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踩四船的白月光她翻车了》 百度云txt小说下载全文阅读白交交 作者莲藕君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白交交是历劫小世界的御用推进剂,批命星君的剧本进行不下去的时候,她就得出场串个临时工,拉回剧情就死遁。

未来计算机大佬被后娘虐待,心灰意冷要一辈子种地时,她是送温暖送电脑车祸临死前还念念不忘智能系统的支教姐姐。

未来天才医生厌恶家庭,离家出走被卖到山村时,她是眼睛亮亮性格甜软帮他逃走却患恶病死亡的隔壁妹妹。

未来影帝初出茅庐遭遇封杀,求助无门想要退出娱乐圈时,她是赞他演技给他机会想看他成名却突然消失的神秘千金。

未来总裁逃课打架不学好,只想天天睡大觉时,她是品学兼优主动一帮一与他约定共开公司却死于火灾的友好转学生。

白交交:啥?我成了他们心中的白月光,会影响官配剧情?没事,我都死遁了,官配娇娇软软,过两天他们就把我忘没影了!

杀青快来钱稳,白交交拿着工钱正准备潇洒时,一脚踩空,掉入了小世界中。

大佬们正被采访:我有如今的成就,是因为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她是指引我的光。

白交交掉落会场。

大佬们:我的光,好像又活了?

无论她是人是鬼,这一次,他终于有了足够的实力,定要护她周全安康。

文案二:
他们以为我是白月光,其实我只是个演员。

问:翻车后面对大佬们该如何求生?

女主:车翻了,我也能给它翻回来,请不要低估一个演员的专业素养。

本文将于9月2x入V,希望小天使们继续支持哈~

接档文《全仙界氪金宠我》求预收,点进作者专栏就可以看到了,求收一波~~~
文案:
丁渺是真仙界最后一只凤凰,名副其实的团宠,涅槃时碰上雷劫,穿成了个下界小姑娘。
没钱没势没灵气,丁渺看看就剩墙壁的家,摸摸咕咕叫的肚子,咬牙,艰苦了点,大不了重头再修行!
真仙界中围观的诸神仙:我家小凤凰受苦了呜呜呜!灵石赶紧氪!灵兽x、清泉饮、销金家装八件x都安排上!
七天后,丁渺带人致富,扩村为城,当了最年轻的城主。

丁渺被接回侯府当郡主,庶母庶妹给下马威,安排道人污蔑她为妖孽,要动鞭刑。
诸神仙:你才妖孽你全家都妖孽!快!五彩祥瑞布下去!小凤凰进门就要风光不凡,自带神光,名动全京城!
一炷香后,圣上亲身来见,尊丁渺为神女,奉无上荣耀,庶母庶妹被雷电劈到脸黑,龟缩在家。

未婚夫退婚丁渺,千辛万苦通过试炼成了仙山内门弟子,仙门前,他看到丁渺,眉眼紧皱:你再怎么死皮赖脸的跟着我,我也不会娶你的!
丁渺: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只是随便溜达下,就被掌门收为亲传弟子了,以后请叫我师叔祖。
诸神仙:曾曾曾曾曾曾徒孙(掌门)倒是很上道嘛。

丁渺:我以为我一穷二白、天坑开局,但实际上我背后站着整个真仙界,金不用我自己氪,脸不用我自己打,连划船都可以不用桨。
诸神仙:今天也要努力成为氪金榜的第一呢。

第 1 章

第1章

“这卡里有五百万,你离开我儿子,这钱就是你的。”

白交交咬着吸管抬头,一眼就看到妇人x~前鸽子蛋大的绿宝石项链,她的视线扫过妇人几乎没有皱纹的脸,停在了桌子上那张黑色烫金的卡上。

超级有钱,她下了判断。

“远帆还年轻,爱玩,他身边你这样的姑娘我见多了,不到一个月他就厌了,你也得不了什么好处。你是村里出来的,我可怜你,拿了这钱,回去找个正经工作,好好照顾你的父母。”妇人声音温厚,眼含慈意,似乎真的是在为白交交着想。

