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服城》by串串草草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睡前服城 限
理想主义二极管遇上衣冠禽兽老流氓
串串xx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现代 – HE – 狗血 – 三观不正
双性 – 年上

《睡前服城》

关浓州x陈梦刀

理想主义二极管遇上衣冠禽兽老流氓

封建大家长老流氓攻x(伪)毒舌心软丢球跑受

年上 学长学弟→师生 受前期医生后期律师

双性 破镜重圆 生子 依旧是非典型狗血和非典型渣贱

童养媳(误)生崽后丢球跑了

攻受年龄差10岁 雷点多文笔渣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第一章 观自在瓶如意
“这小孩该不会是陈律的私生子吧?”
“哎?别吧!不过长得可真的像……”
金杜律所的一楼前台今儿可真算是热闹,毕竟年纪这么小的客户真是少见——约莫七八岁的一个男孩,打扮得整洁漂亮,背一只靛蓝的帆布书包,抬头跟前台的实习姐姐问话。原本倒是只有些女性对可爱的小孩有些兴趣,结果来者目的一出,加上仔细一看面容,顿时来往一楼的人都频繁起来,眼神和碎嘴都止不住了。
小孩要找的人叫陈梦刀,金杜现下的新秀招牌,整个红圈所里头窜得最快的人。本身是有两把刷子,加上背靠大树好乘凉,空降下来不要紧,手里轮来的案子都是给匡州城的公安厅厅长办事的。
名字是怪,过往倒也不差一点,据说先前是做医生的,中山医大院长钦点的助手,结果不知道是出了什么岔子,弃医从文来了。不过世界上大抵总有些人天生能吃精英饭,离了手术台去上辩护台,照样还是锋利尖锐地剖x剜骨的一把柳叶刀。
陈梦刀同那些个规规矩矩五院四系出来的象牙人一点不同,拿着一本资格证和一重周厅长的关系就开始玩命儿一样地挂案工作。难免人多嘴杂——可惜他那会儿被诟病最多的便是颠倒是非和缺乏人性,也足算是另一种本事。
摸爬滚打了个好些年,脸好命好脑子好,自然出了头,求着接案的人一排一长串,相对应的心性也比初入行那会温和不少,只是办事风格还是一如既往地冷y利落。
于是这样太过出色的人难免要格格不入,女人赏识崇拜,男人敬而远之,最主要么,还是这一行多数人还是笔杆子家伙,多少有些文人相轻,同异吸斥的。
假若这小孩要真的是陈梦刀的什么人,那也算是金杜律所的大新闻了。首先是独来独往的陈律竟然有小孩主动找,足可算是南极点坚冰中炸了火山熔岩,然后便是一众年轻女性大抵都要心碎,毕竟除了性子冷和口舌毒外,陈梦刀简直没一点可挑剔之处。
偏偏最不巧的是,陈梦刀今天就不在所里,带组出门和当事人取证去了,什么时候回来也没个准数。坐班的小实习生又是惊喜又是紧张地打了几个电话,那头应该是很忙,根本没给她开口的机会,直接一句正忙有事回来说,啪一下就挂断了。
男孩的眼睛睁得圆圆,听前台的姐姐解释完了情况,认真地点了点头:“没关系,我在这里等一等就好。”
不吵也不闹,自己就走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坐着,还跟其他拿着手机打电动的小孩不同,竟然是从书包里拿出一本纸质书开始慢慢地翻。
前台的小姑娘托着下巴,想着这小孩养得真讨人喜欢,家教应该尤其好,看来陈律师这样的人,就算是私生子,另一半大概也是特别出色的人,自己就是愿意当晚娘也没个机会咯。
从上午等到了下午,人还是没来。律所的人甚至还带着小孩一块吃了顿饭,想给他点个麦当劳肯德基什么的,结果小家伙特别坚决地摇头,说对身体不好,家里人也不怎么让他吃,最后还是前台姐姐带着去楼下的咖啡厅点了面包煎蛋这样的简餐。
回来以后又是漫长的等待,吃饱后难免犯困,抱着小书包蜷缩在沙发上,脑袋小x啄米地一点一点。
最后在沙发上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身上还改了一条小薄毯,不知道是哪个好心的律师从自己办公椅上匀出来的。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然而要等的人还是没来。男孩揉了揉眼睛,从沙发上下来,认认真真地把毯子叠成小方块,双手交到前台姐姐那儿,郑重地说了谢谢。

