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总想非礼我》 百度云txt小说下载全文阅读姜宁 作者南卡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姜宁没想到自己只是去河边洗手,就永远地沉睡在冰冷的河水中。

她也没想到那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被自己欺负也只是一笑而过的好脾气顾云舒,居然在她死后摇身一变成为令人谈之色变的魔尊。

传言魔尊一夜白头、双目泣血,屠戮正道二百三十人后竟还做出杀人夺尸、耗费数百丰寿命开启禁术将姜宁尸身冰冻在无尽虚妄海中这等无比荒谬的骇事。

人人都说。阴鸷偏执的魔尊爱惨了那个叫姜宁的姑娘。

姜宁: ….所以她不能投胎是因为他夺尸吗!

变成阿飘的她气呼呼地入了魔域。

魔尊站在高台上,北风猎猎,衣角翩翩。他背影孤独寂寞,有种说不出的沧桑感。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姜宁作精欲望膨胀。他看书,她冲上去把书撕个粉碎。他吃饭,她把菜碟子扔地.上蹦哒两脚。他洗澡,她把辣椒油倒进他的洗澡水…..

魔尊半夜被鬼压床,看着趴在他身上的女鬼姜宁,神色难言。

“宁宁,你想要什么?”

姜宁阴恻恻地笑,缓缓伸出两根手指:“烧两个和尚帮我超度一下……”

第 1 章

数九隆冬,飞雪纷纷扬扬地飘向地面。

明心城内一派热闹,一年一度的元x即将来临,家家户户张灯结彩,走亲访朋。男子脸上带笑,提着红彤彤的灯笼挂在家门口,女子穿红袄,领着家里的小孩放鞭x。

噼里啪啦的声音经久不息,这家放完了那家放,一大片热烈的火焰呼啸着腾空,漆黑的夜多了几分暖意。

然而与这相隔不远的丰常河,则是另一幅凄清萧条的景象。

地面碎成渣的冰和雪浸泡在一起,一片泥泞,河面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放眼过去,天地间一片银白,混沌不堪。

姜宁坐在河边,光着脚踩在冰面上,撑着下巴幽幽地叹口气。

唉。

要是当初没有跟温妙松吵架,没有一个人负气地来河边,那该多好?

想到自己不慎落水的那一刻,她心中愈加悔恨。她不会凫水,直接随着滚落的x泥葬身在冰冷的丰常河。

修炼大业还未成,当初她费劲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来到与明心仙派相接的明心城中,还没赶得上明心仙派的报名、还没有留下令人千古传诵的故事,就这样,平平无奇地死在了一条平平无奇的河里。

本来死也就死了,下辈子投胎重新做个人也没什么大问题。可当她再次睁眼发现自己坐在丰常河边时,她慌了。

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死了,可不知为何又“醒来”。

她害怕这是阎王爷不收她,要故意折磨她。

天底下没有比想死死不了还痛苦的事。

事实证明,她的猜测是对的。

上辈子自己只是个社畜,一觉在梦中猝死,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五岁的小女娃。可能是她活了两辈子,占了轮回的大便宜,所以这次不管她如何诚心实意地祈求去死,她的鬼魂始终萦绕在丰常河边。

x复一x,年复一年。

北风猎猎,河边的少女却感觉不到寒冷。

厚厚的冰层下,一抹黑影速度极快地朝少女x近。

“啪嗒”一声轻响,打断了沉浸在哀伤心绪中的姜宁。

有人来了吗?

在她扭头的一瞬,一名穿道袍、头戴道冠的年轻男人踩过掉落在地上的断枝,朝她飞身而去。

白色的剑光“噌”地亮起,姜宁下意识闪身避开,摔落在冰面上。然而那道剑锋却避开她,直指冰面。

“砰”

白色碎冰乒铃乓啷地被炸飞,冰面上被开出一个大d。

河水盈盈,一团黑色头发若隐若现。

河中那物见到自己暴露,当下不管不顾地撒脚便跑。那道士却是不给她机会,在她身后穷追不舍,用剑在冰面上破出一个又一个d。

姜宁站在一旁看傻了眼。

道士?这是在降妖除魔吗?

