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是我强睡来的》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法拉栗

內容簡介

又名:《我把男神强制爱了》

周均言×顾颜
高冷寡言男×娇俏有钱女

简介(也是避雷):女主找人绑架男主给他下药强行与他发生关系,并且在他醒后还威x利诱他和她恋爱半年以及两人之后的故事

女追男,男主会真香

文笔废,x与剧情并重,解锁各种姿势还有场所

他被顾颜下药了(微h)

周均言试图睁开眼,却觉得眼皮被压了千斤重的东西,他用力掀起眼帘,眼前漆黑一片,房间昏暗得难以视物。
可以确定的是,周均言从没有睡过这样柔软的床,不断有软得像是毫无承托力的羽毛蹭到自己的身体,那感觉难以形容,他只知道下半身似乎被什么绞紧。
空气中弥漫着陌生的味道,他察觉自己的呼吸沉重到怪异,好像下一秒就要因为窒息而死。
周均言想要抬起胳膊开灯,这才发现他的手腕被绑住了,他挣脱不开。
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每当他想要回忆时,头就疼得像是要炸开。
在他试着发出声音的时候,他听到他c重的呼吸声中夹杂着细碎的只属于女人的嘤咛。
意识渐渐回笼,他察觉到有个女人骑在自己身上扭来扭曲,而他的腰一直在不自觉地用力抬起,一下又一下违背他意志的在恶狠狠地贯穿着细窄滑腻的甬道。
可怕的快感蔓延至全身。
欲望在体内叫嚣,周均言眉头拧紧,死死地掐着自己的虎口,却无法控制硕大的xx破开层层褶皱直顶花心。
周均言不知道他g了多久,下半身全凭本能地挺动xx着,他甚至无法停下来。
身上的女人迎合着他的动作,因为他的顶弄,她带着哭腔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嗯……哈啊……轻一点,周、周均言!”
这个声音周均言并不陌生,是顾颜。
他被顾颜下药了。
————
两天前,顾颜站在A市的市政府大楼门口,给发小许嫣打去电话。
“门卫不让我进去……”
“你家门卫为什么不放你进去?”
“不是,是周均言工作的地方。”
这一周以来,周均言这个名字,许嫣的耳朵已经快听出老茧了。
周均言是谁?那是顾颜情窦初开的对象。
说出来都不会有人相信,顾颜暗恋了周均言七年,竟然是一周前才得知他的名字。
他们故事的开头许嫣听了无数次,顾颜,高一开学报到的那天,坐在她暴发户老爹的法拉利上,因为学校门口交通拥堵,她等得无聊便不耐烦地摇下车窗。
于是,她看到了她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男生。
十几岁的少年身材颀长,他身穿白衬衫,领口微微敞开,一边和身边的人说着话,一边将袖子卷到臂弯处,阳光洒在他身上,他站在人群里,清冷的气质是这样突出。
顾颜每一次提到他们的初遇都害羞得面色绯红。
“他卷好袖子就看向我了,我们对视了!”
“然后他对你笑了?”没有女生抗拒得了朋友的爱情故事,特别还是俊男美女的。
许嫣很给面子地等待她的回答。
谁知顾颜星星眼地看向前方,“他冷冰冰地看着我,然后转头了。”
啊?
大概是许嫣的表情太过震惊,顾颜红着脸解释。
“他真的好帅,冷漠的样子最帅。”
一直到今天,许嫣对于她因为一个冰冷的眼神把一个陌生男生记那么多年都无法理解,但顾颜思维本来就和正常人不同,奇葩事做那么多了,这一桩也就显得没那么奇葩了。
只是当年顾颜一个犹豫,“你叫什么名字”还没问出口,周均言已经被人群挡住了。
等她再想找,目光所及之处早已经没有那个白衣少年了。
正式开学以后,顾颜第一个学期就把三个年纪每班的班x都打听得一清二楚,却没有一个是他。
周均言的出现让顾颜彻底变成了一个怀春少女,她的思绪里一直期待着有一天能在某个转角遇到他。
一直到这一次重逢,顾颜才知道,原来周均言比她高了三级。
那一天他根本不是去报到,而是去看望自己高三的班主任的。
她一直在做着梦,而周均言已经毕业了,这自然不可能发生。
然而阔别七年,顾颜终于再一次遇见他了。
——————
开坑啦,满50珠珠加更哦!想要快点写到强制play那里,祈祷明天就可以加更,我在做梦吗

“你连监狱都不敢蹲,还敢说爱他?”