——————————阅读全文伽QQ❤:1649017442,回复“1”获取资源—​​​​————————​​​​​​​​

法律行业加班加点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只是这会儿电梯里也陆陆续续有人已经开始下班了。到点了不接新活儿,前台自然也是要下班的,可是陈梦刀不回来,小孩也没有一点要离开的意思。
前台又尝试打了个电话,得,这次是直接不通。年轻小接待没法子了,只好蹲xx和小孩商量:“小朋友,你有没有其他人的联系方式呀?就是你妈妈的,或者其他监护人的?”
男孩眨了眨眼睛,从书包的小夹层里摸出了一台手机。前台姐姐打开通讯录,只有四个人:父亲、姑姑、哥哥、老师。
按着顺序一排打下来,要么关机要么忙音,最后还是“老师”才接通上。电话那头是个年轻男声,温温柔柔地,要了律所的地址,说自己现在先来接着孩子,其余的后续再处理,不好意思耽误了。
挂了电话,约莫又陪着小孩子等了快二十分钟,律所的门被敲响,一个青年走进来,看见沙发上的男孩,立刻走过去,蹲xx嘘寒问暖起来。
“现在晚了,人家也要下班了。你先跟老师走好不好?”
“宋老师……可是爸爸跟我说了……”
小孩看着有些犹豫,攥了攥手,目光放在自己的膝盖上。青年还在耐心地劝,毕竟总不能一直麻烦着别人,加上借着接送小孩的由头,又能和那个人接近几分。
外头黑得浓重,加上g等了一天,来回拉扯着,男孩总算主动从沙发上下来。才拍了拍衣服上的皱褶,门突然打开了,翘首盼了一天的人总算进来。他眼睛一亮,直接拖着书包背带就扑过去,双手揽在陈梦刀的腰上。
进来的人愣了一下,眼神里流露出惊愕,下意识地想往后退,但稳稳脚步还是站在了原地。
陈梦刀有点迟疑,想伸手摸摸小孩的脑袋,然而又还是缩回了手:“关子宰?”
默默躲在后头的前台小妹竖起耳朵一听,喔,姓关,那大概自己又有希望,忍不住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开始心里偷笑。
站在沙发旁边的青年开口:“我叫宋昱安,是小宰的老师。接到律所的电话来带他回去的,请问您是……?”
宋昱安站起身来,走到陈梦刀面前,带着友好的微笑伸手。关子宰站在两人中间,一边是喜欢的老师,一边是至亲的哥哥,多少有些左右为难。
陈梦刀没说话,面无表情地伸出手和宋昱安握了握,薄唇动了动极其金贵地吐几个字:“陈梦刀。”
关子宰回头望了望陈梦刀,似乎在期待他再说些什么,然而却没能得到下文。宋昱安把手柔柔地搭在关子宰的肩膀上,语气不紧不慢地说:“可能今天小宰的爸爸又工作忙了,我先把他送回家吧。很高兴认识你,陈律师。”
陈梦刀看着宋昱安微微弯腰牵起小孩的手,就要往外走。喉咙里有什么东西梗着呼之欲出,却还是有层薄膜膈应着,碰一碰就要烧起来,憋屈着填埋在x口愈发鼓胀灼人。眼见小孩要被带出门了,总算才又叫了一声:“关子宰。”
关子宰迅速回头,眼里闪过一丝惊喜,然而看到陈梦刀的表情还是那副冷峻模样,忍不住又缩了缩肩膀,主动乖乖地开口:“哥哥,今天打扰你了……对不起,我跟老师回去就行了。不会麻烦你了……”
童音落下,男孩转过身去,听话地由着老师牵出了门。
陈梦刀望着一大一小偶有言笑的背影完全离去,然后才进电梯上楼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律师行业看着风光无限,实际上办公大多都从简。他是极其铺张浪费的那种,单独办公室没大问题,可偏偏要安一扇能看见城市万家灯火的落地窗。
他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拨通了关浓州的电话。
那个作为关子宰另一个父亲——的男人。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1649017442”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