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请打我吧》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 Linxi-夕公子

爸爸,请打我吧 限
只有周正自己知道,他的爸爸不爱他。
Linxi-夕公子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强制爱 – 病娇 – 父子 – BDSM
高H

如果爱你是种原罪,请让我罪无可恕。

请用你手中的鞭子抽打我,

请豪不吝啬地辱骂我,

请尽情发泄,

直到你也愿意爱我。

周以川,年轻、帅气、多金。在他人眼中,他简直就是高富帅的代表,钻石王老五只排老五,而他能排老大。

周正是大家眼中最幸福的小孩。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的爸爸不爱他。

【不要像个只会哭着闹着要糖的孩子。】

【我来要回我的糖了。】

周正 x 周以川(年龄差18岁)

子 x 父

都市/校园/伪父子/BDSM/养成/病娇/年下/强强/强制/破镜重圆/反攻/三观不正/狗血/虐

1、对BDSM相关术语不了解的建议先观看第一部《56楼的七星私人管家》。

2、本文所含BDSM主从关系形式为CG/L,即照顾者(Caregivers)和被照顾的孩子(Littles)的关系,不喜者慎入。

3、本文所涉及的地理位置、社会环境、等级制度、游戏规则等均与现实无关,不适用于任意真实场景,请勿模仿、请勿联想。

4、奴隶交换纯属杜撰,现实中并不存在,有非你。

5、字母圈并非小说描绘的那么美好,请谨慎对待。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HE

主周正视角

第一章:我爸不喜欢你这样的

“晚上不回家,你自己弄点吃的,桌上有这个月的生活费。”
手机“叮”的一声响起,周正扫眼望去,是爸爸发来的短信。
他叹了口气,面无表情地起身泡了碗面,拿回到写字台前,一边继续复习课本,一边有一口没一口地吃了起来。
桌边数字闹钟屏幕上的冒号不停闪烁着,当前时间,22:30。
对于父亲的夜不归宿,他早已习以为常。
18岁,即将面临高考,别人的家长都把考生当成宝,停止一切与孩子无关的活动,严阵以待,随叫随到,只为他能一举冲刺,考进理想的大学,至此成为人上人。
而周正的爸爸,一如往常,对他漠不关心,常年见不到人,只是按时给钱。
周正从来都知道,他的爸爸是个渣男。
周以川,36岁,公司董事长,单身,父母双亡。长相英俊、身材健硕,品味也十分高端。在他人眼中,他简直就是高富帅的代表,钻石王老五只排老五,而他能排老大。
可周正却不以为然。
他是在12岁时被这个所谓的爸爸接回家的。
12岁之前,他一直都和妈妈生活在一起。刚记事的时候,他总会问妈妈:“爸爸去哪了啊?”而妈妈总是摸着他的脑袋,一脸宠溺地回答:“爸爸很忙,要赚钱给宝宝买好吃的、好玩的。”
那时候,周以川就会每年来看望母亲几次。
周正依稀记得,每回妈妈兴高采烈地买一大堆好吃的回家,忙里忙外做一桌子菜,就是周以川要来了。
连周正过生日都享受不到这样的待遇。
长大一点,他就逐渐开始明白,这个人应该是他爸爸。
可他早就学会了闭嘴。
他知道以前每每问到“爸爸去哪了”,妈妈笑着回答完后,都会背过身去偷偷哭泣。他不想再让妈妈伤心,便忍着不再多话。
他也不愿认这个人做他爸爸。在他心中,这个人看上去是个十足的绅士,实则却是个抛妻弃子的伪君子。只要妈妈不说,他就装作不知道。
可好景不长,在他小学毕业后,妈妈就因病过世了。
临终前,她终于说出了那句十几年都没说出口的话:“他是你爸爸。”
于是,周正跟着周以川回了家。
他改了姓,成为了如今的周正,并在周以川的安排下,进入了全市最好的初中、高中。
他衣食无忧,住着几百平的高档豪宅,享受着各种尖端科技产品,被老师、同学宠着、哄着,拍尽马屁。
他原本应该是大家眼中最幸福的小孩了。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爸爸不爱他。
可他……
…………
周正按下闹钟,起床洗漱。今天是周日,对于住校的他来说,是返校的日子。
他如行尸走x般整理好行李,背上书包,乘坐电梯下楼。
楼下,周以川的车正停在路边。
周正佯装没看到,眼睛却无法自控地往车里瞟去。
副驾驶座上坐着一个皮肤白皙的瘦弱男孩,正笑着同周以川聊天。
周正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回在他爸爸,噢不,在周以川的车上看到陌生的男孩子了。也记不清这是第几张漂亮的脸。每隔一段时间,周以川都会带不同的男孩子回家,而唯一相同的是,那些男孩子们都不会留下来过夜。
周正有时候觉得,天底下怎么会有周以川这样的变态?他放着那么好的条件不管,多少女人上赶着想和他结婚,为什么就非要跟男人混在一起?
是男人的d跟女人的d有什么不同吗?
既然喜欢男人,当初又为什么生下自己?
想到这儿,周正不禁苦笑了一下。
我怎么就忘了呢?周以川是个渣男。跟渣男讲道理,那我就是个蠢材了。
他拖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走过那辆黑色的suv。
“小正。”身后响起了周以川的声音。
