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颜》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大饼

无颜(H)1vs1
作者大饼
內容簡介
?? 民间谣传,如果眼睛处有一块红印便是鬼魅投胎转世之人。命中带克,身旁人都不得好死。
??? 然而世人无知……
?? ?软萌捉妖女道士vs万年老xx鬼王
?? ?甜 双c 剧情与x兼并

1V1H古代羅曼史靈異神怪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0001 鬼魅投胎
公元一零年,山明水秀的杏和村迎来了天灾,已经连续六年没有下过一场雨。到处x木枯萎,河水g涸,村民们苦不堪言。
他们试过拜神求雨,寻找水源,最终也没能成功,迎来的只有逐渐濒临死亡。
朱大旺愁眉苦脸的望着自家田野枯萎的庄稼,消瘦蜡黄的脸唉声叹气。
这天什么时候才能降雨?他都好几天没喝过水,昨夜家里喂养多年的老狗都被渴死了。
瞧着外面烈x炎炎似火烧,仿佛能把人烤一层皮起来的毒辣。朱大旺最后无奈摇头进屋。
屋内他的妻子翠兰怀胎十月临近产期,四肢骨瘦如柴,凸着个大肚子,看起来异常怪异。
热得汗流浃背的翠兰都不知道自己已经多久没洗澡了。一股汗臭味,身子黏糊糊的。她一见丈夫进屋连忙娇声到:“朱哥我好热,帮我扇扇风。”
听从妻子使唤的朱大旺拿起一旁的扇子给她扇风,顺带帮她把额头的汗水抹掉。
或许是炎热的天气中有那么一丝凉爽,又或者是近x来腹中的孩子常常闹腾得她入夜难眠。没一会,翠兰便入了梦乡,发出一阵微弱的打呼声,
妻子入了眠,朱大旺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眉间忧愁满满。
他跟翠兰的孩子生在这天灾之时,怕是命不久矣,老天不公啊!
眼眶渐渐红润,心中无尽的悲凉之意。身旁的妻子突然转了个身,吓得他连忙背过身子偷偷抹掉眼泪。
是夜~
翠兰被肚子痛醒,腿间一股热流涌出,吓得她赶紧摇醒身旁的丈夫。
“朱哥,朱哥,我要生了……”
本来还迷迷糊糊的朱大旺顿时吓得睡意全无,x了件衣服鞋子来不及穿急忙往村头跑。
他来到村头产婆家大力的敲门,内心慌乱不安。“沈大娘,沈大娘,我妻子要生了,沈大娘你醒醒……”
“敲敲敲,敲鬼啊!”沈青半夜被吵醒脸色不是很好,对门外人自然语气很差。她豆大的小眼打量了男人一番,这才接着开口:“在哪?还不带路!”
“好好好。”一连应了三声好,朱大旺带着产婆往自家走,心心念念着家里不知如何的妻子。
沈青跟随男人到家,床上的产妇皱着一张脸,腿间羊水已经流尽,婴儿头颅隐隐有些显露出来。
情况不是很好。
“还不去搞盆热水在外面等。”朝身后男人吩咐道,她连忙爬上床把产妇姿势调整好准备接生。
门槛处的朱大旺咬咬牙转身往厨房跑。他打开水缸盖子,勺起家里唯一仅剩的一点水,烧开急忙端去。
床上妻子惨叫连连,听得他于心不忍,不由走到门外忐忑不安的来回渡步。
突然天边微亮,不一会电闪雷鸣,冷风阵阵。朱大旺心头一震,喜出望外。
这是老天开明,要下雨了吗?
