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高的清不是也带水吗》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by小栗子安

清高的清不是也带水吗 限
小狼狗攻x有小秘密的受
小栗子安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HE – 双性 – NTR

宁朗因为自己的小秘密而被丈夫pua

死对头楚天阔打开了他新世界的大门

至此

奸夫x夫,狼狈为奸

【脑d来源炵炵,三观不正,本质上来讲是个x文】

宁朗仔细地锁好了浴室的门,打开了淋浴的喷头,听着水声响起,这才放心的从抽屉里拿出一根防水的按摩棒,放在唇边伸出舌头舔舐着,想象着这是一根带着真实温度的xx。
“唔,好吃。”他没带眼镜,眼前模糊一片,只能朦朦胧胧的看见镜子里有个人影,正分着腿,xxxx的xx湿答答的,小阴唇短而薄,充血立在xx口两边,毫不掩饰的露出粉嫩嫩的小口来。
按摩棒被他舔地湿漉漉的,他恋恋不舍的摸索出来一个x子,熟练地x在仍在震动的按摩棒上,在自己的xx口滑了两下,两指c的按摩棒就毫不费力的x了进去。
“好舒服。”宁朗发出一声喟叹,难耐的撸动着自己的xx,“x我,x死我吧,呜呜,好爽,xx好爽……”
没两分钟,他就s了一镜子。
xxs在镜子上,他也恢复了理智,面无表情的从xx里拿出那根按摩棒关上,塞回抽屉里,站起身来开始洗澡。
xx娇嫩,被磨了一会儿就有点要肿了,又疼又痒的,他皱着眉头不去管它,匆匆忙忙洗完了澡,用浴巾擦g自己,再依次x上内裤,睡裤,睡衣,穿戴整齐,戴上眼镜,走出了浴室。
杨伟见他出来,阴阳怪气的说道,“这么快就洗完了?多个东西怎么不多洗一会儿啊?”
“我这不是怕你饿吗?”宁朗习惯了,卑微地说道,“杨哥,你没听见吧?”
“我没听见?”杨伟冷笑一声,“隔壁小区都快听见了,宁朗,你就这么饥渴?不自己弄就不行?”
宁朗纵使习惯了他的阴阳怪气,也有点介意他拿他的身子说事儿,他也不是故意的,哪个好好的大男人愿意在原本长睾丸的地方长个xx,还是那种发育完全的,成熟的xx,他曾经悄悄看过,他觉得自己的xx长得很好看,像朵已经盛开的花,外阴唇小阴唇都不大,显得很小巧,颜色也是粉嫩嫩的粉色,偶尔充血了就变成浅红色,是很好看的,可是杨伟觉得这样的他恶心,而且因为他的xx,导致杨伟彻底阳痿了,y不起来,他得负全责。
两人原本就是青梅竹马,杨伟说喜欢他,他也是喜欢杨伟的,再说为着这个负责,两人也得结婚了,婚后杨伟也不碰他,说一看见他就想吐,还整天摆出一副自己在做慈善,自己不要宁朗,宁朗就没人要了的姿态。
久而久之宁朗也相信了这件事——自己是个怪物,只有杨伟愿意要自己,自己要对杨伟好。
“杨哥,你知道的,医生说每天弄一次,有利于平衡我体内的激素。”他纵使有心反驳,也早就被磨平了,“下次我轻轻的,好不好?你别生气了,来吃饭吧。”
宁朗被家里捧在手心养到二十岁,要不是那场车祸带走了他的父母,导致他家的公司被亲戚们瓜分一空,他根本不会自己亲自下厨,更别说能做这一桌子好菜。
他父母死后,杨伟一家人接纳了他,供他念到大学毕业,毕业之后两人就结婚了,结婚之后宁朗白天上班,晚上回家还要做家务,杨伟有时候心情好了,也会跟他一起喝啤酒,一起谈论以前的事儿,但更多的时候对他都是熟视无睹的,两人就像两个陌生人一样。
随着他的成长,他的身体器官也变得愈发成熟,两种激素在他体内互不相让,有好几次导致他在公司晕倒了被人送到医院去,后来医生给他提了个建议,建议他过稳定的性生活,以此来平衡体内的激素,最好一天一次,s精或者xx都可以,得知他的配偶是男性,还友善的建议他可以用前列腺进行xx,这样会更好的促进激素平衡。
可杨伟不能跟他xx,他只好自己来。
一天一次稳定的xx让他的身体变得健康而敏感,有时候走路时间久了内裤都会变得湿答答的。
可他们没钱买车,他们的钱全都被宁朗拿来创建公司了,现在公司刚刚起步正是需要钱的地方,宁朗有时候都要跟着下属一起加班,多一个人都舍不得雇,别说买车了。
