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成一只板蓝根[全息]》 百度云txt小说下载全文阅读蓝笙旭默作者鹿六六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蓝笙是一株刚修炼出人形的板蓝根,一x背着师父偷偷化作人形溜出去玩,竟被人撞见了,还差点被那人当做任务道具装进了私人背包??
后来她渐渐发现,这似乎不是她熟悉的世界。

系统:请打败x药xoss获取认同
薄荷xoss发来组队邀请:板蓝根!我们放在一起煮可是可以治流行性感冒的!

系统:请接管经营状况不佳的系统药铺
众玩家:我们给你众筹债务!跪求上架稀有药材!!

系统:领地战将在15分钟后开启
【恭喜您成为主城领主xoss,守城失败将被删号】
蓝笙:???

.

旭默第一次在游戏里碰到蓝笙的时候
因为任务需要,想问她知不知道板蓝根长在哪儿
便见她刨了半天的土,把自己埋了起来
然后告诉他:“我就是一株包治百病的板蓝根”
旭默:……

001只板蓝根

清灵x原是目前最火的全息网游《巅峰》里的一处地图,顾名思义,是一片x原。

一望无垠,“一毛不拔”,是玩家们对这个地图的一致评价。

所谓一望无垠,论坛上有实在闲得蛋疼的玩家实地测量过,这片x原的占地面积至少也有20000亩。至于为什么是至少?因为他至今还没有测量到尽头。

而所谓“一毛不拔”,是因为这本是一张产出稀有药材的采集地图,官网上的原文是——“你将在辽阔的大x原上,体验到来之不易的惊喜”。这个“来之不易的惊喜”指的就是稀有药材。

清灵x原上的x药,有些是打本有微微微小几率掉落的,有些直接没有其他产出方式,只能在清灵x原上蹲点碰运气。

但是不管是哪种稀有药材,刷新频率有时候甚至能低到一个多月都生不出一株来,让你体验到“蹲点一个月,一毛拔不到”的喜悦——所以被玩家贴心地取了个爱称:“不拔原”。

但偏偏这些稀有药材不是神兵打造的最后一环节需要,就是逆天十全大补丸配方需要,或者是一些只有人品升天才能接到的隐藏任务需要。

总之是有价无市,稀罕得紧。

所以每天在清灵x原游荡和蹲点的人都不少,他们有些是专业采药卖药的商人,有些是大公会派过来蹲药材的小弟,还有些是随便来散散步碰碰运气的散人玩家。但因为蹲药材非常浪费时间,很少有高玩会亲自来这儿。

所以当游戏排行榜战力值第一的【九x】顶着金灿灿的名字出现在清灵x原时,世界频道瞬间就炸了。

【世界】一兵之猫:卧槽槽槽槽,九x大大在不拔原c线!!

【世界】芊芊:卖药材的你们是不是不行?九x大大要的稀有药材都没货??竟然x得大大亲自下海

【世界】爱吃蛋糕的猫:我想去合影,不拔原风景辣么好

【世界】绝对不贵药材商:刚才是哪个来凑大神热闹的,把我蹲了半个月的巨人菇采走了?!

【世界】捡漏专业学生:出巨人菇一个,低于市场价400金,要的私

九x没有理会四周越聚越多的玩家,将附近语音频道关闭,世界瞬地陷入宁静。他手上拿着一个表盘,依照上面的指针向前走,耳朵细细听着表盘里齿轮的滚动声。

他正在做一个隐藏任务,要跟着任务指引亲手挖到一株板蓝根,并煮成汤药给一个病入膏肓的npc喝下……应该就在这附近了。

九x收起表盘,抬起一双紫得妖异的眸子,向四周看去。倾泻而下的白发只在发尾处用一条黑布条简单束着,肩头有一缕发丝因为打量附近x地的动作,轻轻划过黑色的长衫。

“哎呀——”一声绵长且软糯的叫声从头顶传来。

九x抬头淡淡瞥了一眼上空,利落地后退一步,下一秒,便有一个女玩家重重摔在了他刚才站立的位置,五体投地。

一身浅绿色的短裙,没有什么繁杂的装饰,他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某个低级副本爆的装备。个子小小的,头上扎了两个一颤一颤的羊角辫,看上去像个未成年女孩。

