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千层》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麦旋开

榴莲千层 限
协议婚姻出真爱?
麦旋开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现代 – 小甜饼 – ABO

徐延舟×郁沅

撩人也负责的x油A ×脾气温顺的榴莲O

一觉睡醒后,我嫁给了一个并不熟的男人。

两个笨蛋对感情反应迟钝的恋爱故事。

攻受都有前任,没有前任作妖,因为他们很恩爱。

没什么剧情的无脑甜文,文笔很烂,凑合看看。

万水千山总是情,喜欢的老板给个收藏行不行,靴靴!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01

郁沅醒来的时候,还有点头疼,他看着白色的床单,和躺在身旁身材极好的男人,一时没能成功反应过来。
而躺在床上的人,明显察觉到了身旁的人起身的动作。郁沅这一下,引起了睡梦中男人的不满。男人无意识地伸手,拉住了想要溜走的人。
但很明显地,一个omega的力量,并不能战胜一个身体健壮的alpha。男人成功抓住他的手后,自然地牵过,就一直往自己温暖的怀里带。
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包括牵着自己手的这个男人。郁沅抬眼打量着环境,强迫自己尽量冷静下来。他尝试着动作很轻地抽回自己的手,过了将近一分钟后,脑海里闪过一段断断续续的片段。
他这才想起,自己和这个陌生的男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简单来说,他们上床了。
他再次回头看了眼身旁的男人,打量着这个五官立体,长相帅气的男人。
可是帅又有什么用,他们还是那么不清不楚地就发生了关系,郁沅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不清楚。
这下他更头疼了。
他还依稀记得三天前,自己因为工作的缘故,参加了一场上流社会的酒会。郁沅的职业是甜品师,他负责酒会的所有甜品,于是作为负责人的他,也被要求到场。
这段日子,郁沅的工作量都非常大,一边要负责提供酒会的甜品,不能出差错;一边还要顾及自己的甜品店。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记错了发情的日期。
平日里他都会注意在发情期的日子,注s抑制剂。往常都不会遗漏,这次却忘得彻底,在公共场合尴尬地迎来自己的发情期。
发情期来的来势汹汹,郁沅反应过来的时候,几近要被热潮弄得崩溃。但他还是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在引发酒会混乱前,成功躲进了厕所。
一进到厕所,郁沅像是得救般。他伸手推开厕所的门,把自己反锁在里面。眼下他也不知道是否还有别人在厕所,但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信息素的气味越来越浓密,郁沅拿着手机,克制不住手上微微的颤抖。
他动作极不利索地在屏幕前敲下几个字,但是下一秒,手机就从无力的双手滑到了地面。一切都是那么地混乱,发情期和陌生的环境,几近让郁沅有些绝望。
他心里自然是怕的,他怕气味散播开来,怕被刺激的alpha像野兽一样闯进来,更怕自己被失去理智的alpha们撕碎。
想到这郁沅浑身发抖得更厉害了,他哆嗦着弯下腰,勉强地想从地面上捞起可怜的手机。
正当指尖刚触碰到冰冷的屏幕时,他听到厕所外面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紧接着是脚步x近的声音。
门外来的人更是令郁沅紧张,他呼吸一窒,在心里祈求着不要是个alpha。