“小宁。”吃完了饭,杨伟语气带着点温柔的喊他,“杨哥求你点事儿。”
“你说。”宁朗放下刷了一半的碗跑过来回应道。
“我有个好朋友,你也认识的,子健。”他摸了摸宁朗的头,哄小狗一样说道,“最近在投资,你给杨哥拿十万块钱,杨哥掺一股,你看成不?”
他虽然是在问宁朗,但那语气已经是通知了。
“成啊。”宁朗琢磨着手里的流动资金暂时还能有个一百来万应急,拿十万没什么事儿,于是点了点头,“你自己刷卡就行。”
杨伟又奖励般的亲了亲他的脸蛋。
宁朗没当回事儿,杨伟大学也学的金融,这几年虽然不上班,但也在家炒股什么的,没赚多少,但也够贴补个家用。
没想到过了几天,一直跟宁朗合作的一家原货供应商忽然提出了解约,说别人家给他们的钱比宁朗高了两成不止,宁愿付违约金也要解约,宁朗没办法,只好收了违约金去找下一家,这一来一回自己还得搭个八十几万才能交货拿到货款,他焦头烂额的去银行给工厂汇款,却被告知自己的银行卡余额只剩下几万块钱了。
这一瞬间他感觉头都要大了,他很想破口大骂或者痛哭一场,但他的家教不允许,最终他只是找银行打了一份儿流水。
他一笔一笔仔仔细细的对照着流水的去向,最后不得不承认他的钱被杨伟一笔一笔小范围的划走了,而收款的账户不是什么子健,而是一家正规的赌场。
他的手脚冰凉,僵y着步子往外走,手里攥着手机,他想给杨伟打电话问问到底怎么一会儿事儿,又想起杨伟说他跟子健去跑项目,可能要跟客户喝酒,让他别打电话。
听杨伟的话几乎已经成了他的本能,再说,既然已经确定的事儿,为什么还要再问一遍呢?
他对这段婚姻感到失望透顶。
“宁总。”他的手机响起来,打来电话的他的秘书,“有一位楚总想要见您但是没有预约。”小姑娘的声音跃跃欲试,“让他进去吗?”
“嗯。”宁朗在脑中搜索了一圈也没记起来有这么一位合作伙伴,“我马上就回去了。”
等他到了公司,才明白为什么前台的小姑娘这么激动。
站在办公室落地窗前的男人背影挺拔,不见外的吸着一只烟,站在那里比他还要像这里的主人。
“回来了。”他不咸不淡的跟宁朗打招呼,“宁总让我好等。”
他转过来,露出一张英俊的脸,五官深邃,睫毛浓密,有点欧洲人的轮廓,瞳孔却是墨一般的黑,配上他那张不苟言笑的脸,看起来就让人有点紧张。
是很帅,宁朗在心里嘀咕,这么高怎么不去当运动员,来这儿做什么总裁啊。
“闲话少说。”楚天阔熄灭了烟,打量着眼前白得发亮的宁朗,喉结不自觉的动了动,他感到很渴,只有宁朗这口井产出来的水能解他的渴,“我愿意把手里这批货用原价卖给宁总,但我有一个要求。”
“请讲。”宁朗明白天上不会白白掉馅饼。
“宁总给我x一次。”楚天阔笑起来,“我就把这批货原价卖给宁总。”
“什么?”宁朗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不敢置信的问道。
“或者。”他的目光扫视了宁朗的全身,最终落在宁朗的腰带上,“xx给我看。”

宁朗看着面前这个男人,他坦然的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简直让宁朗有些疑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但他眼中赤裸裸的情欲却在直白的告诉宁朗,他没有开玩笑,他是认真的。
“您……”他平复了一下说道,“您这个要求……”
“不答应就算了。”楚天阔不与他废话,转身就走,“就当我没来过吧。”
宁朗的脑子乱了,他满脑子都是八十万,楚天阔看起来并不像缺人的人,如果他走出这个办公室,那肯定再也不会回来了,再说,也不是非得挨x不可,xx也行,反正也每天都是要xx的,当着他的面xx有什么不行,就当他是镜子不就行了,有什么大不了的,那可是八十万,他宁朗什么时候值得这么多钱了?
他伸手一把拉住了那只好看的手,低声下气道,“别,别走。”
“宁总是个明白人。”楚天阔转过身来,“这么快就想好了?”

——阅读全文加微信:outmanxs 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