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是假》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胡说八道

真相是假
作者胡说八道
內容簡介
“初恋总是叫人难忘,这话穆先生认同吧?”

“哦,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穆先生的初恋是我啊。”

我们寻找真相,不过是想让心死得更彻底一点。

簡體版1V1現代強強虐心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0001 1.死亡
古街长巷,正赶上集会,叫卖声不绝于耳,挤到人行道上的摊子摆着琳琅满目的小玩意。
孩童守在摊子前头不肯挪步,圆溜溜的黑眼珠更是黏在了拨浪鼓上,带着孩子赶集的妇人只好停下与摊主讨价还价,最终老道的妇人终于砍到了心中的理想价格,像打了一场酣畅淋漓的胜仗,领着心满意足的孩子走了。
摊主俨然更懂其中的玄机,不动声色地将现在人们都不太用的纸币整齐排好,放进了x前斜背的腰包上,都安置妥帖之后才热情地看着眼前的小情侣。
眼尖的摊主立马瞧出了两人之间闹别扭的小心思,“姑娘,您仔细瞧瞧我这小拨浪鼓,保准您出了这街也找不着第二个,大人小孩都爱耍,保证啊叫隔壁的小孩馋哭了。”
任嘉拿起小拨浪鼓伸到周山眼前转了转,“banglangbanglang”,见男孩没什么反应,又换了个节奏“bang~lang~bang~lang~”。
任嘉挑了挑眉,转头无辜地朝摊主耸肩“您瞧,隔壁家的小孩也没馋哭,并一脸冷漠表示并不想搭理。”
周山怎么舍得真跟任嘉闹别扭。
他趁任嘉说话间隙,拿起两个更大的拨浪鼓伸到她耳边使劲“banglangbanglang~banglangbanglang……”在任嘉回神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她额上落下了一个吻。
任嘉耳朵脸颊都暖烘烘的,抿嘴不好意思地瞧着周山,转身往前跑“我要啦,偷心大盗别忘了付钱。”
周山掏出十块钱直接给了摊主,“叔,不用找了”就朝着任嘉追了过去。
大长腿不用几步就赶上了前面的女孩,拉着她的手腕转身,紧紧地抱住女孩,下巴抵在她柔软的黑发上。
“乱跑,撞到怎么办。”
任嘉的右耳靠在周山心脏的偏上方,依然能听到他有力的心跳,她听过他很多不同的心跳声所诉说的爱意,这一次仍是。
周山轻轻地揉揉任嘉伏在心上的脑袋,宠溺却无奈地低语“下次别自作主张地跑过来了,我会担心。”
任嘉的头发微微有些乱,小鹿般的杏眼更加可怜兮兮,忽闪忽闪地仰头看着男孩“知道啦,人家想给你个惊喜嘛,你不能回来看我,还不准我跑来看你啦。”
周山自然地把任嘉的头发整齐地别在耳后,靠近低喃“诚恳认错,下次再犯,我该拿你怎么办。”
“嗯,这个嘛,可能是你一辈子都要研究的课题。”任嘉眉目含笑一本正经。
“当然好,求之不得,你可不能反悔。”周山在任嘉唇上落吻,像羽毛轻轻拂过。“我可盖章了啊。”说完弯指划过任嘉的鼻梁。
周山总是那么温柔,点到为止从不越界,即便是自己的女朋友,捧在心尖上的人儿更是小心翼翼。
“我等你,不过你要快一点哦,我耐心不是很多哦。”任嘉踮起脚,心满意足地回了个大大的吻。
自从认识了周山,任嘉无时不觉得自己幸运爆棚,这简直是万年不遇的绝世好人,不管是对她还是对别人总是彬彬有礼恰到好处,对自己更是挑不出毛病,非要x蛋里挑骨头的话就是工作有点忙。
不过,来日方长。
而她正好有大把的时间等他。
“周山,你手机振动。”
周山从裤兜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天知道他是多么不想破坏这短暂的气氛。
任嘉看到他歉意的眼神就明白了。
她们都在一起5、6年了,这点默契是有的,而任嘉早已习惯扮演一个听话的家属角色。
“去吧,注意安全,我等你。”任嘉露出一个无所谓的表情让周山放心。
周山每次离开通常都很急,得到任嘉的应许就转身离开。
任嘉看着他匆忙的背影不由自主地喊出声:“周山,等一下。”
她跑到周山身前,嘴唇贴在他心的位置,咚咚的心跳仿佛是他强有力的回应。
“等你晚上逛夜市。”任嘉咧出大大的笑容,狡黠的眼睛闪闪发亮。
