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宁记》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墨青

祈宁记 限
不甜,感情线少,斗心眼的职场故事
墨青

原创小说 – BG – 完结 – 现代
大长篇

小女孩吴祈宁把老宅租给帅哥穆骏开了家冰淇淋店。为了不把金主房客饿死,她做饭喂养他。

吴祈宁长大去上班,升级打怪,习得一身本领,志得意满。蓦然回首,才发现被饲养的穆骏才是她公司幕后老板。

然而,坚固厂房会被推倒,行业龙头轰然倒塌,强大的未婚夫会重病呕血不能理事。

成年的世界是行走在贪婪中的人间态。

百鬼夜行!

我其实自己来废文网也是来看原耽的,但是我寄几锲而不舍地在这里贴BG,我是多倔强?

勾边限是因为有点儿涉政。没有x,这里x渣都没有。这就是一个说正事儿的故事。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不如来碗炸酱面

那年暑假,大学三年级的吴祈宁忙忙叨叨地在家做饭。
天挺热,吴祈宁穿着T恤短裤在她家一楼的厨房里听着郭德纲老师的相声做炸酱面,郭老师包袱抖得x脆利索,吴祈宁腕子一抖面筋过油,两边儿配合得x净利索,激情满满。
x末、辣椒、面酱、白糖,齐刷刷地摆在料理台上,看着就让人心情舒泰。顶花带刺的翠绿黄瓜一刀拍下去地清脆声音,朱红色辣椒油出锅的呛辣味道,伴着人民艺术家郭德纲老师一句充满智慧地慨叹:“可要了亲命了……”
吴祈宁宁痛快地乐出来。要不是今天早起就莫名地左右眼一块儿跳,这简直就是吴祈宁的完美假日!就差面条下锅了!她决定休息休息,所以一xx坐在小板凳上抱着大半拉沙瓤西瓜,狠狠地挖一大勺到嘴里,甘甜畅美!
吴祈宁的脑子里蓦然蹿出来一句话:饱暖生x欲,安逸生事端。摇摇头,她认为自己实在是多想了。
然,就在此时,有人按响了门铃。
在小围裙上擦了擦满是西瓜汤儿的爪子,吴祈宁快乐地去开门了,估计是老妈又没带钥匙,有福之人不用忙,正好该xx了。
门外,肃立着一个苍白俊秀的陌生男子。
肃立,就是肃立!
看见这个人吴祈宁当时脑子里就冒出来这个词儿:特严肃地跟你眼前立着。
这人很有气场,而且是冰镇的。让对着他让你简直热情洋溢不起来。
俩人尴尬对视了十秒。