这世上居然真的有鬼?

可怜见的,她“醒来”这么久,除了偶尔路过的活人,压根就没见过同类。

找到组织的感觉还挺好。

看到水下的女鬼仓促逃跑,她突然兴奋起来,这是不是意味着等会儿自己也可以被收了?

她真的不想再当孤魂野鬼了。

以前这里其实也来过其他人,那会儿她还指望有人看见她的鬼魂把她收起来,结果却令人大失所望。他们那群人居然没有一个能看见她。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来的是道士,专门降妖除魔捉鬼的,他一定能看见自己。

正想着,那边已快分出高下,只见那道士从怀里抓出一张符箓按在冰面,两指在面前竖起,嘴里快速念道:“天地玄宗,万气之根……祝我灭精,妖魔亡形。”

“啊!”

冰面下传来女鬼痛苦的吼叫,符箓上血红色的痕迹似乎穿过冰层,直接作用在了女鬼身上。五根锋利的指甲破冰而出,裹挟着疾风朝道士刺去。道士空中跃起,手里长剑直x那女鬼藏在水下的头颅。

“铮!”

闷声响起,宝剑入冰,穿破头颅。

气数已尽的女鬼被剑尖挑到冰面上,x漉漉的裙子拖出一地的水痕。她幽怨地盯着道士,在他的做法下,飞快化成一缕青烟。

姜宁不自在地摸摸后脑勺,希望这位道士看在她主动自首的份上,不要那么c鲁。她忐忑地朝他走去,清了清嗓子。

“这位大哥,我也是鬼,你把我收了吧。”

小道士拍拍道袍上的水痕,仿佛没见到她这人似的自顾自往树林里走。

“小道士,别走啊,还有一个!”姜宁急了,“道士大哥,做人要公平啊!凭什么收她不收我啊?”

小道士背着剑“充耳不闻”。

姜宁怒气腾腾地冲到他面前,结果这道士直接穿过她的前x,从她的后背走出,一下都没停留,什么异样都没有。

姜宁:……难不成她不是鬼?或者说,阎王爷真的不打算收她了?连带着其他人也不收她?

这不行!

“道士,小道士!”她在他面前飘来飘去,挥舞着双手想吸引他的注意力。

年轻的道士停下脚步,疑惑地侧头。

姜宁见有戏,嚎得更大声了。

“道士哥哥,求求你,看在我这么多年连只x都没杀过的份上你就收了我吧!我向你发誓,我绝不是大奸大恶之人,被困在这儿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原因……道士,唉,道士哥哥!”

“前方可是有人?”小道士祭出剑,警惕地盯着四周。他没感觉到有人的气息,但却听到了女人的声音。那声音很急切,好像在央求他什么。

“道士,道士哥哥,你收了我吧。”像是千里之外传来的杂音,缥缈又模糊。他凝神去听,又觉得发出声音的主人近在眼前。

他抬眼,面前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救救我啊!你真的看不到我吗?我是个鬼啊!”

鬼?他曾经开过鬼眼,终身可见鬼,难道现在看不见了?

不过这也可能是大鬼设下的奸计,说不定她看自己杀了这条河的水鬼,准备蓄意报复自己。既如此,那这只鬼说不定比他还厉害。

他一边念净心神咒,避免被这鬼迷惑了去,一边大步拉胯,朝树林飞奔。

“欸,你别跑啊,救救我!我想入轮回啊!”

女声一直跟着他,直到他双脚迈进树林,耳边的声音才弱了很多。

不太像是恶鬼,她没有伤害自己。小道士犹疑一番,开口问道:“你是谁?为何在此?”