只一眼,白交交就看穿了妇人的心思。绿茶谁不会,演技她更强。

她抬眼叫了声“阿姨”,马上就红了眼眶,眼泪将落未落,却什么也不多说。见妇人正要张口,白交交猛地低头,低声重复而急促的说着“对不起”。

一滴眼泪落在玻璃桌上,“滴答”一声,掺在那道歉的空隙里,分外的清晰。

彭婉姚捏捏眉心,略有些烦躁,看来年纪大了心就软了,这姑娘这样道歉,应该也是不耻她被人包养的选择,哭着道歉的样子有些脆弱可怜。

“阿姨,我一定会离开他的!”白交交猛地起身,声音坚定,可她脸蛋微红,睫毛沾着眼泪,眼神轻柔,仿若迷路的小鹿般脆弱迷蒙。

彭婉姚心中一滞,这孩子,长的太过招人,不能再留了。

她到底是经过风浪的人物,眼神仅冷y了一瞬又重回慈柔:“交交,你是个好孩子,可要说到做到。”

“阿姨放心。”

许是因为哭了,白交交的声音很低,不知怎的,彭婉姚右眼皮猛地一跳,心里突然有些发慌,她捂住心口,却不忘拉住要离开的白交交,将那张烫金黑卡y塞到了她手里,紧紧握住:“这钱你拿着,阿姨给你的,你拿好就行,不用做其他的。”

“谢谢阿姨。”白交交怯生生的说着,低着头走了。

她扬起的嘴角掩映在阴影中,当她是淳朴山村傻姑娘忽悠,那她就做个傻姑娘。傻姑娘不会直接收这钱,但宫远帆的妈妈却一定会给,而且给的心甘情愿,她只怕这会正在高兴,只用了区区五百万就换来了真心的承诺和拼了命的实现。

“呵——”阳光下,白交交摇头轻笑,这五百万,她不拿,她就喜欢别人求她拿。

她一身红裙轻巧,出门几步后脸色收敛,恢复了小白花怯生生的专用表情,对着门外驾驶座上黑西装的男人说道:“李先生,麻烦送我回去。”

李午阳戴着墨镜,可白交交还是很明显的感觉出了他神情中的漠视和冷淡,这是从她来到宫远帆身边后,就一直存在的态度。他动也未动,显然并没有给她开门的意思。

她自己开了门,坐到了后座。车无声的启动,白交交抬眸,看着后视镜中李午阳那张嘴唇紧抿的脸,轻轻的笑了。

李午阳看不上她,以为这样的冷遇能让她难受,可她一点都不在乎。

她更喜欢看的,是李午阳这样对她不满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听她差遣的样子,很有趣。

等回到别墅,见到宫远帆,就更有趣了。

白交交x纵关上前后座的挡板,把座椅调后,舒舒服服的半躺着,假装抽泣了几声后,才闭上了眼睛。

闭目的黑暗中,稀薄晶亮的白点飘散在周围,她放缓呼吸,集中精神,竭力牵引那白点,将它融入身体丹田处。那里,一团苹果大小的光团正闪着轻柔的荧光。

这里并不是现实,而是仙器真仙图构建出的小世界,用于天界众人历劫突破和罪人转生受罚。批命星君掌管着真仙图,白交交是他的御~用龙x,在批命星君安排的剧本进行不下去的时候,就会化身来到小世界中,推一把剧情后就死遁。

她总共进来过四次,演过四次死人。虽然对于她来说,只是过了几天,可白交交并没有将这四次发生事情记得很清楚。

世界都是假的,她自然没必要记这些,也不会在这里浪费感情。李午阳在她眼里,就如同一粒灰尘,他的想法和敌意,她并不在乎。

她想的,只是在保住自己命的情况下,尽快离开这里。

这一次白交交进入小世界已经有两个月了,她来不是因为剧情任务,而是莫名其妙的被真仙图拉进来的。进入世界后,受世界规则限制,体内仙气迅速枯竭,她只来得及跟批命真君说上几句话。

