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瘾与猫》by满知良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江冉遗

烟瘾与猫 限
狼狗和野猫就该是天生一对。
满知良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现代 – 暧昧 – 破镜重圆 – 高H

本文现已完结,不时会有番外掉落。诚挚地感谢每一位读者,谢谢大家的鼓励与支持。

沈越x宁诺琦

成熟深沉狼狗攻x暴躁娇气野猫受

“没关系,在混乱的夜晚做什么事情都可以被原谅。”

HE,一个从爱人变成x友,从x友做回爱人的故事。

【预警】:有强制爱情节。

本文是系列文,主角为沈家大哥。现实向,剧情微虐,感情不虐。没有看过前文不会影响观阅,但也欢迎小老板们点击主页收看沈家弟弟和他的小狗的甜蜜爱情故事。=w=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一)还有什么好见的?

宁诺琦手里拿着三四份牛皮纸袋装好的文件,精致的面容上流露出一丝忧虑:“教授,这份报告是必需的吗?”
方立行扶了扶眼镜:“细胞自噬研究目前是国家重点研究项目。你那份报告做得不错,再经修正精改拿出来做成项目甚至可以申请自科基金。小宁啊,我知道你一直都想做出点成绩来,现在机会来临,抓不抓得住就看你自己了。”
宁诺琦暗自深呼吸了一口气,平静又恭敬地朝方立行微微颔首:“好,我知道了。明天周末,我就不打扰教授您了,下周一早上就把报告给您拿过来。”
方立行闻言满意地点点头:“小宁,你是个好苗子。我这边只能尽可能帮你争取资源,别的事儿啊,我也爱莫能助了。未来很多路,就得你自己走啦。”
宁诺琦向方立行鞠了一躬,对他认真道:“谢谢教授指点,我一定不负您的期望。”
宁诺琦上一秒刚从教室里跨出来,下一秒就立刻收敛了那副尊师重道的神色。他细眉微蹙,神色里有显而易见的烦躁。
怎么偏偏是这份报告?
半年前他和沈越分了手,就把和那人相关的所有事与物甩得一g二净,从此与之划清界限,不再来往。那份关于细胞自噬的报告是他分手前一个月在沈越家写的。他那时候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拿去维修了,只能用沈越的电脑写报告。他和沈越之间基本上没有什么不可以分享的东西,需要这份报告的时候只需要发个信息让沈越传给他就好。
宁诺琦当时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毕竟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和沈越分手。
他被记忆牵扯着,被迫想到半年前的事情。他紧抿起唇来,没有拿文件的那只手的指尖有些微微发抖。
他以为半年的时间早就足以让他从这段恋情里走出来了,可是他直到现在也还是没能摆脱想到那个人的名字就会无端伤心又愤怒的囹圄。
宁诺琦揣着一路的心事,烦乱地回到车上。他当然会去找沈越拿回报告,毕竟一段失败的感情绝对不足以成为他在学业与事业上成功的绊脚石。可是他根本想不到自己究竟应该如何面对沈越。他不是摇尾乞怜的人,他甚至连对沈越低头半分都做不到。
宁琦诺左手撑住方向盘,右手点开手机上的电话应用,熟稔地输入了一串电话号码。他微怔了一下,因为他突然意识到即便自己把沈越的联系方式统统删掉了,他还是记得关于那个人的所有事情。他抿唇盯着手机屏幕,手指悬在通话按钮上迟迟不按下去。
其实没什么好犹豫的,毕竟先放手的是沈越。