高考毕业之后,顾颜的爹顾中林直接把她送到了美国上大学,那是个花钱就能拿到学历的大学,顾颜在那里混了四年后拿到毕业证回了国,直接在她爹旗下的一家传媒公司实习。
顾颜的妈妈在顾颜很小的时候就因感情不和跟顾中林离了婚,顾颜有记忆以来从没见过她,听xx说她早已经再嫁到英国了。
大概是因为可怜顾颜从小没有妈妈,所以全家人都宠着她,对她没有任何要求。
顾颜上班全看心情,偶尔无聊没人玩了就去班上转悠转悠。
一周前,她正好性质来了去上班,在工作室还没坐多久,离他们一马路之隔的市政府正好来了两个小姑娘送材料,是和市政府合作的城市推广项目合同。
等到她们离开了一阵子以后,主编才发现合同还遗落在这里,小编们都在忙,顾颜闲着也是闲着,于是自告奋勇去送东西。
她刚踏进市政府的大门,就看见一个身穿白色衬衫打着藏青色领带的高大身影从玻璃门走出。
这个人逆着光向她走来,和记忆中那个少年的脸渐渐重合。
原来世上真的有命运这一回事。
顾颜神情恍惚地看着走到自己跟前的人。
“抱歉,是我们新来的同事疏忽了,麻烦你跑一趟。”
他伸出手要接她手上的资料,顾颜却忘记松手。
“你叫什么名字?”
看他沉默不说话,顾颜小声补了一句,“不然我怎么知道能不能把文件交给你呢?”
周均言垂眸看着她,礼貌却疏离。
“周均言。”
周、均、言。
他叫周均言。
在他转身离开前,顾颜忍不住追问:“你有女朋友吗?”
而周均言只是顿了顿,并没有回头。
“上班时间我不回答私人问题。”
顾颜当天晚上就靠警局的朋友把周均言的电话号码还有家庭住址身份证全搞到手了。
她本打算每天嘘寒问暖去给周均言送吃送喝进行最朴实的追求,结果这个提案一经提出就被许嫣给否了。
“这都什么年代了,男人早就不吃田螺姑娘这x了。你这样明摆着会吓着周均言,还显得自己特别廉价。你起码先了解他之后,创造机会让他认识你再送上门。”
创造机会让他认识自己?
有道理。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里,顾颜有空没空就会到市政府找找存在感。
她不敢进去,只敢让司机把车停在市政府的门口目送周均言下班。
不过周均言的车停在市政府里,他每天下午五点半都目不斜视地开出来,几乎没有往她这边看一眼。
偶尔扫过来,也是冷冷的。
顾颜驾照考了几次都没能通过,顾中林其他事都能任着她胡闹,偏偏这件事上不愿意花钱帮她弄虚作假。于是她只能买了辆小跑,请了个二十四小时待机的司机。
司机是很安静的性子,并不乱打听,搞得顾颜在等周均言下班的时候想找个人聊天消磨时光都不行,最后她打起了门卫室的大叔的主意。
大叔长着一张老实巴交的脸,在顾颜问起周均言有没有女朋友时,笑得憨极了。
“我都没看见他和女同志接触。”
顾颜听到这话简直心花怒放,结果没过两天,她坐在她的红色小跑里就看到周均言和一个卷着大波浪的年轻女人有说有笑地从市政府大楼出来。
顾颜委屈地回到车里,想来想去也只能跟许嫣倾诉。
“他和一个女人一起下班了。”
许嫣很快回了她的信息。
“那女的长得好看吗?”
“一般般。”
“那不就行了。”
“一点也不行……我嫉妒,我好喜欢他,可是他从来都不对我笑。”
你不就是喜欢热脸贴他冷xx吗?许嫣忍住才没有这样回。
只不过她已经不知道第多少次听到顾颜的表白言论,内心麻木到直接发了一个表情包。
“喜欢就去强奸啊,表白有什么用?还是会被拒绝。追不到就x,x不到就下药,翻脸了就发裸照,大不了蹲监狱。你连监狱都不敢蹲还敢说爱她?”
“哦,对了,把‘她’换成‘他。’”
顾颜自然知道她是在开玩笑,撇着嘴笑出声,“被你说得动心了。”
许嫣顺着她的话继续说。
“哈哈,而且我国强奸罪的受害对象只有女人,等于说你强迫了他都不构成强奸罪诶,睡到就是赚到!”
顾颜这个法盲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她笑着笑着眼神停留在那个表情包上还有许嫣的最后一句话上舍不得离开了。
她疯了吧?她承认她动心了,她甚至想起自己几年前上大学时看的言情小说,女主总是被男主强迫着强迫着就产生了爱情。
那么,是不是她也可以?

——阅读全文加微信:kedayake,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