批命告诉她,真仙图遭受魔气入侵,她是被影响的受害者。

真仙图是仙器,批命只能用和保存,却无法彻底控制。他会在仙界寻找办法救她出来,白交交若是能在小世界中找到魔眼并毁掉,会是更直接的方法。在这之前,她不能被人发现身份的问题,否则会被世界法则抹去,死在这里。

她的身份问题,大概就是之前死的那四次了。毕竟,十多年过去了,这个世界怎么能前后存在五个同样的人呢。

这个白交交倒是不担心,仙人存在太过天方夜谭,她的想法,便是在这里找寻魔眼的时候,能够过得舒服一些。

宫远帆便是在这个时候送上门的。

他是宫明集团的总裁,两人在白交交被拉入时出现的那个酒会上只打眼见了一面,半个小时后他的助理李午阳便递给了白交交一份包养协议。

她咬着嘴唇,面色苍白,手指微微颤~抖的签下了那个协议,将可怜无奈被迫的小白花形象演了个十成十,转头就乐呵呵的搬进了宫远帆的私人别墅,逍遥的过了两个月。

宫远帆并不碰她,只是经常远远的看她,给她送吃的,送的最多的,便是鳕鱼粥。白交交很喜欢,她喜欢见到宫远帆,也是因为他每次出现,都会带鳕鱼粥。

两个月的时间中,两人最亲密的接触,便是有一次白交交嘴角沾了粥,一脸幸福的对宫远帆笑时,他伸手自然的抹去了她嘴角的粥,眼中透着宠溺和温柔,和以往那个霸道强势的总裁,全然不同。

那动作也让白交交愣了愣,似乎之前有人对她做过。可她还未深想,便发现宫远帆慌乱的起身,很快离开了。

那次之后,宫远帆对她的态度变了许多。

白交交知道宫远帆的心思,他将她当替身,可时间久了,难免有点感情。她想要宫远帆的感情,但可不想作为一个替身要微弱的一丝情意,随时可抛可扔,她要当那个特别的才行。

白交交便故意穿着裹的贼严实的棉白睡衣,一派天真无暇的装受之有愧想要履行包养义务的小白花,身子颤~抖的去自荐枕席了两次,成功的让宫远帆耳根发红转了脸不肯看她,又出去躲了两个星期。

这个总裁,在李午阳面前杀伐果断,但有的时候,竟然还挺纯情。

而这次,宫妈妈出场,便是更加证明了,她不同于以往那些女人,她已经对宫远帆产生影响了。

这很好。

白交交微微挑唇,待发觉再也无法吸引更多光点后,便睁开了眼睛。

受世界法则限制,她每天能积聚修炼的仙气有限,整两个月的时间,终于凝聚了苹果大的一团,能施个小法术了。

今晚可要试试看,在这小世界中她能不能用法术。

车平稳前行,白交交揉了揉眼睛,拿着贴身的小镜子,满意的看着里面自己微红的眼眶,拿出手机,拨出了通讯录中排第一位的那个号码。

“嘀、嘀、嘀……”

低沉漫长的忙音响在耳边,白交交却并没有挂断电话,终于,似乎被她的“执着”打动,另一边接通了。

那边没有声音,是难得的沉默。

白交交放重了呼吸,捏着手机说道:“远帆,我——”,她似乎有些激动,手指猛地下按,竟将通话给挂断了。

这当然是白交交故意的,她将手机拿在面前,看着上面短短3秒的通话时间,右嘴角满意的翘起。

刚刚那电话,在对面的人听来,便是无声的撩拨。他不是躲着她吗?整整两周未见,在听到她在车上,急切激动的想跟他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发现这话断了,而那边本该继续拨回电话的人,却再没有打来,只怕心里就像有羽毛在拨弄,根本无法不在意。