这些事情容不得细想。宁诺琦颤抖着呼出一口气,把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两声,很快被接通了。
宁诺琦咬着牙关,迟迟没有说话的意思。两个人沉默着,最后还是沈越先打破了窘境:“喂?”
沈越总是抽烟,低沉磁性的声音里参杂了一丝沙哑。宁诺琦听到那个声音的一瞬间就攥紧了方向盘,他想起了太多事情。
“喂?”宁诺琦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自然平静,“我有个文件落在你那儿了,你发我一下。”
沈越问:“什么文件?”
“在你笔记本里,去年十二月份的,你搜关键词‘细胞自噬’就行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旋即好像传来男人的吐气声,宁诺琦猜他又在抽烟。随即沈越说道:“我笔记本换了。”
“什么?”宁诺琦坐直身,眉头皱了起来。
沈越继续说:“以前电脑里的东西我都装y盘里了。”
“你能不能一次性把一句话说完?”宁诺琦想骂他,“那你把文件发我。”
“y盘放在我们原来那个家里了,我现在不在那边。”沈越平静地说道。
宁诺琦被他丢过来的“我们”两个字砸得头晕,能说会辩的口舌罕见地被噎了一次:“……什么‘我们’?你会不会讲话?”
沈越反问道:“我还有房子,怕说别的你理解不了,有什么问题?”
宁诺琦有点生气,他们时隔半年第一次讲话,居然就要吵起来。他强行抑制住自己的怒火:“那你什么时候过去?”
“我最近忙,下周三吧。”
“不行,”宁诺琦立刻否决,“我下周一就要。”
沈越没说话,电话那头安静得诡异。
宁诺琦才突然意识到刚才的他和从前无数个日夜里的自己几乎一模一样,既任性又无礼,既蛮横又娇气,向沈越毫无止境地索求一切。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他知道沈越爱他。
他突然想起自己曾经搂着沈越的脖子,开玩笑地对那人道,是不是我要天上的星星你也会给我摘下来?沈越朝他说,只要你要,我现在就去考宇航员。
宁诺琦回过神来,觉得鼻子有点酸。他抿了抿唇,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语气,重新说道:“这份文件对我很重要,我答应教授下周一给他。你能这周末帮我去取一下吗?”
沈越过了很久才开口:“可以。但是我为什么要帮你?”
宁诺琦确实很需要这份报告,但他绝不会在这种问题上低头。他强忍着情绪说道:“你可以选择不帮我,无所谓,这是你的自由。”
这确实是沈越的自由。半年前他从沈越家搬出来,自以为带走了所有自己的东西,发誓要和这个人老死不相往来,却独独c心大意落下了这份文件,帮不帮他不过是沈越一念之间的事情罢了。
“我可以帮你,但是我也要得到点什么好处吧?”沈越的声音有点慵懒。
宁诺琦根本想象不到这辈子还有和沈越讲利来利往的时候。他面无表情地说:“你想要什么?”
沈越熄灭手里的烟,冷峻深邃的面容被电脑屏幕照亮。他轻击鼠标点开一个文档,标题用c体宋体写道:细胞自噬行为观察以及检测手段。
他若有所思地盯着屏幕,修长的手指在鼠标上轻轻摩挲。
“和我见一面。”沈越启唇说道。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宁诺琦闻言并不惊讶,只是冷冰冰地问:“见一面做什么?”
“好久没见了,叙叙旧。”
“有什么好叙的?”宁诺琦被他一句话气笑了,冷嘲道:“你倒是告诉我,我们有什么好叙的?”
沈越没回应他:“这是个很难达成的要求吗?你要我周一前把那个文件交给你,这事也很难办到。”