对方忧郁地看着吴祈宁,眼神之落寞简直跟屋里那一锅即将上桌的炸酱面格格不入。吴祈宁低头摸了摸耳朵,觉得自己满嘴沙瓤儿西瓜对着这么一位冰山美男实在是LOW到家了,而自己满头满脸的老北京炸酱味儿简直就是对人家淡淡忧伤气质最大的亵渎。
T恤短裤的吴祈宁蓦然双颊泛红,她尴尬地笑一下,不是谁都适合忧郁的,起码吴祈宁不适合。这事儿得看脸,对方小哥长了一张很经得起推敲的冰山脸。吴祈宁太喜庆,跟意大利秋季时装发表会的宁静忧郁比起来,更适合老北京炸酱面的亲民画风。
两两对视之下,吴祈宁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呃……您找哪位?”
型男慢条斯理地开口:“我找金女士,听说她想出租x房子。”语声温润,很有礼貌的样子。
租房子?!大金主!!
“对对对!”吴祈宁立即开启了狗腿状态:“金女士是我妈,我们家是要出租房。就是这里,房子挺好的,要不您先看看?”好容易有点儿说辞,吴祈宁简直愉快地闪开了身。
对方帅哥打量了一下短头发T恤裤衩人字拖的吴祈宁,挑了挑眉毛,很耐心地问:“那你妈妈在家吗?”对小孩子说话的口吻。
吴祈宁心说:我又不是未成年。不过她不敢得罪金主:“我妈一会儿就回来了,先生,要不您等她一会儿?我去给您倒茶。”
男人端详着房子,随口客气:“好吧,我等她,金小姐别忙了。”
把客人让进主屋,吴祈宁很麻利地端来一个小托盘:“我姓吴,吴祈宁。”
对方温文地点点头:“我姓穆,穆骏。”
他顺手接过了托盘,发现吴祈宁沏地并不是茶:乌漆盘子上的雪白小盏x净透亮,里面七分满的酸梅汤色泽甘紫,酌加了些许浮冰湛湛,几点明黄色泽的糖桂花,香甜娇媚。
穆骏再挑了挑眉,婉约细腻的梅子汤和“乒乒乓乓”跑来跑去的吴祈宁,真的是……不很搭……
三伏暑天,端起来这么一碗冰凉可人的爱物,那是任谁也放不开手了。
穆骏略微犹豫了一下儿,明知道不该喝,终于耐不住口渴,他小心地吮了一勺,冰凉酸沁!很开味蕾,既然喝了一口,就忍不住第二口,就这样穆骏老实不客气地把一大杯酸梅汤都咽了下去,果然酸凉得宜,喝得人口舌生香。
识货的!是吃主儿!
吴祈宁就喜欢别人捧她吴氏酸梅汤的场!
随即,她狗腿地又给穆骏添了一碗。
穆骏端起碗看看酸梅汤,再看看吴祈宁,很有几分欲言又止。
吴祈宁当时觉得这男的简直神经透了!要忧郁您就接茬实实在在地忧郁,要乐您就大大方方地呲牙,有什么含着一半儿说一半儿的?看地人心里发毛!
然她并不知道穆骏此刻内心的挣扎:到底该不该把吴祈宁嘴边儿沾着几个西瓜子儿的事儿明白告诉这小姑娘?说吧,仿佛交浅言深不太合适。不说吧,看着人家姑娘仪容不整不加提醒也不太好。
闷头抿了两口酸梅汤,看见吴祈宁自己擦把汗把西瓜子抹掉了,老实人穆骏松了一口气。不过等穆骏喝过了第二碗冰镇酸梅汤,就彻底冷场了。
吴祈宁深刻怀疑:这么一位目光深邃冷峻的爷们儿,你就是给灌进去一碗酸辣汤,他也热乎不起来。还好,吴祈宁机灵,x脆领着穆骏前前后后地看起了房子。
吴祈宁家现在住着二层小楼,面积蛮大,前面还有一个能当底商的大房间。足有二百多平方米,装修也很是大方得体,实木地板,窗明几净。好处是临街,里面还带着个小小的院落,金阿姨喜欢植物,院子里朱红的爬墙月季,浅粉色的藤本蔷薇卓然怒放、花团锦簇,其中几个木头凳子很见主人的朴趣,更有几只街猫在院子阴凉处打着盹儿,红香绿玉里这房子简直是繁花似锦地一片天下太平。
穆骏楼上楼下看地很慢、很仔细,问:“吴小姐,这么看你家还住在这儿?”
吴祈宁点点头:“要是您租这房子我和我妈立刻搬走。”
穆骏随口问,“搬到哪儿去呢?”
吴祈宁指指后面的筒子楼:“我姥姥家借给我们后面的一个小独单。”
穆骏回头看去,后面一排老式楼宇,色调灰暗陈旧,从窗子的间距可以判断出里面房屋面积窄小拮据。他有点儿不信:“只一个小独单?”
吴祈宁点点头:“是啊。”