她就是不打回去,她就是要让他着急,让他心痒,让他在意。

白交交懒懒的靠在座椅上,将宫远帆的手机号拉入黑名单后,便打开消消乐游戏,接着第100关,玩了起来。

第二次通关失败时,白交交收到了短信通知,她的手机新充入了一万元的话费。

第四次通关失败时,黑名单中弹出提示,显示最新拦截了一次x扰电话。

第六次通关失败时,前后座的挡板缓慢打开,李午阳放慢车速,目视前方,仅声音传了过来:“白小姐,宫总为你买了新手机,我们现在去店里取。”

白交交看着他耳朵上蓝牙耳机微弱闪动的蓝光,便知道此时通话还没有断。她被惊住般的“呀”了一声,道谢后就忙问道:“远帆他联系你了吗?他,他今天会回来吗?”

说完这话,白交交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觉得这过于暧~昧,忙又补了一句:“我想吃鳕鱼粥了。”

软软糯糯的声音中带着羞怯,通过蓝牙耳机传入到对面人的耳朵里,宫远帆的脑海中立刻就勾画出了如今白交交的模样,虽然面上带着点小心和胆怯,但那圆圆的眼中仿佛有光一般,只看着他,仿佛她的世界,只有他。

他沉声吩咐了几句。

这边,车里。

白交交问话后,李午阳短暂的沉默了几秒,才回答道:“宫总今晚会回来。”

第 2 章

第2章

白交交回到别墅时,才刚刚下午三点。

她手中拿着最新款的梨果手机,沿着楼梯向上,微微垂眸。

李午阳西装挺正,正跟住家阿姨说着话,阳光透过落地窗塞在他的脸上,他轻轻抬头,正对上白交交的眼。

李午阳很快别开了目光。

白交交趴在楼梯上,笑意盈盈,她一直看过去,直到李午阳有些不自在的走开,才满意的进了屋。

李午阳是很少上楼的,他虽然被派来照顾她,但宫远帆不允许李午阳与她接触过多,以至于连坐车上,都有中间一层挡板隔着。

宫远帆也不允许她接近外人,他有一种很诡异的独占欲和保护欲,这个别墅似乎是他打造的完美鸟笼,金碧辉煌、锦衣玉食,但唯独没有自由。

白交交当笼内金丝雀当的开心,她只要吃好喝好睡好,倒也不太在乎见人。

这个世界本就是假的,她有这别墅内的人陪着解闷就好,可以借住宫远帆的力量去找魔眼,没必要去接触外界。

回到屋内,白交交趴在床上,双手双脚在毛绒绒的软毯上按了几按,摸了几摸,才头贴软枕,满意的睡了。

出去两个多小时,她都困了。

白交交一觉睡到了七点,闻到了鳕鱼粥的香味才醒的,一睁眼就脚不离地的往楼下餐厅跑,椅子还没坐稳,就先端起了眼前的雕花瓷碗。

她喝的急,微微烫了舌尖,哈气哈了一会儿,才老实的拿着勺子,慢慢吹凉。

白交交吃了几口,才有功夫搭理旁边的宫远帆,她浅浅的笑了笑:“远帆,谢谢你,粥很好吃。”

“你吃了这么多,才想起我吗?”仅他们两个人在的时候,宫远帆就会特别的斤斤计较,仿佛气盛耍赖的初中生。

“你知道的,我以前过的不好,饿怕了。”白交交神色柔~软,手下却迅速,没一会儿,就将整碗粥都喝光了。

宫远帆坐在一旁,一直看着她,他眼神沉静,透着思念,安安静静的,什么都不说。

白交交早就习惯了他这幅样子,她知道宫远帆又在想那个她。

从这些时x里蛛丝马迹中,白交交也猜出了宫远帆那个白月光的一些特点,从屋子中满满当当的书柜来看,那个人很爱看书,时不时供应的鳕鱼粥,应该是那人的最爱,衣柜中的各色衣物和宫远帆的反应,说明那人很素净,爱穿纯棉运动的衣服,爱穿浅色裙子。就连“远帆”这个称呼,也是曾经那个人常叫的。