幸好,幸好老天还是眷顾他的。omega的信息素会影响着alpha,同时也会影响到和他同样的omega。对方迈着步子越靠越近的同时,郁沅也从对方身上,摄取到了温和的信息素。
是x油味的。
温和的味道总算让他放下了紧绷的神经,甜腻的信息素钻入鼻腔,也使他有些安心。这也让郁沅稳下心来,他勉强地对门外的人开口,“那个,不好意思。虽然有些唐突,但是我想问问您有没有随身携带抑制剂……”
“omega?”门外传来的声音坚定有力,他开口确定着,声音和温和的信息素一点都不符。
但这会也容不得郁沅多想。他低低地应了一声,再次向门外的人确定,“所以……您带了吗?”
门外的人听到这句话,伸手轻轻敲了下门,“你要不先出来。”
“啊,好。”郁沅看了眼门缝的皮鞋,勉强地弯腰拿回了手机。拿回手机后,他伸手打开了被锁住的门,刚推开一点,留了些缝隙,还没来得及完全打量门外的人,就彻底愣住了。
门外的人哪里是和他一样娇弱的omega,对方的身型和体格,完全是个优质的alpha。
“你……”郁沅看到是个alpha,像是个受到惊吓的乌龟,他想也没想,立即又把门给重重合上。
门外的人大概也很意外他反应那么迅速,男人看向紧闭的大门,再次伸出手,在门上轻轻叩了几声。
他语气温和,像是在跟郁沅商量,“你先出来,我保证不对你做什么。”
“我,我凭什么相信你。”郁沅完全无法信任外面的人。现在的情况都太糟糕了,他难受地伸手环抱住自己,想从中摄取一丝温暖。
这个问题大概把他问倒了,门外的人像是思考了几秒,紧接着回答了他,“因为,我不喜欢榴莲味。或许这个理由够吗?”
虽然是为了让自己信任,但听到这个理由,郁沅还是免不了有些受伤。
他的信息素,在分化后,就注定了两个极端:喜欢的人会觉得他的信息素好闻;而讨厌的人又无法接受。
郁沅平日都会用阻隔剂挡住自己身上的气味,因此也不会让人闻到。可这会他进入了发情期,阻隔剂也就失效了。
犹豫了数秒,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联系店里的副店长未必就能成功联系上,郁沅突然心跳极快,莫名很想赌一把。
于是他开了门,也放下防御的状态。门一推开,男人的样子映入眼帘,他有着好看的桃花眼,五官立体,身上穿着一袭昂贵的高定礼服,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不好惹的气息。
唯一不符合男人的,是他身上信息素的味道。
男人此刻用手遮住了鼻子,这个动作也足以证明,他确实不太喜欢榴莲味。
一时之间,郁沅被这个动作有些伤到,哪怕在心里设想过一遍,还是没忍住有些难过。
他甚至在心里想,眼下如果不是因为发情的缘故,这个男人大概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动作。
虽然知道对方是无意识的躲闪,并且也算是彻底起到了保证作用,但郁沅不知怎么,没来由有些难过的情绪。
好在门外的男人没跟他继续耗下去,对方在他推开门后,一刻都没有犹豫,动作迅速地脱下自己身上的外x,然后盖到了郁沅的身上,同时也掩盖掉了他身上的气味,“你现在挺危险的,我送你到安全的地方。”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郁沅披着沾染了x油味信息素的外x,被男人绅士地揽过,护送出了酒会的现场。
两人还算顺畅地到了车上,只是这段时间里,郁沅的神志已经开始彻底模糊。他为数不多的理智,本就被发情期磨得所剩无存。这会再加上男人身上的信息素,他像受了刺激,也彻底地进入了发情期,而最后一丝理智,也随之崩坏。
恍惚间、他好像听到驾驶位上的人开口询问家庭住址,只是郁沅早已没有心思作答,他开始无意识地扯着自己的衣服,动作看起来有些放荡,嘴上也不停地诉说着自己的痛苦,“好热……好难受……”他忍不住想靠近身旁的人,却被对方安稳地按回座位。
“再忍一忍。”男人从容地应对面前的场面,发情的omega也丝毫没有影响他的行动力。不仅如此,他还降低了空调的温度,但又像是身边的omega体弱感冒般,他贴心地从车子的后排拿过一条薄薄的毯子,盖在了对方身上。