看看这里一楼一底的宽敞住处,穆骏心里一动:“那够住么?”
吴祈宁撇撇嘴角,语声略微落寞:“够了,反正就剩下我跟我妈了。哦,就是那个一层的独单,xx还有一个小地下室,您别担心,您要租,东西我们会都腾出来的。”
穆骏咂摸了一下吴祈宁话里的意思,大概也猜到了几分,不由略微起了些许同情,他皱皱眉头,一手扶了扶肋下,慢慢摇头,轻声说:“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你甩什么脸子啊?吴祈宁心里嘀咕着。至于这爷是什么意思,看着人家冷着一张寡妇脸,吴祈宁也不好追问。楼上楼下看了一大圈儿,无外乎200平米的房子,又不是博物馆,再看也有限。吴祈宁再次把贵客请回了客厅落座。
穆骏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从这里,能看到玉佛寺么?”
吴祈宁愣了愣:“玉佛寺?你也知道那里?”
穆骏认真地点头:“就是那个存了很多往生人骨灰的庙。”
吴祈宁纠结了一下,说:“玉佛寺虽然存了很多人的骨灰,但是您别担心,离这里还远的。影响不到这里。”
穆骏摇头头,仿佛执念:“能看到吗?我觉得这里离玉佛寺并不远。”
吴祈宁实话实说:“看不到,但是坐在我的房间里,心里很清净的时候,能听到玉佛寺的钟声。”她咬了咬下嘴唇:“钟声很好听,合着风的时候,觉得好像是往生的人在我耳边说话……”
穆骏眼睛亮了亮:“真地能听到吗?”
吴祈宁想了想,说:“你的心静就可以。”
吴祈宁当时觉得自己这句话说得太装了,可是穆骏好像很在意这句话,默默地想着什么。
于是俩人就又冷场了,有几分木木地大眼瞪小眼。吴祈宁好热闹,是个怕冷场的人,她觉得俩人对坐要是不说点儿什么,怪瘆的慌的。偏偏穆骏不是多话,沉稳地了不得,只是白着一张脸坐在那里,任凭你怎么起头儿,人家就是不怎么接腔,问一句答一个字儿,一字值千金,让话唠的吴祈宁郁闷到吐血。
吴祈宁的妈妈今天回来得晚,时钟滴答,索然无味。
吴祈宁觉得这个样貌端庄的男人当时几乎是腌渍在悲伤的氛围中的。浑身都是难过的味道,跟湿淀粉裹着的里脊一样,粘稠浓密、难舍难分,一路裹挟着直奔油锅而去,绝不能回头。以她做菜的经验,腌渍入味儿的东西要换口味很难,洗都洗不掉。想着油炸的穆骏,吴祈宁都饿了。
她腹中微鸣,穆骏显然也听见了,眉毛挑了挑。这要是一般大姑娘呢,就得红了脸,装模作样也得局促害臊三分。吴祈宁x脆找了台阶儿,她顺坡下驴地提议:“要不然,你在我家吃饭吧。”
穆骏摇摇头:“不麻烦了,你饿你吃吧。”
吴祈宁快乐地跑进厨房:“我一个人吃也没意思。一起吧!”
穆骏坐在沙发里,听着吴祈宁打开了嗡嗡叫地抽油烟机,热油过菜的哔啵声响起,这小姑娘肯定是稀里哗啦地把什么菜下了锅,不一会儿,有鲜香的味道传出来。
外面太阳炽烈,但是南北向的正房冬暖夏凉,屋子里只有一点暖红色泽的阳光渗入边角,映得略有年头的房屋有了几分柔和神色,圆桌上雪白的瓷器温润可爱,忍住微微的胃疼,穆骏深深地呼吸着些许漏网的油烟味道,久违的,居家的味道……
吴祈宁快乐地穿梭在厨房和饭厅之间忙活着:炒豆芽、煮黄豆、煮青豆、炒辣椒、拍黄瓜、炸面筋、小酥鱼儿,献宝似地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子,都是很便宜的食材,难为她做的这么认真。最后上桌的乌黑甑亮的大腕x炸甜面酱,稳居正中。天青色的小壶里盛着老陈醋,碧绿小碟儿里包了半头白嫩的新蒜。
悲伤和食物大概天生冲克。没人对着一桌子好吃的还好意思嚎出来。林黛玉吃茄鲞的时候肯定看着也不忧愁。何况是对着狂接地气的炸酱面,更令人发指的是还有蒜!
一蒜当住关,佛祖不出山!
大碗过了凉水的手擀面白白净净地戳到了面前,穆骏有心不吃,厨房里隐约传出来郭德纲老师的微言大义,正在责备君子:“不吃炸酱面?!那你就是忘了本了!”