头上顶的id倒是有些眼熟——【深蓝色】,游戏里名气挺大的一个药材商人。

他使用的不少稀有药材都来源于深蓝色,不过和她交易的并非他本人,所以一直没和她打过照面。

女孩趴在地上愣了许久,才后知后觉撑着x地爬起来。看上去有些笨手笨脚的,刚站起来的时候竟然还绊了自己一跤。

好不容易站稳,小脑袋微微翘着看向九x,杏仁儿一般的大眼微微带着水汽。小巧的鼻尖有些红,许是摔下来的时候撞到了,《巅峰》在这种细节拟真方面确实做到了极致。小脸上还沾了一点泥土,脏兮兮的,配上她无害的眼神——可怜巴巴。

九x紫色的瞳眸微不可见地一滞。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商人深蓝色,是这样一个柔弱呆萌的小女孩——至少游戏里是。

蓝笙定定地盯着跟前的白发男人看。她是一株才修炼出人形不久的板蓝根,没想到自己刚溜出师父的药园子就摔了一大跤,掉下了一个小山坡。摔得她浑身疼痛不说,竟然还碰到了一个打扮奇异的外人。

师父说过,外面的人都很坏的。

蓝笙撤回视线,倏地一个转身,蹲下去大力扒拉起了x地的泥土。

九x见她刨土刨得卖力,有些莫名,犹豫着要不要问问她关于板蓝根药材的踪迹,毕竟他玩《巅峰》三年,从没听说游戏里有板蓝根这号药材。眼前这个女孩虽然举止诡异,但毕竟是全游戏闻名的贩药大户,说不定知道一些冷门的消息。

但是没等他组织好语言,便被发生在前方的一幕震惊得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只见女孩在x地上挖了个不大不小的坑,身子往里一蹲,然后抬起手把旁边的泥土都揽到身上,将大半个身子埋进了土里。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女孩确认自己严严实实埋进土里后,似乎还松了一口气。

“……这就是你蹲药材的独家技巧?”

深蓝色是个独立商人,虽比不上那些采药工作室人手多,但总能采到其他人蹲两三个月都蹲不到的顶级稀有货。这一直是采药业界多年来的不解之谜,传言是她曾经通关了一个隐藏任务,获得了什么采药锦鲤buff,许多大公会都因此锲而不舍地想要把深蓝色招揽进去。

蓝笙歪了歪头,一脸茫然地看向站在前面的男人,既而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半入土的身体。

她怎么还是人形??她刚才明明施了法的,现在应该已经变回一株x才对。

见女孩没有回答,九x也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浪费时间,直截了当打听起了板蓝根。

“板蓝根?”蓝笙浑身一紧,颤颤巍巍地问,“你怎么看出我的真身是一株包治百病的板蓝根的?”

“……”九x不知道该怎么接她莫名其妙的话,正在他觉得还是自己在附近仔细找找比较靠谱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一声系统提示音:

“叮。恭喜您找到任务物品【板蓝根】,请将【板蓝根】连根挖出,放入任务背包,并依照任务提示提交给任务目标。”

002只板蓝根

九x抬起眼皮看了看四周,除了围观群众外,并没有看到系统所说的板蓝根,最终非常不确定地将目光停留在地里的女孩身上。

她正眨着一双天然无辜的大眼,有些怯怯地看着他。

好半晌后,九x蹲下了身,骨节分明的手触碰到她身侧的泥土。

“叮。温馨提示:需要把板蓝根连根挖出哦,有任何破损都会导致任务失败。”

“……”他的嘴角忍不住抽了两下。

猜测大概是游戏的新x路,把任务npc伪装成玩家的模样混淆视听,增大任务难度。九x如是想着,在背包里找了半天也没有铲子,他从来不做生活副职,怕是早就扔了。

只能用手挖了。

【世界】喵啊:夭寿了!九x大大在线徒手挖萝卜!

【世界】喵啊:手误!萝莉!是徒手挖萝莉!!

世界频道两条消息一出,清灵x原又聚来了一大批人。

蓝笙被这个黑衣白发男人掐在两只手臂下从泥土里抱出来的时候,才注意到他们被包围了。不远处,黑压压的一圈人群,一眼望不尽。

师父说过他们药园子方圆几十里都荒无人烟,怎么会有这么多奇装异服的人聚集在这儿?!

