,梦里的徐环站在一个漆黑的地方,到处都是黑暗,但是她却可以看见四周的东西,突然徐环的身前出现了一条蛇,徐环大惊失色,提起裙摆转身就跑,那蛇扑咬过来,紧紧的咬着她的裙摆,倏地画面一转,朝服就变成了囚服。

徐环当时就惊醒过来,她摸了摸额头,摸到一手香汗。

她心有余悸再也睡不着了,就叫来浅书准备沐浴。

奇怪的是,浅书的脸却白的厉害。

徐环有些奇怪,她不过做了个梦,怎么会把浅书吓成这样?

徐环上下打量了一番浅书,发现她手里握着一份明黄的圣旨,她奇怪道,“怎么吓成这样?”

浅书摇头,只将圣旨放在一旁,上前扶起徐环,为徐环穿好鞋子,一切都如往常一般,却不主动提起圣旨。

她越发觉得奇怪,浅书是她从小养在身边的婢女,随她家人又入宫,怎么说也见过些风浪,如今竟吓成这样?

徐环皱了皱眉,指向圣旨道:“给我看看。 ”

浅书的脸色更白了,应了一声“是”,便将圣旨双手呈给了徐环。

她心里难受,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徐环展开那份圣旨,脸色越来越难看。

她大着胆子上前夺过圣旨,颤着身子道:“娘娘,别看了。”

徐环怎么也想不到,宁婉就这样进宫了,而且一进宫就被封为贵妃,可见其在皇帝心中的地位。

成亲五年,夏恂登基三年。徐环因皇位之争失过一个孩子,打从那次以后,徐环的肚子就再也没了动静。

三年来,皇后一直没有子嗣,皇帝便广纳妃嫔,以堵住悠悠众口。

徐环对夏恂宠幸后宫的事情一向是不闻不问,她没法阻止一个帝王开枝散叶,就只能尽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在她和他的情分非比寻常,他来她这里的日子依旧最多,整个后宫没人不知道,最受宠的还是皇后。

她不止一次的沾沾自喜的想过,他心里是有她的。

只可惜,美梦易碎,在她最沉迷的时候,宁婉入宫了,且一来就分去了她一半的凤权。

徐环忘不了当初她是怎么与夏恂在一起的,他们从小就认识,小时候常常玩在一起,算是名副其实的青梅竹马。

当时夏恂虽然是皇子,但是前面有个太子在,故而先帝对夏恂的管教不算严格,所以他能偷跑出宫的机会总是最多的。

虽然八岁之后男女有别,碰面的机会少了,但徐环心里一直是记着他的。

那天徐环的心情不好,刚和家弟严攀吵完架,觉得府里总是闷得很,于是瞒着父亲偷偷溜了出来,去到了小时候经常去的小河边,小河边上有棵大柳树,它在徐环小的时候就很x了,母亲刚去世的时候,徐环思念母亲或者有什么伤心事都会来和大柳树说,但是自从严攀来到家里之后,她就很少来了,那个孩子总是很粘人。

严攀是父亲收养的故人遗孤,比徐环还小三岁,他来到府里的时候徐环已经八岁了。那时候徐环的母亲已经去世,父亲也没有再娶,府里连个女人都很少。父亲x心,所以小严攀的很多事情都是徐环帮着料理的,徐环把他当做亲弟弟。

吵架的原因已经淡忘了,她只记得自己是去找那棵好久不见的大柳树,她跟着记忆找过去,一下就认出它来,上面还有自己幼时刻上的痕迹。

她突然就想起母亲还在世时的情景,触景生情下立刻抱着树哭了起来。

对母亲的思念和想说的话赞了一肚子,她对着树说了很久,久到她自己已经哭累了,才惊觉天已经要黑了。

就在这时,她听见树的另一面传来一个声音,带着少年声音特有的喑哑,“小婉…别走…”

徐环没听清他在说什么,就是吓了一跳,心道不好,自己说的话竟被听全了去 。她连忙用拿出随身带的手帕擦了擦脸,才磨磨蹭蹭的走出来,发现树的另一边竟然还靠着一个人!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醉倒倚在大柳树上,手边散落着一个大大的空酒坛。也就是大柳树够x,徐环之前竟然没瞧见他。

她打量那个少年,发现他长得很好看,面如冠玉,可能是因为喝了酒,脸上带着些潮红,少年穿着一身白衣,现在已经沾上了些许泥土,发冠微微有些歪斜,人有些狼狈。

没废什么力气她就认出来,这就是她小时候总爱跟着的大哥哥,夏恂。

徐环心里的警惕一下子就没了,只担心夏恂在这儿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她打量了一下四周,令她欣喜的是,就在不远处,有一家小客栈。

可是怎么把夏恂弄过去呢徐环犯了难。

夏恂比她大两岁,此时也应该有十六岁了,少年总是长得更快,已经比徐环高出了许多。

徐环吃力的扶起醉醺醺的夏恂,闻着他身上的酒气,徐环心道,这是遇到了什么伤心事?