而从来不吃陌生人东西的穆骏在明白过来之前,已经神使鬼差地接了吴祈宁塞过来的筷子,一口面条闷进嘴里,鲜香可爱!等他想起来客气的时候,话到嘴边已经变成含着面条的混沌不清:“还有辣椒油吗?”
此言一出,吴祈宁大喜过望,简直把穆骏视为知己。一大杯黏稠猩红的辣椒油戳到了穆骏的眼前,雪白色的芝麻正在油面儿上漂着浮着跟他打招呼。
穆骏抬头一看,吴祈宁正眼巴巴地看着他,如逢知己:“识货!我自己炸的!特好!你多吃点儿!”
低头再看看辣椒油:浓稠鲜香,油光潋滟,喜气洋洋地朱红颜色。穆骏摸了摸自己的胃,试探性地放了一点儿。
吴祈宁“哎哟”一声:“别客气,多放点儿才好吃么。”不由分说又给穆骏挖了一大勺。
穆骏张张嘴,想说什么,可是面对着这么一张热情洋溢的面孔,他还是把话咽了下去。穆骏从来都不太忍心拒绝别人的好意,尤其这么一个急于献宝地小女孩。
辣椒油很香。
这一桌子饭菜都很香。
香到引来了不速之客。
也没敲门,一个年轻的大壳帽伸进了脑袋来:“小宁。你又在家做好吃的呢?”
吴祈宁回头一看,高兴地叫了声:“柱子哥!你不好好当片警,又来瞎晃!”
被称为柱子哥的小警察笑嘻嘻地推门而入:“别瞎说,哥执行公务呢。隔着三户儿就闻见你这儿煎炒烹炸,过来看看你又做什么好吃的。”
吴祈宁不见外地问:“来吃啊!炸酱面!配八大碗菜码儿!”
小警察柱子哥深深地咽了口唾沫,猛点头。
吴祈宁回头去端面条,对穆骏说:“您先吃,我去再盛一点儿。”
穆骏揉着胃慢慢地点了点头,脸色不好。
小警察回头看见穆骏,问:“小宁,有客人啊。”
吴祈宁叼着面条,嘴里含含糊糊:“嗯,来我们家看房子的房客。”顺手塞了一大碗面给小警察:“自己看着拌!”
小警察上下打量了一下儿苍白俊秀的穆先生,再回头看看青春靓丽的吴祈宁,莫名提高了警惕性,狠狠地挖了一大勺炸酱,他端着碗把吴祈宁拽到一边儿嘀咕:“我说小宁,你这么大姑娘了,自己在家,穿地又挺少的。你让一个陌生人在家吃饭,你,你怎么一点儿警惕性都没有啊?”
吴祈宁低头看看自己的没了xx的T恤和快到腿膝盖的运动裤,拧起了眉头:“你说什么呢柱子哥?我穿的怎么少了!这是夏天,我还能穿棉袄吗?你职业病!”
警察小柱子痛心疾首:“你一大姑娘家家的,让个陌生人在家呆着,也不怕出事儿。你看过他的身份证了吗?他要是坏蛋怎么办?入室抢劫,强奸杀人什么的你怎么对付他?凭炸酱面?”
吴祈宁撅嘴:“我警惕性多高啊!没事儿没事儿!你怎么知道我炸酱面里没下敌敌畏?你等着,咱查五个数儿。他要是坏人这就毒发身亡。”说着,她快乐地给柱子哥倒了一点儿辣椒油。
片儿警冯柱子同志心满意足地看了看自己的饭碗,顾不上再唠叨,手里满满一筷子面条正要往嘴里填。
就在此时,他们俩听到了客厅里传来了几声压抑地x呕和极痛苦的喘息。
吴祈宁和警察柱子哥面面相觑了一下儿,他俩忽然想起那句话:毒发身亡!
门就这么大,冯柱子和吴祈宁居然是一起冲出去的!
客厅门口,冯柱子和吴祈宁一起看到了:满嘴是血,并且正在继续呕血的穆骏!他缓缓地抬头,脸色苍白的几乎透明,鼻腔嘴角都是血沫子!
“啊!”吴祈宁捂着嘴尖叫了出来。
穆骏抬起一只手,艰难地仿佛要说什么,可是一声x呕,什么也没说出来。他指着吴祈宁喉头呵呵做声,一脸的死不瞑目。
冯柱子回头指着吴祈宁嘴皮子都哆嗦了:“你你你……你还学会下毒了?”
吴祈宁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不是,不是我,我就是那么一说!”
冯柱子同志烫到似地把面条扔在了桌子上,一把拽住吴祈宁:“胡扯!你说话那么准早让安全局找去刺杀人民公敌去了!”他有点晕地在屋里转了一圈,跑过来摸了摸穆骏还有气,然后抖索着拿出来手机打120!
犹豫了一下,把110也打了!
吴祈宁“嗷”一声蹲在地上,哭得跟二兔子似的。
在风驰电掣的救护车来临之时,意识有点儿模糊的穆骏就记得片儿警柱子同志大吼了一声:“吴祈宁!你别跑!”