任嘉和周山的每次告别好像都很急促,起初她会使点小性子,后来也就习惯了,会乖巧的让周山放心离开,总是表现得很善解人意。
周山走了,任嘉就兴致缺缺了。
任周边如何热闹,她也融不进去了。
一个人只好漫无目的地走着,她本来还打算叫周山好好领自己逛逛他工作的城市,现在只好自己探索了。
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任嘉还以为是周山来的电话,连来电都没仔细看就接了起来。
“喂,我们的任大仙女不辞辛苦、千里迢迢、舟车劳顿、为爱奔波,怎么样啦?周先生有没有好生感动,直接将你就地正法啊?”电话里的人的语气比说出的话还要让人浮想联翩。
“任真,泥奏凯,小姑娘家家整天想些什么颜颜色色,怪不得一大把年纪还没有初恋。”
“喂喂喂,任嘉,你个小没良心的!要不是我给你打掩护,你能走的这么潇洒。况且,你才是满脑子少儿不宜,我的意思是周警察看你没报备就来找他,有没有将你‘就地正法’。”
“好好好,我认输,你就当为人民服务,好好帮我稳住后方,让我在前线安稳无忧地照顾警察叔叔。”
“言归正传,这可打的是长途电话,你们一见面有没有来个法式热吻啊。不对,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还法式,能来个热吻就不错了,这不还没一个小时呢又叫走了。”
“啧啧啧,我只好代表人民向警察叔叔表示感谢了,警察嫂嫂您辛苦了,不过牺牲小家,幸福千万家嘛。”
“好了,不说了,你帮我照顾好爸妈啊,我估计也待不了太久。”任嘉可没心思和任真贫嘴。
“你是怕周山给你打电话占线吧,真是见色忘亲,拜~”任嘉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不禁失笑。
任真是任嘉的亲表妹,父母只生不养,任嘉的父母像亲女儿一样把她养大,还好任真的性格活泼开朗,神经大条。
任嘉还拿着拨浪鼓,百无聊赖地摇着,“banglangbanglang~banglangbanglang……”各种节奏。
迎面一个男人急匆匆地擦身而过,任嘉手中的小拨浪鼓脱手甩了出去。
男人没做停留,很急的样子。
任嘉的鼻子从小就很灵,她从男人擦肩而过的身影中闻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味。
是血腥味!
任嘉不由得看了男人的背影一眼。
她还没来得及拾起地上的拨浪鼓又被人从侧面撞了一下,这次看清了来人。
男人有一点斜刘海,眉上有一道疤,眼神很冷,或者说有股子狠劲。
后面的男人紧跟前面的人,充满警觉,两个人很快消失在人群中。
任嘉的心不由得有点不安,周山刚刚走的很匆忙,她这边又碰上两个这样的男人,难免不把两者联系起来。
“嘭!”前面发出一声巨响。
人群马上陷入一片慌乱之中。
青砖地上的小拨浪鼓被四散的人群踩得泄了气,小棒槌滚到了别处,气息奄奄地躺在上。
任嘉被人群推挤着,躲到了街边店面内。
来不及喘息,任嘉就看到了刚刚分别的男孩,他还穿着分开的那身衣服,看来任务紧急都来不及换上警服。
男孩脸上展现的是任嘉不曾见过的神情,冷峻地没有一丝感情,他的一双眼睛在搜寻着什么,泄漏出一丝和神态不符的紧张。
任嘉知道他在找什么,周山在担心自己是否已经离开。任嘉想告诉他自己现在很安全,却又怕为他添负担,只能心里默默念着平安。
任嘉是个无神论者,从小到大一直表现优异,胜券在握根本不需要临阵抱佛脚,这一次她求遍了她知道的各路大神,不论男女,不分国籍。
这次周山他们派出了不少人,难道和刚才的两个男人有关。
那两个男人去哪了!
周山和队友们还在寻找这次的任务对象,突然被脚下的东西咯了一下,低头就看见了那个被踩得不成样子的小拨浪鼓。
摊主的话恍惚就在耳边“姑娘,您仔细瞧瞧我这小拨浪鼓,保准您出了这街也找不着第二个,大人小孩都爱耍,保证啊叫隔壁的小孩馋哭了。”
“嘉嘉!你在哪!”周山不敢再往下想,只想着赶快抓住在逃的目标人物。
“不过,听说这次是大鱼,对方极其狠辣,出了名的歹毒,上面只叫我们积极配合行动,务必完成任务。”队长的话犹在耳边。
“周山,八点钟方向,小陈,赵磊注意掩护!”
任嘉看着周山靠近传呼机不知说了什么,就往自己所在的方向移动。
“咚!咚!咚!咚!”任嘉浑身冰凉,仿佛血液凝滞,只能听见如擂的心跳声,一双眼死死地盯着周山。
周山他们很谨慎地贴墙快速移动,队友们配合默契,从容不迫。
“嘭!”