在温度降低的环境下,郁沅稍微好受了一些。只是身上还是觉得热,他嫌毯子盖在身上有些闷,悄悄伸出白皙的手想掀开,但才刚掀开一个角,就被男人察觉,他伸出一只手,不容分说地替不安分的人盖了回去。
“会感冒。”男人言简意赅地解释。
车子一路平缓地行驶到了附近的酒店,酒店的环境设施不错,外观也很辉煌。
男人把车开到停车场,迅速地停好了车子。他打开车门,从位置上下来,再走到副驾驶的位置,替被发情期折磨的omega打开车门。
只是副驾驶里的人,早已无力从位置上下来,男人看着他的模样,轻微地皱了皱眉,像是思想挣扎了,最终他还是好心地俯xx,抱起了现状极其可怜的omega。
Omega和Alpha的体型差很多,更何况男人常年锻炼,抱起瘦弱的omega对他来说轻而易举。
男人抱着盖着毯子的郁沅,像是拥有特权般,直接走了私人通道,他不仅拥有特权,还可以看出,对这家酒店非常熟悉。
私人电梯平缓上升,迷糊中,郁沅能感觉到停留时的楼层很高。
更独特的是,电梯门打开之后,整栋楼层却只有一间x房。
男人掏出门卡,直接刷开房门,他带着怀里的人进了房间。
一进门,郁沅就能清晰地感受到,周围扑面而来的x油味。这么浓郁的味道,可以感受到男人大概是长期居住在此。
对于正常的Alpha和Omega来讲,此时的氛围已经非常危险了。
可是男人的自控极好,从头到尾都没流露出一丝想要占有他的情绪,他动作轻柔地把人放在床上,再体贴地替他盖好被子。
做完这一切,男人开口安抚着发情的omega,他让床上的人稍等他一会,自己现在出去买抑制剂。
只是男人刚说完这句话没一会,郁沅便像是无法克制住自己的行为一般,他实在太难受了,被欲望冲昏了头脑,也被发情期折磨着理智。他像是不畏危险,主动从床上起身,及时伸手拉住了想要离开的人,也像是拉住了自己的救命稻x。
“别走……”郁沅开口语气虚弱地请求。
“你最好离我远一点,”男人没什么感情地拒绝,又像是在威胁,“不然我也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
但陷入发情期的人哪还能顾得上那么多。郁沅甚至无法冷静下来,他只是觉得浑身异常燥热,身后也非常地空虚。他的语气不自觉地放软,开口像是朝男人撒娇:“不行……好难受……”
……
后面的记忆,郁沅都有些模糊不清了。他只记得身旁的这个男人,极其正义地拒绝了自己几次,但最终还是臣服在了自己热情的邀约下。
虽然极其不想回忆起来,但没法否认的是,如果不是自己不依不饶,缠着对方,事情大概也不会演变成这样。
怎么就没能控制住呢。
想到这里,郁沅没忍住开口轻叹。虽然对方不喜欢榴莲味,但最终,两人还是在欲望的驱使下,发生了关系。
只是身边的这个人,哪怕在这种情况下,都能忍住不彻底标记自己。
一时都说不清是不是因为不喜欢自己信息素的味道,才能做到如此理智。
不过也幸好不是永久标记,如果是那样,郁沅的麻烦就真的大了。
身边突然有了动静,牵着自己手的男人缓缓苏醒,他半睁着眼,有些迷糊地问道:“几点了……”
刚睡醒的人脸上少了平日的防备,整个人看起来容易接近了不少。
此时这种情况下,结合着对方身上淡淡的x油味,看起来半梦半醒的人,一时之间竟然也有些可爱。
郁沅被自己脑子里的想法吓了一跳,他像是做了亏心事,结结巴巴地回答:“应该是,是,下午三点钟。”
“三点钟,”男人在嘴里无意识地重复着,下一秒也像是想起什么,瞬间清醒。男人睁开了眼睛,坐起身看着身旁的人,“你发情期过去了?”
这个问题有些直白,令郁沅莫名地有些不好意思,他勉强地点点头,然后低下脑袋像鸵鸟似的不再看着几近赤裸的人。
“看来是过去了。”男人看了眼害羞的人,更加确定,“竟然这样……”
只是对方的话还没能说完,就被门外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打断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