更奇怪的是,他们头上都顶着几个文字,就连抱着她的男人头顶上也有,还金灿灿的。

游戏id。

这个词突然就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还有全息网游、巅峰、VR科技、职业玩家……似乎从刚才摔跤开始,脑中就多了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而根据记忆中的信息来判断,这里似乎是另外一个世界,一个和她之前所在的完全不同的世界。

九x看见她一会儿焦虑一会儿懵神一会儿又恍然大悟的表情,脑中竟生出了名为“可爱”的字眼。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却突然意识到这不是他平x里会有的情绪,微抿起嘴,稍稍挪开视线,开口道:“你还不从我身上下来吗?”

蓝笙听到头顶上传来清冷的声音,翘起脑袋呆呆看去,见他的眼神往脖子上一扫,那里圈着两条手臂,是她的。

“哦哦……”蓝笙将抱着他脖子的手放开,站稳在地上。

“叮。恭喜您成功获得【板蓝根】,请将其收入任务背包,系统将直接将您传送至炼药师【苦悬】的家中。”又一声系统提示音,九x皱起了眉头。

放入任务背包才能传送到任务地图?

他垂眸看向跟前这个探头探脑,小心翼翼地向四处张望的女孩,心中生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一个人,怎么放进背包??

握着她的小手往腰间的锦囊背包里塞,尝试了几次,小姑娘依旧在原地没动,一双大眼睛充满了迷惑和茫然。直到他唤出青鸾坐骑,把小姑娘往背上一背,准备循着地图试着去找那个炼药师的家时,眼前场景突然一片模糊,待到重新清晰起来时,已经身处于一间破败的小屋内了。

屋内有浓重的中x药味,非常苦涩。在屋子最里边的一个角落,坐着一个发型杂乱,衣衫褴褛的老头,头顶蓝色npc姓名【苦悬】。他的前面有一罐炖在火上的药罐子,“咕噜咕噜”冒着热气。见有人来了,他放下手中扇火的破扇子,阴沉着脸走了过去。

“你就是来送板蓝根的人?怎么这么迟才来?你知不知道为了等你这一味药材我熬废了三罐药?!耽误了病人的救治我可不负责!”

面对老头劈头盖脸一顿怼,九x脸色毫无波澜,静静等他骂骂咧咧完后,将带来的小姑娘往前一推。

苦悬奇怪地打量了一番被推到面前的女孩,清澈无害的大眼略微有些怔愣,绿色短裙上沾着不少泥土,看上去还有些狼狈。“你给我一个女娃做什么?板蓝根呢?”

九x稍有不耐烦地抬起眼皮,指指羊角辫女孩:“板蓝根。”

蓝笙还沉浸在刚才时空瞬间转换的神奇体验之中,她的师父都没有这么厉害呢!

苦悬莫名其妙地看了几眼这一男一女,嫌弃地朝他们摆摆手:“没有板蓝根来我这儿做什么,你们俩冒险者玩我呢?滚滚滚滚!”

话音刚落,二人便被踢出了这间破屋子。

破屋外是个同样破败的院子,乍一看像是刚被土匪洗劫过一番似的,药材、柴火、稻x、杂物,完全随机地分布在院子里。

九x砸了几下门,但门上已有了系统禁制,无法再进去了。

他黑着脸呼出任务面板。

任务并没有失败,依旧处于“将【板蓝根】送至炼药师【苦悬】的家中熬制汤药”的步骤,但也没有更多提示。在任务链历史中再三确认了他确确实实获得了板蓝根,偏头垂眸看向羊角辫女孩,她似乎对这破院子里散乱的药材很感兴趣,这儿看看那儿嗅嗅,现在竟然还……

捡了个药材就往嘴里塞??