宁诺琦听懂他言下之意——沈越都愿意在百忙之中帮他拿东西了,他也应该做点什么以表真诚。
宁诺琦的语气有些僵y:“行,那我答应你。什么时候?”
“我很忙,”沈越说道,“就今晚吧。晚十点之后我有空,就约在我们以前的家里。”
他刻意加重了“我们”两个字,听得宁诺琦耳根发麻。
“那你什么时候传给我?”宁诺琦问道。
“见到你人的时候。”沈越说。
宁诺琦挂了电话,一拳锤在了方向盘上。他刚才一直忍着怒火,怕把他和沈越的关系弄得更僵,到时候连那份报告都拿不到。他实在搞不懂沈越这个傻x要g什么,他们两个都走到今天了,还有什么好见的?对双方来说都不过是平添烦恼罢了。
沈越说的事情并非全是编造的。他确实很忙,也确实在换了电脑之后把文件都转移到了y盘里。只是他还一直住在他和宁诺琦之前同居的房子里,没有搬出去过。沈越是F大研三的建筑系学生,宁诺琦比他小一届,是生物化学系的研究生。房子的小区在F大不远处,他一开始买这x房子就是为了自己上下学方便。
沈越面无表情地关掉了那个文档,转而浏览起y盘里的其他内容来。他也好久没看过这个y盘里的东西了,都快忘了自己在这个盘里到底存过些什么。他用手撑着下颌,点开一个标注为“生活”的文件夹。十几个文件夹跳了出来,名字被统一改成了文件夹建成当天的日期。
他被这些日期提醒着,突然想起了文件夹里的内容,于是勾起一个几不可见的笑来。
他随手点开一个去年九月十号的文件夹,几张照片和两个视频被刷新出来。沈越点开第一个视频,屏幕里出现了宁诺琦的身影。
宁诺琦坐在沙发上,双手抱在x前,薄唇微微抿起,显然是不高兴的样子。
视频是用手机录的,沈越没出镜,只伸手捏着宁诺琦的脸颊,嘴里换着花样念叨着那人:“宁宁,小琦,乖乖。”
宁诺琦被他弄得更烦,伸手一巴掌拍在沈越捉弄他的手上,像炸了毛用爪子挠人的猫。
“别弄我!”宁诺琦抬头恼怒地盯着沈越的脸,还想用手把手机抢过来,“拍,拍什么拍?”
沈越手更快,右手把手机藏在了身后,另一只手还顺势把挣扎着的宁诺琦揽进了怀里。
他低头亲了一下宁诺琦的头发,又往下吻了一下那人敏感的耳根。宁诺琦颤了一下,瞬间停止了挣扎。沈越有时觉得宁诺琦这个人真的很奇怪,明明脾气那么y,身体却这么软。
视频到这里就停住了。那次宁诺琦生气沈越记得很清楚,他当时忙着专业项目上的事,冷落了宁诺琦好几天。宁诺琦一开始还忍着,到了拍视频那天就彻底爆发了,甚至说自己要搬回学校寝室,反正住哪儿都没区别。沈越道了无数次歉,又被那人不知道挠了多少爪子,才堪堪把人哄好。
沈越的手在书桌上随意点了点,旋即打开了下一个视频。
视频里只出现了宁诺琦的上半身。他赤裸着,露出紧窄劲瘦的腰身,白皙的小腹随着xx的侵犯微微凸起。他被汗水浸得透湿,整个人随着身下的撞击不住颠簸。他面颊上满漾着情欲的潮色,眼底被泪染得潋滟泛红,却固执地咬着拇指不肯发出声音。
两个c重的喘息声纠缠在一起,而宁诺琦的声音显然更加急促难耐。他强行压抑住叫声,却适得其反地发出类似于小动物一样的嘤咛来。他细眉紧蹙,很快就在剧烈的顶撞里失去了控制,泄出难捱的泣吟。
他紧紧地盯着手机镜头,散发出一种不顾一切的野性。宁诺琦眼角挂泪,却突然无端笑起来,露出俏皮尖锐的虎牙,那可怜又诱惑的神色几乎把沈越勾得即刻就要s出来。他伸手攥住沈越举着手机的手腕,声音被c暴的交媾顶撞得支离破碎:“还拍——顶得……这么轻,吃饭没有?”
画面一阵颠簸,然后倏地停止了。
沈越怔了几秒,旋即把视频、文件夹一一关掉,把y盘xx来,重新放回抽屉里。
他抬手抹了一把脸,觉得书房里有些燥热。他起身开窗,把书房里缭绕的烟雾和热气都散了出去。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