白交交能完美的把这个人复现出来,保证将宫远帆勾的七荤八素,可是靠着成为别人的影子来作战,即使赢了,也只是影子。她不要。

白交交将g净的碗放下,勺子碰撞在碗底,发出清脆的声响,宫远帆眼神一沉,温柔散尽,他一声不吭的拿走了碗,放在了洗碗池里。

这是他一直坚持的习惯,应该也是他和那白月光的一个曾经。

白交交无可无不可的耸耸肩,待看到宫远帆转身后,表情完美收拢,她咬咬嘴唇:“远帆,我有事跟你说。”

“我今天见到你妈妈了,她给了我这个。”

白交交将兜内的卡拿出来,放在桌上:“她让我离开你。”

“卡里有多少钱?”

“五百万。”

“拿着吧,”宫远帆眼神冷淡:“就当这个月的奖金。”

他瞳色很浅,冷眼看过来的时候会显得特别的无情,此刻他说的话也更加伤人,像是在强调两人之间并不平等的关系。

跟我斗,想抢主动权,还嫩着呢。

“远帆,这钱我不会拿的,你之前给我的钱,我也都会还给你。”白交交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好好的在一起,契约、合同、钱财,都不重要。”

“你喜欢我,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很开心,我很期待你回家,每次你看我时,我的心跳都加速了,”白交交捂住x口,迷惘眼神中夹杂着迷恋:“我知道我离你还有很远,但我会努力。我喜欢你,就像飞虫喜欢荧光一样。”

宫远帆眼神一沉,这话让他想起曾经的自己。

十四岁那年,他是个混小子,不爱学习,写诗写信也想不出什么好话来。“我想陪着你,就像飞虫追随荧光一样。”是那时的他对于心爱女孩最纯情无措的情书。

可惜,最后听到他这话的,只有空寂焦黑的大楼和漫天灰烬。

白交交一向表现的没什么心眼,如今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难道只是巧合吗?

她说她喜欢他,他虽心动,可那动心的原因却不是她。

“我不会喜欢你,”他浅淡的瞳孔泛着冷漠:“白交交,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个消遣。如果你不愿意这样,你随时都可以走。”

白交交呜咽起身,捂住脸扭头就跑回了楼上房间。

她趴在床上,小声的哭着,似乎伤心羞愤欲绝。

门被阿姨关上,声音全部隔绝,白交交才停了哭声,她继续趴着,抬头拿起床边手机时,脸上一丝泪痕都没有。

白交交打开消消乐,登录账号,哼着游戏的背景音,继续攻克今x未完成的第100关。

这一波行动,应该能在宫远帆心中留下点痕迹。只有明确表达态度和喜欢,才能脱离替身这个位置限制。

若是往常,她会用别的策略,把宫远帆留下来加紧攻略。但今天,她想要试试法术,便换了法子,这下,宫远帆应该也不会想在这里过夜了。

没多久,门外传来汽车发动的引擎声,白交交看着新手机上“恭喜过关”的字样,唇角微挑,翘着脑袋往窗外看。

黑色的轿车无声的驶出院门,白交交迅速翻身下床,央着阿姨去做红烧鱼去了。

开玩笑,一碗鳕鱼粥她怎么吃的饱!

第二天,白交交睡的正香,就被敲门声吵醒了。

她将枕头盖在头上,可那门外的人很是执着,不急不缓的一直敲着,还敲出了节奏。

除了李午阳,她想不出第二个人。

白交交在床上滚了两滚,咬了咬牙,翻身起来,坐在床上,睡眼稀松,不情不愿:“我醒了,你进来吧。”

门把手缓缓转动,李午阳推开了门。他站在门外,视线在白交交身上只停留了一瞬,就很快掠开,别过头去:“白小姐,你昨晚什么时候出去的?”