九x朝那药材扔了个鉴定术过去,识别出来一堆问号,看来不是玩家能用的药材。

“这个全息游戏世界太神奇了,竟然连水龙骨师叔的本x都有。原来水龙骨师叔的味道是这样的啊,也不是很苦……”蓝笙吧唧着嘴,轻声嘀咕着:“我带些师叔的本x回去,说不定能帮绝后了的师叔延绵后嗣继承香火……”

说着,就抓了一把水龙骨。

按照多出来的这份记忆的指示,蓝笙将水龙骨放进了腰间的小布袋——也就是个人背包。打开小布袋的同时,眼前凭空出现了一个散发着淡淡蓝色荧光的透明储物柜子。

柜子里装着许许多多的药材,看得蓝笙倍感亲切,这其中有好多都是和她一起从小幼苗长大到化人形的伙伴,只不过眼前这些伙伴,都仅仅是药材而已,并没有修炼灵根。

此时视野右下角闪起了红色信封的图案,蓝笙好奇地将信封展开,眼前出现了一个平平的面板,上面有好多文字,是别人给她发送的消息,她c略看了看,都是关于买卖药材的。还有许许多多游戏系统界面,蓝笙觉得一个比一个新奇。不知不觉呼出了几十个控制面板,把视野完全给挡住了。

九x看到小姑娘在那儿对着空气一顿比划,便知道那是在x作系统界面。而且刚才苦悬说他们二人都是“冒险者”,这是游戏npc对玩家的称呼。如此看来她确实不是npc,可能是这个隐藏任务出bug了吧。

但当他发现她开始张开两只手臂目无焦距地朝四处小心摸索,并弱弱念着“界面好多,我看不见了”的时候,还是狠狠无语了一下。走过去握住她的手腕替她扶稳,然后教她如何一次性关闭所有系统界面。

“谢谢你,九x!”

蓝笙看着清爽的视野,笑嘻嘻地扑进了他的怀抱,两只手抱着他的腰身,小脸蛋贴在他x前——就和她平时与师父打招呼时一样。

“你和师父说的外面的坏人不一样!你真是个好人!”小脸从他x前的衣襟上抬起,翘着下巴朝他送去一个真诚而明媚的笑脸。

要是换做平时,遇到这种投怀送抱的女人,九x会毫不留情地送她回重生点。但看到这张带着几分稚气的纯真笑脸,还领到了一张好人卡,条件反s想要推开女孩的手在半空中一顿。

他竟然忍不住想去摸靠在怀里的这颗脑袋。

手换了个方向才挪动了几分,怀里突然一空——她下线了。

003只板蓝根

“有来自网吧前台的呼叫信号,是否接入?”一条没有感情的系统提示音在耳边响起。

蓝笙傻愣愣地看着眼前突然变得狭小的空间,刚才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院子、药材、白发男子,甚至她腰间的小布袋都不见了,就好像只是做了一场梦一样。她正躺坐在一个银色的座椅上,左手手腕上戴了一只银色的金属镯子,那上面闪着红色的光。

“有来自网吧前台的呼叫信号,是否接入?”系统提示音又重复了一遍。

她缓缓抬起右手,点按了一下左手手腕上的镯子。这个动作像是习惯一样熟练,来自于脑中那一长段不属于她的记忆。

通讯接通,一个打着哈欠懒散的声音传入耳朵:“笙笙,你是不是又忘记设置能量液摄入提醒啦?你都快要27小时没有进食了。快喝瓶能量液补充□□力再继续游戏,不然身体会熬坏的。”

关玉涵坐在网吧前台,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撑着快要垂落的脑袋:“你上次忘记设置能量液提醒,40多个小时没有吃东西,玩游戏玩到低血糖晕倒你忘了?好歹是个中药学系的大学霸,对自己身体上点心好嘛!”

“能,能量液?”

蓝笙迷茫地嘀咕着,摸了摸肚子,确实是饿了。视线投向左手边的一个置物格中,那里刻着“能量液”字样,但是格子里却是空的,看来是喝完了。脑中的记忆信息告诉她,这是一种能补充身体所需营养和能量的代餐饮料,在这个科技发达的年代,能量液完全可以代替一x三餐,喝一瓶能管饱一天。尤其是对于全息游戏玩家来说,基本是必选。

“能量液……好像没了。”关玉涵听着蓝笙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却又发现在手机之外也能听到,而且声音在朝她不断靠近。

抬起眼皮朝全息游戏舱区域方向瞥去一眼,只见蓝笙已经出了全息舱,正朝前台方向走来,边走还边新奇地环顾着四周。

关玉涵是这家连锁网吧的小老板,网吧就开在国内知名学府x大对面,她和不少x大的学生都挺熟,不过关系最好的还要数x大王牌专业——中药学系在读的大二学霸蓝笙同学。她从三年前《巅峰》刚开服就开始每天来网吧玩游戏,妥妥的头号vvip消费者。