就在徐环碰到夏恂身体的时候,夏恂的身体瞬间紧绷了一下 ,徐环以为他不信任自己,便在他耳边小声道:“我是镇国公府的徐环,你别怕,我一会就带你回家。”

他可真高啊,扶着夏恂的徐环想着,坐着的时候明明看起来没有这么高的呀。明明不远的路,徐环只觉得筋疲力尽。

终于到了店里,徐环却发现自己没有带银子出来,她解下腰间的玉佩,小心的交到店家的手里,说道“这是镇国公府的玉佩,你千万要好生收着,明日我拿了现银再来赎它。”店家看着上等成色的玉佩,也知这东西来历不凡,恭恭敬敬的应下了,并给徐环开了一间上房。

徐环扶着夏恂来到房间,将他扶到床上躺好,这才松了口气,想要起身离开。就在徐环起身的瞬间,夏恂突然抓住了徐环的手腕,徐环没有防备,一下子就趴在了夏恂的身上。

徐环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挣扎着就要起身,就听见夏恂带着醉意的声音,“小婉……”

她不知道小婉是谁,但是这个晚上,她听了这个名字一遍,又一遍。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不争
小婉,应该是个女子的名字吧?徐环突然觉得有些别扭,她想要起身,不想腰肢却被他的大手扣住,动弹不得。

他醉的厉害也听不见她的声音,她索性放弃挣扎,瞪着眼睛看着床顶,等待脱身。最后她是趁着他翻身的功夫,连忙闪身夺门而出。

回到国公府时,天已经黑透了,徐父正拿着戒尺黑着脸等在厅堂中,果不其然,徐环得了父亲的一顿手板,然后严攀翻墙来给她上药。

第二天天一亮,徐环便找去了那客栈想要取回玉佩,店家却说玉佩已经被昨天在这儿休息的那位公子拿走了。

徐环想着,既然是夏恂拿的,那他也应知道了她的身份,应该会派人送回镇国公府里的。

确实,下午的时候玉佩就被送回了府上,却不是别人送,夏恂竟然亲自来了。

那天,徐环又被父亲罚了手板,比那晚要重的多,原因是她私会外男。

再见到夏恂也是一个巧合,那是挨了手板的半月之后,徐环去布庄挑选布料,路过一间酒馆的时候,里面闪过一个白色的身影。

她看那身影熟悉,想道:难道是夏恂?

他可是皇子啊,混迹在这种地方成何体统,皇家也是要面子的啊。

想起上次夏恂烂醉如泥的情态,徐环犹豫了一下,走进了那间酒馆。

果然,她一进去便见夏恂一身白衣,正捧着一坛酒往肚子里灌,他的神态癫狂,已然和他记忆中温润如玉的大哥哥大相径庭了。

徐环上前夺过夏恂的酒坛,可能是因为夏恂醉了,所以没有使多大的力气。她将酒坛子砸在地上,登时瓷片四溅,她扔了锭银子便拉着夏恂的袖子出了酒馆。

夏恂竟然也跟着走了,她将他拉倒了一个街角,不言不语的静静的看着他的醉态。

而夏恂的眼神迷离,不知在看着什么,嘴里喃喃的还是“小婉”。

其实她想骂他的,但是对着这张脸,她骂不出来。

自那以后,徐环每天都会在酒馆里找到夏恂的身影,燕京的大小酒馆几乎都认识了这个每天来找坏情郎的姑娘。

对此徐环没有争辩,她是怕有人认出夏恂的身份。

而夏恂呢?第一次徐环来找他的时候两个人的不欢而散,到后来的心甘情愿,整整用了两年的时间。

两年的时间,夏恂终于又恢复成了那个风度翩翩、芝兰玉树的皇子。

徐环十六岁那年,皇帝为三皇子夏恂和镇国公府的嫡女徐环赐婚。

后来的事情徐环都记不大清了,那几年的事情很混乱,夺嫡、皇位、明抢、暗箭,这期间徐环还失了一个孩儿。

那么艰难的时候徐环都挺过来了,但是没有哪次像这次一样令人心痛。

徐环见过夏恂两次流泪,一次是他们的孩子被暗算没了,一次是太子成亲那天,也是那时徐环才知道,原来太子妃叫宁婉。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