姜宁欣喜若狂,“我是姜宁!因落水被长困在丰常河,想入轮回却没有办法。这位道友,您能帮帮我吗?那个……你看不到我吗?”

小道士沉吟许久,姜宁?他心中逐渐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他冲着树林外声音来源问道:“我的确看不到你,敢问姑娘可是南江姜宁?”

“南江?对,我的确来自于南江!”姜宁疑惑了,难不成有个跟她同名同姓同出生地的大名人也死了?

“姑娘自称是鬼,可知你死去多时?”

“不知,x复一x,年复一年,又没有记录的笔墨纸砚,早就忘了。”

“那姑娘是否还记得魔尊?”小道士面露好奇,当年魔尊将心上人尸身放入虚妄海这件事,不知引起多大轰动。

姜宁纳闷了,“我不认识他。道士大哥,你就先想个办法把我收了吧!”

小道士神情古怪,他盯着虚空,大致确定了姜宁的方位。

“魔尊顾云舒,姑娘若真是南江姜宁,应该记得他。”

“我不认识什么顾云——等等,顾云舒?”

姜宁一窒,张口结舌,震惊到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魔尊?是她想的那两个字吗?

顾云舒——魔尊?

那个任劳任怨、永远只会一笑而过的好脾气顾云舒居然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尊?

当初她和温妙松、顾云舒、还有一个男子,他们本来是要拜入明心仙派成为说一不二的大剑仙啊!

他怎么就叛变了呢。

她的心复杂到了极点,果真是时代变了,知人知面不知心。

算了,管他变成什么样,现在自己的投胎路最重要。

姜宁想得很开,她现在死人一个,本就是泥菩萨过江,也不可能再去劝他什么。魔尊就魔尊吧,哪个穿越之子没点牛x哄哄的朋友呢?说不定温妙松也变成一个大魔头了呢。

“道士哥哥,我知道了。你现在送我上路吧。”

“我看不见你,你的状态很差。”

姜宁猛地睁大眼,看不见她?那这样岂不是也收不了她?

“那我怎样才能入轮回?”

“这……我也不知。”小道士有几分羞赧,“师傅跟我说人死后直接进入鬼灵界,等待投胎。但是有一些怨念极深的孤魂野鬼是例外。”

姜宁小嘴一撅:“我冤枉啊!我没有怨念啊,我只有一颗赤诚之心,道士大哥,您快想想办法吧,求您了。”

小道士愣了愣,好半天才犹疑道:“当年魔尊开启禁术,耗费数千年寿命将你的尸身放入无尽虚妄海中,或许是他的怨念影响了你?”

小道士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生死轮回本就是九天机密,凡人修士历经千万年来才勉强窥探一眼,这已经是极大的造化,再多的也没有了,所以他也只能猜测。

姜宁:……她听到了什么?她是不是听错了?

“数千年寿命”、“禁术”、“无尽虚妄海”?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虚妄海据说是现世和鬼灵界唯一交融的地方。已经身死进入鬼灵界却不想入轮回的鬼魂们都会逃到虚妄海。”

姜宁似懂非懂,小道士继续解释道:“古往今来总会有个别痴情人,他们见不得爱人亲人身死道消,于是便开启禁术将他们的尸身放入虚妄海。一般情况下,这些尸身刚一进入虚妄海便会被那群野鬼撕个粉碎,但只要有足够的实力保住尸身,说不定有朝一x爱人亲人的灵魂便会飘回他们的尸身处,完成‘复活’。”

这……这可真会玩。所以顾云舒那家伙为了复活自己,就把她的尸身放入虚妄海,他的怨念影响到自己,她也就不能进入鬼灵界投胎吗?

顾云舒!姜宁恨得咬牙切齿,别以为她会感谢他做出这等抽风的事,谁挡她的投胎路,谁就是跟她作对!