吴祈宁就哭:“来120了,我不得回家拿点儿钱!”
穆骏迷茫地朝吴祈宁伸出手:“不……不要……”在晕过去之前,穆骏挣扎着从自己包里xx了钱包递给吴祈宁:“不关……不关……你的事儿……”
急症室外
吴祈宁熟门熟路地坐在长椅上发呆,神情凝滞而木讷。片儿警冯柱子同志陪着她,小心翼翼地问:“小宁,你跟哥说实话,你没给他下敌敌畏吧,没有吧?没有吧?没有吧?!”
吴祈宁好像才回过神儿来,她迷茫地说:“柱子哥,要是里面那个人有个好歹,你说我够判个什么罪过?”
冯柱子的脸都白了:“祖宗,你真给人下敌敌畏了?卧槽,他还没耍流氓呢,你这……你这防卫过当都算不上啊!”
吴祈宁傻了一样摇头:“没有啊!我没有敌敌畏啊!”她咬着嘴唇想了半天:“我就怕黄瓜青菜上的农药我没洗x净。卖菜的阿姨说是今天新摘的黄瓜,没打药,不用可劲泡……”吴祈宁忽然抓住柱子哥的手:“那面条你也吃了好啊,你什么感觉?你想吐吗?恶心?难受?”
冯柱子摁了摁自己的胃,脸色煞白:“要你这么说……我胃也疼……啊……火烧火燎的……”
吴祈宁看着摇摇欲坠的冯柱子,倏地灵魂归位,她大吼一声:“来人啊!救命啊!有人服毒了!”
急诊室外一片混乱!以至于穆骏被推出急诊室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吴祈宁哭得一行鼻涕两把热泪,拉着脸色惨白满头虚汗的跟冯柱子的手说:“柱子哥,我对不起你,你就跟我妈说,让她别捞我了,家里反正也没钱。你们俩有啥事儿我都盯着坐监狱。让她把房子卖了改嫁得了……”
此时,一个长相端庄温婉的中年女子疾步跑了过来,她一把拽住了吴祈宁:“小宁!小宁,跟妈妈说你怎么了?”
吴祈宁几乎哭晕了过去:“妈妈!我惹祸了!”
就在此时,派出所李所长带了两个片儿警也赶到了医院:“小冯,小冯你怎么了?大夫他是食物中毒还是被人蓄意谋害?听说嫌疑人也在场?”
风尘仆仆赶来的金阿姨听见嫌疑人几个字,脸色一白,当场就就要昏过去。
吴祈宁大声尖叫:“妈妈!妈妈你没事儿吧!!”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刚从抢救室里出来的大夫周海洋满头大汗,正在找患者家属。
可哭的哭,哭晕的晕,谁搭理他啊。
大夫显然不适应这个被忽视的待遇,他清清嗓子几次试图说话,都被淹没于现场的混乱当中。揉着太阳x看着眼前一场人伦惨变,周大夫终于决定憋一大招,他运气丹田,沉腰坐马,好一声金刚狮子吼:“都听我说!”
现场立刻安静了,所有人的眼光都齐刷刷地看着周大夫。
李所长扶着吴祈宁的妈:“大姐,您别着急,这当口儿咱得听大夫的。唉,咱得听大夫的。”
周大夫首先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推着穆骏的病床车前,看着他脸色苍白的病人,捋袖子就开始数落:“你!我搞不懂现在的病人都怎么想的!你胃溃疡你不知道吗?你几天没吃东西了你不知道吗?您今天抽了什么风,一下子又酸又凉又辣的!可着劲往胃里招呼,胃出血了!这还新鲜吗?胃溃疡还这么馋,吐血也活该!”
穆骏瘪了瘪嘴角,他很有教养地朝所有人颔首,表示歉意。
回过头,周大夫掐住冯警官的人中猛扇嘴巴子:“醒醒醒醒!又不是投毒!又不牵扯食品卫生问题!有你什么事儿?说你胖你还就喘上了!120带回来你那碗面的样本儿我看了,不是我说你吃了么?你就晕?那么大小伙子说风就是雨,你也太能自我暗示了吧?”
然后周大夫指挥护士妹妹递给金妈妈一杯水:“阿姨您别紧张。您这是有点儿中暑,歇会儿就好了。”
最后大夫看向派出所李所长:“没有投毒!没有食物中毒!没有犯罪嫌疑人!就一有胃病的吃货和一戏太多的小伙子。您别跟着瞎吵吵了好不好?这是医院,得肃静!”
李所长楞了一下:“那你声音小吗?你一个大夫x嘛有话不能好说嘛?”