不知从哪里传出的声音,接着就是几下连续的响声。
“快追!不能让他们上车!”
街上的所有人都迅速加速,朝着一个方向奔去,外面的声音密集起来,对方好像来了接应。
不时有人倒地受伤,不管是对方还是周山他们。
空气中弥漫着火药味,像是刚放完好几挂土鞭,任嘉从小就害怕放鞭x,因为她很害怕有人在欢庆的节日因此炸伤。
周山跑在很前面,他上学时就跑的很快,拿了不少奖,大长腿体育又好,品学兼优不知俘获了多少女孩的心。任嘉也是其中之一,她很喜欢看他跑,那种浑身散发的少年感令她着迷。
而此刻任嘉自私地想着,周山不要不要命的往前冲好不好,她还在等着他一辈子研究该拿她怎么办呢,周山不要去保护别人了,只保护她一个人好不好。
“周山,周山,你看看我。别追了好不好。”
周山在这种情况xx手还算很准,打中了其中一个男人的腿。看起来那个男人在其中的地位应该是很高,因为很快就有人上前去保护他,不要的命那种保护。
警方这边的人员明显没有对方援兵多,火力开始被压制。
那个腿上受伤的男人最终还是上了车,任嘉看清了他的斜刘海,那个男人轻蔑又挑衅地吹口哨,左手比着中指,缓缓放下车窗,露出恰好能伸出胳膊的距离,瞄准、扣动扳机。
一幕幕像是电影给了慢镜头的特写。
“嘭!嘭!”怕是打不准一般补了几下。
一骑绝尘,几辆车迅速离开。
世界好像静止了一般,任嘉听不见任何声音,连心都不曾在跳动,凝滞在血管中的血液仿佛瞬间结冰,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像只要不动一切就都未曾发生。
她看见很多穿警服的人朝周山的位置涌动,他的心脏汩汩地往外冒着血,染红了那件粉色的小飞象T恤。
哦,对了,那件衣服还是任嘉和周山的情侣衫,她今天也穿着,是他们一起买的。当时周山死活不穿,还是任嘉软磨y泡才说服的他。结果周山穿上意外的好看,他很白,并且是唇红齿白的那种,粉色衣服衬得周山气色更好。
任嘉疯了一般跑过去,鞋子也掉了,短短的几步距离像是用尽了全力,她好不容易挤进人群中去,周山的同事们看见任嘉的衣服就了然了。
任嘉跪在地上,用力的按在周山的心脏处,实在止不住从那里冒出的血,只好双手握住周山垂在地上的双手。
“周山,周山,我还在等着你呢,你不都盖章了吗,你要说话算话啊!”任嘉最后泣不成声,她恨自己没有办法控制住情绪,她有好多话想和他说,此刻却一句也说不出来,只剩下哭,哭的要背过气去。
周山看见任嘉好好的提着的心也就放下了,他只能朝着她笑,一如任嘉闹脾气时他宠溺又无可奈何的笑。他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了,只能用口型告诉她“下、辈、子……”
任嘉拼命的摇头,哭声已经发不出来了,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淌,又疯了似的点头,浑身是血,很吓人。
周山再也做不出任何表情,眼神渐渐涣散,却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微笑。
任嘉紧紧地抱着他,仿佛这样周山就不会离开她。他的x膛给过她无数的温暖和安心,那颗跳动的心脏向她诉说过很多动人的情话,现在它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和热量。
直到众人上前拉任嘉,任嘉整个人像是在血泊中泡过一样,她才知道原来一个人可以流这么多血。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任嘉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半小时以前还活生生的人,现在竟然失去了体温,再也听不到他的低喃,刚才一别竟成了永别。
任嘉行尸走x一般处理完了周山的后事。
新闻报道了这一恶xx件,人们纷纷为年纪轻轻就失去生命的民警而叹息,但是这又能让无关的人记挂多久,可能不到一天的时间,人们就会忘记这个叫周山的年轻人,纷纷被别的事情转移了注意。
收拾周山的遗物又让麻木了几天的任嘉失声痛哭,他们认识以来所有的书信都被他仔细的收藏着。
因为两人是异地恋,任嘉说见字如面,书信上的字更有温度,所以除了每天视屏聊天,他们每周都会给对方写一封信。有些边都被磨毛了,一看就知道他看了很多遍。
这些信是被很整齐地放在一个中等大小的纸盒里,一看就知道周山做好了收藏很多信的准备。
在纸盒的最底下放着一个老式的小木盒,不算起眼,若不是周山把它和书信放在一起,任嘉都没有多余的心思打开看一下。