“喏,你最喜欢的x莓口味能量液。”

关玉涵从后面的货柜里拿了一排粉色包装的能量液,推到已经站在柜台外的蓝笙面前。

“我实在撑不住了,好困。昨晚和公会的人一起蹲了个世界boss,血太厚了,打了一个通宵没歇过,还得精神高度集中防着第一公会的来搞事。今天白天网管又请假了到现在才回来,害我在前台蹲了一天,实在太困了……哈啊……”

关玉涵又打了两个哈欠。

“笙笙你喝完之后记得去把能量液提醒设置好啊,我得回房好好补一觉了,算起来我都三四个月没上床睡过觉了,怪想念的。”

她和广大《巅峰》玩家一样,平常睡觉时间都是在游戏里度过的。只要不像昨晚这样长时间处于精神高度集中状态,从生理上来说,正常网上冲浪打游戏和睡觉无异。

更别说《巅峰》里还有大大小小的客栈,不论东方、西方、古风、后现代、x漫主题还是情侣情调房,只要付得起金币,你想睡哪儿,任君挑选。

关玉涵消失在通往二楼的楼梯拐角后,蓝笙低头打量了一番网吧前台,原本关玉涵坐着的位置已经换成了一个网管小哥,他抬头朝她灿烂地打了个招呼后便开始了他的工作。

她的视线扫过桌上的每一样物件,不自觉地就开始按照脑中记忆一件件熟悉过去。

这好像才是这个世界真实的面貌,空气中根本没有灵气,每个人也都没有一丝灵根,包括她自己。不过这里反倒是有很多神奇的“高科技”,比如全息技术,比如接驳手环,比如计算机。

她现在有些迷茫,做许多事都只是条件反s。她不知道如何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回到师父的药田里,安静地做一株包治百病的板蓝根。

“叮咚,欢迎光临圭寸网吧。”

身后传来语音播报声音,蓝笙转头看去,那里是网吧的大门口,有三三两两的人结伴走进网吧。从她的角度能看到大门外的天空,被晚霞染成了橙红色,和她之前在药园子里时常看到傍晚的霞光一样,很好看。

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长什么样?从脑中这段奇妙的记忆来看,这似乎是一个很有趣的世界。

她的脚步稍有犹豫,但终究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转身往大门外走去。

【阴晴圆缺】是《巅峰》里公认的第一大公会,长期占领统治着游戏里最大的城池【巅峰主城】。城主府内,一个红发红眸的狂佞男子在桌上翘着两条大长腿,抱着个通讯器回复着源源不断进来的公会消息。

他头顶的游戏id和九x的一样金光灿灿,名叫【寸x不生】,第一公会阴晴圆缺的会长。

“哎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平时多去贿赂贿赂负责税收的npc,好让他给我们巅峰城免点税啊,你看看这税务账单数字后面的零,是人g事吗?!还让不让玩家活了!”

“守城战人手都部署好了吗?什么?有人偷偷用土填我们护城河?!是不是又是【玉门关】的人?xx的!把城防部队的精锐npc都带去!不杀掉他们几级别想跑!”

“什么?有人在城南大街打架把npc店砸了?这点破事都来和我汇报?滚!”

封绛翻了翻通讯器上越来越多的消息,脸上的不耐烦已经积累到了顶点。大手一抓将所有消息揉成一团扔到了一个副会长的聊天框里,然后果断将消息接收状态改成“仅接收好友消息”。

还没把通讯器收起,房间内突然传送进来了一个人,黑衣白发,脸色一如平常的冷漠。他看到封绛高高翘在桌上的腿,眼里又冷了两分,后者朝他讪讪一笑,将腿收回了地面。

“隐藏任务系统有bug,叫你们技术部门排查一下。”九x斜倚着一根柱子,向封绛扔过去几张截图。

封绛是《巅峰》游戏开发运营商巅峰科技的少东家,目前主管的就是公司几大业务中的游戏版块。

“有bug?不可能吧,《巅峰》的系统完全是由智能AI主脑在主导控制,我们技术部门只是辅助。就算有bug,主脑也应该会在bug出现的第一时间修正过来。”封绛接过截图,不信邪地看了看,没几秒钟眼珠子就差点要弹出来了。

“……玩家成了任务物品???”

——阅读全文加微信:potxts,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