白交交瞬间清醒了。

她昨晚确实出去了。

别墅区周边小镇上有一条小吃街,虽然离的远,可白交交每个晚上还是能闻到那里传来的香味。

口水浸透了她好几个枕头,导致住家蒋阿姨误会她曾在深夜哭泣入睡,心疼的给她加了好几餐。

若不是她仙气凝聚,偷跑出去,估计再过不了多久,她就要把宫远帆给甩了,自由奔向美食街。

昨晚白交交试验法术,用了飞身术,二十分钟的车程,她五分钟就解决了。

她刻意避开了别墅的监控,沾染气味的衣服也已经毁尸灭迹,怎么一大早李午阳就被派来兴师问罪了?

这事谁能知道?

“半个地球的人都知道了,”李午阳眼皮不动一下,回答了白交交不知不觉的发问,他右手举起手机,面向白交交:“有人将你的视频传到了网上。”

白交交眼睛瞪的滴溜圆。

配合着“我是一只馋猫,馋馋馋馋馋馋馋猫,”的音乐,视频里面的她,正一口一个x翅的往里吃,一口一根骨头的往外吐,她身边桌上,x翅骨头形状完美的堆成了一个小塔,小塔旁边,是宫妈妈给她的那张烫金黑卡。

“小姑娘你人看着瘦,倒挺能吃的,好不好吃呀?”这是烤串摊老板的声音。

“嗯!”视频里面她抬头就是一个笑脸,甜度是超浓的十颗星:“老板,超好吃!”

额……正脸露出来,她想赖也赖不掉了。

白交交直接承认:“我想吃烤串,就溜出去了。”

“你怎么溜出去的?”这是李午阳最诧异的地方,他查过监控,并没有发现白交交离开或回来的痕迹。

“要是告诉你,下次还怎么溜?”白交交偏头一笑。

“宫总很生气。白小姐,你既然签了协议,就该守宫总的规矩。”

“哦,他生气,你就让他来跟我谈。”白交交说道:“李先生向来不愿与我说话,我也不愿为难你。”

骤然被怼,李午阳忍不住皱眉,白交交一向老实规矩,甚至有些卑微,怎么今天有些不一样了,话里话外都带着刺?

难道,她有起床气?

李午阳被自己天马行空的脑d震了震,收拢表情,继续说道:“既然确认是白小姐,这件事,宫总会为你解决,这个视频很快会消失。”

他关上门离开。

白交交嗤笑一声,什么叫为她解决,明明是宫远帆受不了别人看她,才想把视频删掉的。

看来以后溜出去玩,还得防着这些拍照片和视频的,现在还不是和宫远帆闹崩的时候。

白交交从枕头底下拿出一条灰黑色围巾,这是她昨晚从小吃街上买来的。

她上手将那围巾撕了几撕,强行做旧后便又将它压~在了枕头底下。

这可是她的秘密武器。

一番折腾,白交交也不困了,她倚在床头,闭目内视,开始修炼起来。

没一会儿,白交交就发现了不对,往常灵气就如同商店前耍赖苦恼的小孩,怎么哄怎么引都不动,费半天劲才能吸入体内,可今天,灵气流转的速度似乎快了许多,没一会,就有个绿豆大小的光团现在丹田之处。

若放在以前,这可是她一周的成果。

浅白的光点被召唤一般,融入到白交交的身体中,可所有光点猛地被震了一下似的,流入的速度x眼可见的慢了下来,仅几息之间,光点又成了磨磨蹭蹭半天不动的样子。

嗯?

白交交正想不通,又听到了敲门声,李午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白小姐,外面你的视频都已经被清g净了,宫总交代,他今晚会回来好好跟你谈谈。”

视频?

视频!