“道士大哥,您一定要救我。我真的想入轮回,我不想当孤魂野鬼!”她哀嚎,急得恨不得扑到小道士身上。

“嗯,姑娘可以去魔域找魔尊,让他把你的尸身放出来。”小道士建议。

第 2 章

这……姜宁犯难,去魔域找顾云舒?先不说她压根不知道魔域在哪儿,就算她好运气碰巧进了魔域,她又该如何找到顾云舒?

“道士大哥,不行的啊。您不是专业捉鬼人吗,您还没试过就怎么知道不可以收服我呢?这样,要不您试一试?我就在您面前,您用那把剑刺我试试?”

小道士紧握剑柄,摇摇头,“姜姑娘,我在你身上并没有闻到臭味,所以你不是恶鬼。而我只杀恶鬼,不度鬼魂。”

姜宁听了这话也有些害怕,“那,那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这样吧,”小道士从随身携带的包袱里掏出一只x嘴蓝羽小鸟,一接触到外界,本来还一副死相的小鸟活泼起来,歪着脑袋左看右看,还不时地用小嘴梳理着羽毛。

“我之前在路上遇到一位大师,他虽是魔域中人,但造化却远比我之一流高。听说,他可以看见鬼差。这是他送我的引路鸟,它可以带你去魔域。怎样选择,就看姜姑娘自己了。”

小道士走南闯北,见识的多,他不建议姜宁去世俗界的寺庙中,那些寺庙要么是假的,要么杀伤力太大,他怕姜宁还没进入寺庙大门就被金光打得魂飞魄散。

那位大师他亲自接触过,虽然脾气有点差,但是对于鬼魂的态度倒是意外得与他相投,如今自己不能帮她,正巧魔尊也在魔域,他索性便直接建议她去魔域。

“道士哥哥,我不行的。我被困在河边,根本走不出去。”

面前空空如也,姜宁的声音越来越低,小道士突然就有些于心不忍。

“姜姑娘,若我没算错,现在距离你死去已经过去了五百七十余年。”

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闷弥漫在冰凉的夜色里。

小道士看不见她的表情,却能感到空气中一阵苦涩。

他从他破破烂烂的包里翻了半天,终于从底部摸出一小截短得几乎看不见的香烛。香烛灰扑扑的,烛芯已经没了,小道士随手捡起一根特别细的小树枝,x在上面。

“鬼和人一样,要吃东西。不吃东西会虚弱,你也无法摆脱束缚离开这里,说不定你都进入不了鬼灵界便会消失。”

幽蓝色的火自棕色的树枝上往下燃烧,烛泪滴落,姜宁闻到了一股香味。她轻轻嗅了下,那香味自发地钻入她鼻尖,莫名地,她感觉原本虚弱无力的腿有了几分力气。

原来,是因为没人祭拜她吗?

她有那么差吗?顾云舒他们知道自己死了,都不肯祭拜她一下吗?

“姜姑娘,家人祭拜的话,那香烛是直接送进鬼灵界的。因为你不在鬼灵界,所以只能自发去找香烛吃,并非是他们不关心你。”小道士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安慰她。

姜宁吸入的香火味越来越多,她虚幻的身影在空中开始慢慢显露。

小道士最先看到的是一双小脚丫,雪白雪白的,踩在雪地上,若不是脚踝上绑着的红铃铛,恐怕都要把那双脚当做雪了。而后是两只纤细的小腿,白腻的腿上有划痕,还有一小片淤青。

膝盖以上是以大红为主,浅蓝为辅,间或以白点装饰的裙面,流云一样x在她身上。

小道士向上看,白嫩嫩的两颊微粉,朱唇薄而红润。两只眼睛乌黑,眉如新月,头上松松垮垮地梳着一个发髻,鬓间一支珐琅银钗,两缕乌黑亮丽的头发搭在两颊旁,白的更白,黑的更黑。