年轻的周大夫揉着太阳x,老气横秋地感叹:“好好说没人听,大声说嫌声儿大,你说这医患关系怎么能够好?唉,鲁迅先生说得好啊,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要说周大夫讲得是真好,可惜当时没人搭理他,大家很快各忙各的去了。
毕竟,中国人可忙了。
住院部
金姨进退不得地坐在穆骏的病床边,有些忐忑地清了清嗓子:“穆先生,您看这医生的诊断也出来了,虽然说是我们家小宁不懂事,给您瞎吃东西,但总是您有病在先……”
穆骏慢慢地睁开眼睛,转过头看着金姨,神色冷凉凉的。
在一边站着的吴祈宁扭着衣服角想:这个人真的是有点儿气场。不过不怕,他自己有病,讹不到我们!
金姨是个老实心善的女人,凡事儿总爱检讨自己,看穆骏没给自己好脸儿,下意识地赔不是:“当然了,小宁是不应该给您瞎吃东西。可是……这孩子也不是故意的,她真不知道您胃不好……”
穆骏慢慢地开口:“您是金姨吧?吴小姐的妈妈?”
金姨赶紧点头:“是是。”
穆骏大概是体力没有恢复,所以说话又慢又轻:“不怪吴小姐,她手艺太好了,是我嘴馋……您放心,我不会讹你们的。”他艰难地动了动手指头,指着自己的包,对吴祈宁说:“里面有现金,可以结账医药费……”
金姨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明显着口不应心:“穆先生,你多虑了。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听到这里,吴祈宁倒是毫不掩饰地吁了一口气。她也看出来了:穆骏嘴角一弯,笑容有点儿冷。于是吴祈宁心里又不乐意了起来,你拽什么拽?
金姨忽然就尴尬了,脸有些红,她左右看了看,穆骏的病床四周冷冷清清地,就想起来一件事儿:“穆先生,你生病家里人还不知道呢吧?你爸妈电话几号啊?我帮你联络。”
穆骏的眼神黯了黯:“他们……都过世了……”
金姨噎住,好一会儿才讪讪地说:“那亲戚呢?在滨海有没有亲戚朋友啊?”
穆骏抿了抿嘴,摇摇头。
金姨锲而不舍:“那你结婚了吗?女朋友什么的在不在?”
不知道怎么的,吴祈宁就是觉得穆骏的脸色更加苍白,连嘴唇上的血色也退了似的,人x脆合上了眼,还是摇头。
金姨骨子里是个心软的人,看见一个年轻人形单影只的在这里生病,总是不忍,加上人家又不讹自己,更对这个小伙子有了几分好感:“那这样,小穆,你也别客气,好好在这里住院休息,反正我们小宁放暑假呢。金姨给你张罗点儿软和饭补补。总是小宁不好,给你瞎吃辣椒油!”
穆骏睁开眼:“不用了,金姨,已经很麻烦你们了。”
金姨其实是个爽快人:“没事儿,不费事,你先养着,有什么话,等病好了再说。”
那天,吴祈宁拿着穆骏的医保卡和一沓子现金跑上跑下,飞快把医药费和各种手续都办好,又气喘吁吁地冲了回来,伶牙俐齿地给躺在床上的穆骏报账,清清爽爽地交割现金,一幅熟门熟路的样子。
穆骏歪在床上打量着这个跑得满脸通红的小姑娘,对她报的账是左耳听右耳冒。他分明看见刚才有几个大夫、护工和吴祈宁打招呼:“哎,小宁,你怎么又来了?”
吴祈宁笑一笑:“陪个朋友……”
仿佛吴祈宁和这里很熟。
看穆骏盯着自己不看钱,吴祈宁无奈地看着他:“我说了这么半天,少爷您听见了没有?看着啊,我给你把剩下的现金放进包里去了啊。买定离手,再错我不认账了啊。”
穆大少爷声音沙沙地:“你对这医院还挺熟的。”
吴祈宁低下头,半天,长叹一声:“半年前……我爸……在这儿……过去了……”
穆骏垂下眼皮:“对不起。”
吴祈宁苦笑:“别这么说,又不是你害的。”
很新奇的回答,穆骏不由自主地也跟着笑了笑。
然后,他们俩很长时间没说话。
一个躺着,一个坐着。
仿佛是各想着什么心事。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