白交交猛地睁眼,她拿起手机,猛地一通搜索,果然发现什么都搜不到了,而联想到刚刚那突然快起来又慢吞吞的灵气点,立刻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联。

被人关注看到视频,竟然能让她吸收灵气的速度变快?!

而宫远帆刚刚把她的视频都删了?!

白交交掏出那围巾猛撕,断人修仙如掘人坟墓饿人肚子,宫远帆,你不回来,我也要找你好好谈谈!

晚上。

宫远帆回来的时候,别墅的灯还亮着。他知道,这是白交交在等他,这是她最近的习惯。

她开始等他。

橘色的灯光给别墅罩上了一层暖意,工作了一天,晚归时这样被人等待的滋味,倒是不叫人讨厌。

他眸光微暖,推门进去,看到沙发上的白交交和她眼前的那纸合同时,刚刚的暖意瞬间又化为了冰冷。

宫远帆包养过不少人,他不碰她们,只是在追寻着心中一个念想,所签的合同也只有一份,交给女方保管。

一份的意思是,只要对方想结束合约,随时都可以结束,他不会为难。

在强大的权势、金钱、名誉这些好处之下,没有人会主动解约,每一次,都是他腻了,在对方的哀求之下离开。

可如今,白交交这幅阵仗,显然是要和他解约。

他皱皱眉,x口被压着一股气一般,舒不下去,只盯着白交交:“你这是做什么?”

白交交将合同摊平,露出上面那张蓝色的银行卡,她抬了头,下巴执拗而骄傲的仰着,对上宫远帆的目光,虽有害怕却毫不退让:“宫总,我想跟你解除合同。”

“这卡里是你给我的钱,我一直没有动,如今全还给你。”

宫远帆冷淡的神色终于有了几分波动,他没有看那合同和卡,而是看着白交交那张脸。

十五年前,那个总是一脸甜笑的少女,就是带着这样的表情,横着双臂将他拦在了校门口。

细细的雨水打在她的黑发上,她眼睛圆圆的,睁大的时候能明显的看到里面的惊恐和怯意,她在害怕,害怕当初还是不~良少年校园霸王的他会动手,可她同时又很坚定和勇敢,因为她寸步不让。

那一次,她救了他的命,改变了他的人生,却葬送了她的。

长久窒息的沉默后,宫远帆终于开口:“你陪了我两个月,这钱是你应得的。”

白交交沉默着摇摇头,她将那合同撕毁收起,起了身,眼圈泛红:“再见了。明天我会搬走。”

她头也不回的上楼。

身后,宫远帆看着桌上那张银~行卡,莫名觉得有些刺眼,他压住x口躁动,开口问道:“白交交,你为什么要离开?”

因为你挡我吸灵气了呗!

白交交回头,面上深情凄苦:“因为我不是你心里的那个人。”

她上楼回屋,抱着被子翻了两翻,忍不住有点可惜。

作为一个饭票来说,宫远帆还是不错的,可两个月了他不仅没有找到魔眼的痕迹,还挡着她的修炼,确实是不能再这样待下去了。

只是两个多月的时间和心思不能白费,总还是要在宫远帆心中留下点痕迹。白交交拍拍枕头,接下来就靠她这秘密武器了。

当天晚上,白交交舒舒服服的躺大床上睡了。

——————————

黑暗的房间中,仅桌面上的超大屏幕现出一丝微弱的蓝光。屏幕上,各色照片图片迅速的滚过,仅一秒的时间就滑过了几千张。

“滴、滴、滴、滴、滴、滴——”

短促有序的声音响起,屏幕上的图片最终定格到了一个咬着x翅的笑脸上。

那人眼睛圆圆的,眼睫微翘,透着点狡黠,白皙的小脸上沾了一点辣椒,让人忍不住想要给她擦掉。

一只精瘦有力的手,握住了鼠标。

屏幕反光中,印出一只完美瘦削的下巴和微挑的嘴角。

找到你了。

——阅读全文加微信:potxts,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