周正握紧手中的背带,转过身去,与他对峙着。
“你去哪?”周以川皱着眉头问道。
呵,我去哪儿?
我上了三年高中,这样的场景几乎每个月都会发生一次,你问我去哪?
两人僵持许久,周以川似乎才想到了什么,道:“我送你。”
…………
周正坐在车后座里。
副驾驶的小可爱时不时回头打量着他,又看了看周以川的脸色。
他大概也没想到,潇洒如周以川,竟然还有个这么大的儿子。
那人脸上是明显的失望和尴尬。
周以川没有说话,只是专心致志地开车。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车上一股呛人的香水味,周正闻得有些头疼,直到车子停在校门口,他才搭着副驾驶的靠背,对香水的主人好心提醒道:“我爸不喜欢你这样的。一身廉价的香水味,像个出来卖的。”
说完,便下车了。
这是周正难得用“我爸”这个词来形容周以川,毕竟在他眼中,他根本就不配做他爸,也不配做任何人的爸。
车里的小可爱顿时满脸通红。他向周以川各种哭闹抱怨,以求为他做主,却换来了对方一声冷喝:“滚!”
周正走进保安室,漫无目的地翻着桌面上的信件,找寻并不存在的寄给他的信,眼睛却时不时往那辆黑色suv看去。
终于看到有人一脸怒气地从副驾驶摔门而出,他冷笑一声,说了句“谢谢啊,应该是还没寄到”,就朝校内走去。
…………
如果说在周正的人生中,还有什么能让他提起兴趣的,那就是将周以川的那群小情人说得恼羞成怒、气急败坏了。他甚至乐此不疲。
每回看到一个小可爱脱下矫揉造作的面具,一番撒泼放刁后被当即驱逐,他就觉得接下来一整个月枯燥乏味的学习都有了动力。
他恨周以川。
那种恨,是刻进骨血里的与之为敌。但凡有一件事能让周以川不顺心,他都会尽心竭力地去完成。
他不想让他好过。
一如他也没有让他好过一样。
“周正,周正。”班主任敲了敲周正的课桌,提醒他回神,“下课来我办公室一趟。”
这是他第n次在课堂上走神了。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走神得厉害。因为同学间的一些流言蜚语,班主任怕极了这个能提高升学率的优等生真会被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影响了读书的心思。眼下又面临高考,老师最担心学生在这个节骨眼上走偏,后果将不堪设想。
“周正啊。”课后,班主任翻着测试成绩单,语重心长地说道,“你最近成绩很不稳定,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没有,老师。”周正一如既往地礼貌答道。
班主任审视许久,终于还是叹了口气:“马上就要高考了,千万要收收心。不管有什么事,高考完了再说。啊?”
“好的,老师。”周正诚恳地说道。
对话进行至此,班主任也只好抿了抿嘴,道:“去吧。”
…………
晚上10点半。
寝室早已熄灯,生辅老师也巡房完毕,回去睡下了。周正借着窗外洒进来的月光,仔细观察着身边的室友,直到确认他们都已入睡,才拿起衣裤翻身下床,悄悄进了卫生间。
待他出来时,已经穿戴完毕。他回头注意着屋内的动静,每一步都走得小心,轻轻扭动门把手,顺利溜出了寝室。
接下来的一路x作都熟练无比。他打开一楼窗户,翻进x坪,躲过转角摄像头,来到学校东面的一处角落,借着墙边的砖头,越过了足有2米高的围墙。
墙的那头,有几个穿着奇装异服、顶着五颜六色大花头、嘴里叼着烟的家伙正在等待。看到周正出来,便勾肩搭背地迎了上去。
“走。”为首的一人嘴角打着唇环,手臂上还有个狰狞的纹身。他将烟头丢到地上,用脚摁灭,揽着人往旁边的太子车走去。这个人,在小喽啰那个圈子里,代号“太子”。
“今晚去哪儿?”周正接过对方递来的头盔,一边跨上摩托车一边问道。
“去个新鲜的地儿。”太子故作潇洒地扭动车柄,发动机顿时发出轰轰的响声,随后说了句“坐稳了”,就朝路中央直冲了过去。
两辆车四个人,在路上又叫又笑,引得旁人皆皱起眉头频频回望。
这是周正的另一面——周以川极其厌恶的一面。
也正是因为周以川厌恶,他才会如此迷恋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坏孩子的感觉。
很快,一行人就抵达了目的地。当看到门口闪烁的灯牌,和那一对对相互搂在一起的男人们时,周正的内心又是害怕又是兴奋。
这里是s市有名的gay吧。
他的那群狐朋狗友们都是gay。他应该也是。
为什么说是应该呢?因为他也并没有和谁实实在在地发生过什么。他甚至都分不清自己心里的那些情愫,到底算不算爱情。
或许只是一无所有后的依赖,或许也是求而不得后的渴望,或许又是……单亲家庭孩子的心理变态。
“走,去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今晚给你开个苞。”太子轻佻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就是xx的?”周正换回虚伪的笑脸,用手肘撞了一下他的肋骨说道。
“做上面的也行啊!”太子揉了揉痛处,眯着眼睛说道,“只有试过了,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边的。”
周正没有再说话,只是跟着他们一起朝gay吧走去。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