“哇……哇……”
随着屋内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天空亮白一片,刹那间下起了倾盆大雨。
朱大旺喜上眉梢,暗叹天无绝人之路,他跟翠兰的孩子能活了。没想到产婆却青着一张脸从屋内滚了出来,边跑边叨叨着有鬼啊有鬼啊,消失在了这浓浓的夜雨中。
漆黑的眼闪过恐惧,朱大旺想到屋内的妻儿慌忙进屋。结果里头只有翠兰面色苍白的抱着孩子,神情紧张,整个人抖个不停。
“朱朱哥,我们的孩孩子,不会是鬼鬼……”看着怀中婴儿眼睛四周如拳头般大的红印,翠兰讲话哆哆嗦嗦的。
朱大旺往她怀中凑去一瞧,内心大惊,眼中略过复杂的神色。
民间一直流传着一个谣言。如果眼睛处有一块红印便是那鬼魅投胎转世之人。命中带克,身旁人都不得好死。
想此,朱大旺脸色凝重,看着妻子怀中在这雷电交加的夜里越显惊悚的婴儿,手抚上那块红印。
那印子红艳似血,炙热烫人。孩子睡得一脸香甜,还在他手上磨蹭了下。
眼里不禁划过一丝柔情,朱大旺手紧了紧,最终做出了一个决定。
“翠兰,这孩子是我们的骨x,我们不能抛弃她。我们连夜收拾东西搬家吧。”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0002 村子变怪
雨来势汹汹,持续了三天三夜,使得杏和村生机盎然,万物复苏。
然而在那大雨滂沱夜,朱大旺一家从杏和村消失的无影无踪,没人知道他们的去处。
转眼春去秋来,一晃十年。
女人在小溪边洗着衣裳,身旁坐着一个女娃。眼睛水汪,皮肤白里透红。只是本该率真可爱的模样却因为眼睛处狰狞的红印失了美感,看起来诡异极了。
那女娃脚丫浸泡在清澈冰凉的溪水中,时不时的嬉笑一番,呢喃几句,引来一旁母亲的注意。
“无颜你在g嘛?”翠兰见女儿兴奋的样子,眼里不由染上笑意询问着。
圆溜溜的大眼看了母亲一会,无颜笑容天真浪漫的指着脚下的溪水,“我在跟他讲话啊!娘亲你看他摸我的脚,痒死了,哈哈……”说完小脸回望着水里浑身惨白的大胖小子,脚丫与他嬉戏着。
“啪”的一声,洗衣棍从手中掉落。翠兰看着里头啥都没有的溪水心里一阵害怕,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了什么。
女儿怕是又瞧见脏东西了,此地不宜久留。
她衣服匆匆收拾,抓起女儿的鞋子便抱着她赶紧回家。
回去途中由于太过紧张没瞧前方,竟与人撞上,衣服撒了一地。
翠兰跌倒在地,还好怀中女儿稳妥,这才松了一口气。她抬起眼皮看与自己相撞之人,顿时吓得把女儿的脸护在怀里严严实实的。
“呦,这不是小翠吗?我是你以前邻居阿兰啊,你还记得吗?”沈兰心被撞倒在地刚想骂哪只不长眼的,没想竟然是多年不见的翠兰。
嘴角扯着笑容,翠兰皮笑x不笑的应了声嗯,祈求着女儿的脸别被看到。
村里头的人迷信的很,若被她发现女儿眼处的红印怕是要生事端。这就是为什么她跟朱哥要连夜搬家到偏僻山林的原因。
“这是你跟朱大旺的女儿?快让我瞧瞧。”沈兰心这人向来热情,见翠兰怀中抱着个孩子不禁的张望了几眼。她记得当初翠兰有孕在身,没想到一眨眼孩子都这么大了。
翠兰尴尬的笑了笑,侧着身子把怀中女儿搂得更紧。“不了,孩子怕生,等下吓到不好。”
“好吧。”既然不行,沈兰心也没在强求。她瞧着翠兰好一会,轻叹了口气,声音消极到:“大旺还好吗?”
“好啊,怎么了?”眉头挑了下,翠兰不知她问这事做甚。
“好就好,还好你们当初夫妻两离开了,不然怕也是不幸。”
翠兰不懂沈兰心这话是什么意思,右眼皮开始不安的跳个不停。
沈兰心见她一脸探究不由接着解释,“十年前天灾降雨本该是件好事,没想到村子却在那时变了怪。村里的产婆变成了个疯子,每晚总有女人在半夜里唱歌,声音尖锐,让人不敢入眠。后来渐渐的,村里头年轻健壮的男人们越发消瘦,没过几年全都口吐白沫而死。死后那身体不过三天便黑得像木炭似的,火都烧不化,隐隐一股恶臭。现在村里男人剩下的只有那些老人家,其他男人全都死光了,这事怕是遇鬼了!”
内心一惊,翠兰看着怀中的女儿神色复杂,身子颤抖个不停。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