乍一看有几分冷淡避世之美,但是当那一双黑乌乌的眼睛望过来,露出点渴望好奇的神色时,又会觉得她不过孩子心性。

小道士愣神片刻,移开目光,示意她走两步。

姜宁小心翼翼地伸出小脚,搭在膝盖上的裙面落下,盖住了腿上的伤痕,她踩上树林的土地,惊讶地轻咬嘴唇。

以前她从来都做不到这点的,只要她试着想逃出去,就会有股无形的力量困住她。

但现在……她又往树林里面跑了几步,什么阻拦都没有。她“唰”一下飘出去,放轻身子,脚尖踮在了最高的那棵树的树叶上。

不远处的明心城碧瓦朱甍、层楼叠榭,人影绰绰,一片热闹。

对面万家灯火,而她却是孤魂野鬼一个。

重获自由的心被冲淡了几分,她又在树林里乱飞了几十下,确定自己真的可以自由移动后又轻飘飘地回到小道士身边。

“道士哥哥,我自由了。”

小道士点点头,“姜姑娘,咱们就此别过。对了,”他转过头,表情像电影镜头一样一帧帧变化成严肃的模样,“你不可以害人,这与你投胎无益。”

——————————

小道士背影渐渐模糊,引路鸟也叽叽喳喳地扇翅膀往高处飞,姜宁犹豫地跟上去,往静谧的树林深处飞。

比起高兴,她现在更多的是茫然。对她来说,过去的人早就在一x又一x的磋磨中变成了一个个名字,她压根没有想回去找他们。

但是顾云舒的话,她该直接去找他吗?

“簌簌”前方传来声响,姜宁被吓了一跳,立即飘起来,远远地观察。

一只黑色的小背影在雪地里留下小爪印,看不清是什么动物。

没想到自己变成了鬼,也还是害怕呐。为了保险起见,她决定接下来都用飘的。

引路鸟并不回头,只埋头一个劲地苦飞。周围玉树银花,它这样一个小黑点,很容易就被大树的枝g所遮挡。姜宁不敢分心,跟着飞了好一会儿,发现自己的“鬼魂”有些不对劲。

原本她能飞的跟树一样高,但现在她越飞越低,速度好像也有所下降。

是香烛吃得不够吗?她有空多去香火店转转吧。

好在就这么慢慢地飘了一会儿后,她又恢复了刚刚的“体力”,又能飞得高高的了。

黑夜被白天取代,周而复始,大约过了三四天,引路鸟终于带她飞出树林,来到了凡间。

白茫茫的街上几乎没有人,只有一个化缘的和尚。

引路鸟看不见她,姜宁几次示意引路鸟停下都没反应后,她暂时放弃它,跟着这个和尚走。

“大师,大师,您能看见我吗?我是个鬼。”她围着大师一蹦三尺高。既然那个小道士没办法超度,这种大师应该是可以的吧?

慈眉善目的和尚敲开一户人家,“阿弥陀佛,贫僧路过此地,腹中饥饿,还请施主施舍贫僧一碗饭……”

“大师,大师,你能不能看见我啊?”姜宁在他耳边使劲嚎。

“滚你个臭要饭的,我自己都快饿死了。”探出脑袋的男人凶神恶煞。

大师面色不变,换了下一家。

姜宁跟着他从街头走到街尾,也没见这人有丝毫看见她的迹象。

难不成是个假和尚?姜宁退后几步,摸着下巴观察几下,她猛地起步撞向大师的袈裟。

大师一般都有金光护体,她撞一撞就知道了。

“呲溜”一下,她从大师的背部进入,穿透他的身体后,从他的前x走出来。

没用吗?她不信邪,双手握拳放在腰身加速跑,再次顺畅地从大师身体里溜出来。

来回试了几次后,姜宁一脸黑线放弃了。

她拔脚去追引路鸟,还好还好,它好像也飞累了,速度慢下来,被她追上了。

接下来十几天都是在比较热闹的都城上方,引路鸟好像在有意地避开人,害得姜宁也只敢飘在屋顶上。话说这鸟也挺厉害的,这将近二十来天,她就没见它喝水吃饭休息过。

“啪”——路过天桥时,有一说书人用一醒木拍案,周围的听客顿时敛气屏息。

只听那说书人语调抑扬顿挫,“那顾公子直接杀进叶家,问那守门的家仆交还姜姑娘。家仆语气甚是嚣张,只言那姑娘已被他家公子纳入房中,只待生下小公子便可成为他叶家的人上人!”