“咚咚。”
任嘉刚拿起小木盒,就听到了敲门声,只好先把木盒随手放在行李边。
“任小姐,您返程的票已经帮您买好了,今天下午的飞机,周山的父母那边还拜托您费心了。”
“好的,叔叔阿姨那你们放心,我会好好照顾的,谢谢。”
由于蹲的时间太长,以致任嘉站起身来一阵眩晕,还是周山的同事赵磊稳住了她。
任嘉抱歉地朝对方望去,对方满脸的于心不忍,最终还是摇摇头离开了。
她自嘲的想自己现在不人不鬼的模样饶是叫凶神恶煞见了也不忍心欺负。
收拾完行李,任嘉手搭在门把上,最后再看看周山住了半年的房间。
任嘉恍惚来到他们刚到这屋的情景,半年前周山因为工作调动到了这座边陲城市,第一天报到时她还陪着他一起。
他们一起收拾屋子,手拉手在超市挑选日用品,然后又一块背回来,一刻不停地摆放整齐,两个人都累得满头大汗,最后在小床上相拥而眠,累又满足着。
清风扶起窗帘,似是挥手作别,一滴泪摔碎在地板上,打破了在这儿的所有回忆,悄然无声。
不知不觉任嘉又走到了集市,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这个城市的最后一站为什么是这里。
又逢大集,人群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热闹依旧。
拥挤的人群似是冥冥之之中的一只推波助澜的大手,把任嘉推到了卖拨浪鼓的摊前。
原来他们那天买的拨浪鼓真的是独一无二的啊,摊上又换了一批新样式的拨浪鼓,连与他们那只相似的样式也找不到。
“呦,姑娘又来了,小伙子你们瞧,这可是回头客呢,就是我这拨浪鼓让小情侣和好如初的,哈哈哈你们不来个?”摊贩今天明显没把他的好眼神带出来。
没有任嘉想找的样式,她本想转身走人。
“我怎么看她是分手了呢?”说话的人来了兴致,语气讥诮。
任嘉心想这人还真是好事,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说话的人,这一眼完全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斜刘海,眉上有疤!
记忆重合,丝毫不差。
就是眼前的人杀死了周山,夺走了她的那个男孩,可他却好好地站在她眼前,任嘉满腔的恨意叫嚣着要冲破束缚。
可眼前的人同时还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自己在他面前如蝼蚁一般脆弱,恐惧在任嘉身上悄无声息的蔓延。
两种情绪你死我活,斗争着要把任嘉撕裂。
任嘉顿时浑身僵y,迟滞了几天的大脑迅速运转,艰难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这动作在余力眼里俨然就是吞口水,他不由得仔细打量起任嘉来。
“嗯,脸蛋9分,就是哭丧着个脸不喜气,身材嘛,8分不是大x妹,估计好好打扮打扮10分不在话下。”余力一副阅女无数的样子。
“怎么?小妹妹,看好我了?”余力弯腰把头凑向任嘉,露出一副贱笑。
任嘉嫌恶地躲开,丝毫不想掩饰。
余力还没来得及更近一步,肩膀就被人扣住。搭在余力肩上的右手小指上x着金属x,冷y的映出寒光。
“哥哥哥,疼疼疼!”
“该走了。”余力身旁的男人声音低沉,即使刚才一言不发,身上的气场却令人难以忽视。
“行,哥哥记住你了。”余力说完转身就跟着男人离开了。
任嘉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突然想起出事那天就是两个人从她身边跑过,现在看来另一个男人身份更高。
她假装拍照,将两个人的背影发给了赵警官,同时跑到旁边的小巷拨通了赵警官的电话,双手抑制不住的颤抖,等待电话接通的时间被无限延长。
“赵警官,我看见那天开枪打死周山的人了,在古街集会上,他们暂时两个人,另一个人右小指带着铁x,地位看起来更高些。”
赵警官在对面嘱咐了些话就挂了电话,任嘉还没放下手机就感觉到后脑勺被坚y的东西抵着。
接着她的手机就被夺到了那个带金属x的右手上。
“小妹妹给谁打电话呢,嗯?”余力倒不认为眼前的女人值得他拿出手里的东西,只不过是想吓唬她一下,给她刚才的目中无人一个小小教训。
穆寒从任嘉身侧走过,手机被他关机装进了口袋里,他眼睛没什么温度地看着她,像是看死人一样。
任嘉遍体生寒,这个男人的气质比身后拿东西指着她的人更让她害怕。
穆寒右手抚上任嘉的脸庞,小指的金属触感引得她一阵阵战栗。
“我们的熟人托你给捎了点东西来。”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