“顾公子大怒,祭出宝剑一剑取了那家仆的头颅。叶家全体护卫出动,动刀的动刀、耍枪的耍枪、还有埋伏在墙头准备暗中给他冷箭的。但是众位看官,你们猜怎么着?”

“怎么着?那顾小儿还能长了三头六臂不成?这么多人难不成对付不了他?”

说书人呵呵一笑,“刀光剑影中,那顾公子十步杀一人,剑使地那叫一个出神入化,几乎是兵不血刃地就将这些护卫统统杀了。待他闯入叶家内宅,一间间找过去时,等待他的只有姜姑娘的冰冷尸体。原是那小娘子不堪受辱,寻了一根绳自尽了。”

底下人唏嘘一片,说书人语调一转,换上悲痛哀伤又愤怒的表情继续道:“那顾公子见到心上人冰冷的尸体,当场双目泣血,拿了剑冲出去见人就杀,从后院杀到前院、从主人杀到家仆、老人、孩子、妇女就连那畜牲也是一个没放过啊!听那些邻居说,叶家的惨叫声足足响了一晚!”

“那顾公子杀完了人,一夜白头,等到第二天抱着尸体从前门走了。周围的人没一个敢拦他。”

“后来进去查探的人看见叶家二百三十口人的尸体都被扒了皮堆在大堂里、院子里。那血足足三尺厚,漫到腰,外人都是游进去的!官府的人去了也没办法,只能先打开大门放血,放了足足三天啊!”

胡扯,三天的血,那得流多少?

姜宁也只是顺路听一嘴儿,她放轻“鬼魂”,飘上天桥。

“后来那顾公子的身份被人识破,原来他竟是大名鼎鼎的魔尊!”

姜宁一个趔趄,趴在天桥上不可思议地挠挠耳朵。

“那魔尊不知怎的,化成普通人跟随一支队伍准备潜入修真界。没想到啊,他出魔域时什么都没带,回去时却带了一具尸体。据说他从此闭门不出,就连那些仙人去挑衅都不理睬……”

这是营销号吧,要不是他们听不到她讲话,她真想冲下去好好给他们辟谣。

姜宁对于她和顾云舒的“风花雪月”不是太想了解,也就没再理。跟着引路鸟又飞了几十天,穿过各种阻碍后,她到了传说中的西境。

大陆大体分为四块,凡人集中在东边和南边,修真界在看不见的北边,那里地大物博,资源包罗万象、琳琅满目,高阶灵植灵兽满地都是。

妖界近年来式微,集中在东边,甚至有些妖和人已经能够和平相处。

魔域独占西境这一大片板块,入口处终年被大雾包围,据说雾中有怪物当门神,几千几万年来修真界的人都没能打破。

远远望去,一片广袤无垠,上方的大雾浓郁得仿佛能滴水,藏在雾里的魔域像沉睡中的怪兽,似乎随时能从梦中醒来给闯入者一爪子。

引路鸟啾啾啾,扑棱着翅膀犹犹豫豫,显然,它被其中的东西震慑了。它不进去,姜宁也不敢,就这样在外围绕了一大圈,她看到了一个略眼熟的背影。

那是……那天的说书人?

只见胖乎乎的说书人怀里抱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袱,他探头探脑地观察四周,确定周围没人后一头扎进了雾里。

说书人是魔域的魔修吗?他为什么要在世俗界讲魔尊和她的故事?一定有什么目的。姜宁也不管引路鸟看不见她,冲它招招手后跟着说书人的背影小心地在雾里行走。

——阅读全文加微信:potxts,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