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鬼的书先生》 百度云txt小说下载全文阅读夏笙书兮作者吱雀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胆小如我,怕死又怕鬼。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不仅死了,还变成了一只女鬼……
挺倒霉的。活着的时候,大半辈子都耗在宋冬燃身上,到头来却领了一纸休书连他家祖坟都进不去。

【文案二】
成为鬼后的没多久,我被书兮捡回了家。
书兮是县城里有名的说书先生,声音好听不说,还有助眠的功效。
可是大家近来睡眠都挺好,所以书兮今天又没挣到几文钱。


这是一个鬼姑娘遇上书先生的温馨故事(假的)

第一章

似梦非梦中,将醒未醒间,我总觉得身上满是轻飘飘的无力感。
周遭熙来攘往,脚步声、交谈声,间或夹杂了痛切的哭声,嘈嘈切切听不真,山呼海啸似的轰然压来,一齐将我淹没了。

这吵得人实在没法子安生睡觉!

我当自己还在自个儿的床榻上睡觉,不耐烦地想要掀了被褥下地去探个究竟,才醒过神来就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我竟真的是在人多的地方站着。

此间大抵是一处灵堂,而我正对着一口棺柩。

黑棺刺痛了这一室的缟白突兀地出现在我面前。
我平视着,隐隐约约能看见里头躺了个人,面色不大真切,但应当是个女子。头顶的梁上垂髫了一缕缕麻布,身后跪着黑压压一片的人,他们正低下头真情假意地啜泣着。

也许不能说是“站”,我低头看去,发现自己的脚居然离地有好几尺,轻飘飘地荡在空中。

脚下的光景透着一层朦胧的白光,在这烛火通明的悼室内,我连自己的半个影子也未见着。
这叫人看去该是惊惧异常的景象竟没引起那些哭丧的人半分在意,我突兀地飘在那,脑子里蓦地闪现出个荒谬念头。
——我不会……是死了吧?

这么一想,那棺木里睡着的人是谁,就变得有些耐人寻味了。我趴在棺木边,不,也不能叫做趴,我甚至触摸不到那冰凉的木头。

下葬的人眼见着是个有心的,选的还是上好楠木。
我抬首打量着棺木之中平躺的女子,发鬓衣着都像是被人细细打理过,看起来像是新葬,面色只有些微微发青,唇上亦无半分血色,起了皮就如两瓣g枯多时的xx片儿。

是以我花了好长时间才认出,那好像是我自己的脸。
我想,我大抵真的死了。

话本子里常说,人死后都将入到阴曹地府的,若是生前并非大恶之人,喝了孟婆汤便可重新转世。如此看来,写故事的人多半是信口胡诌,唬人的。

初时还有些害怕,觉得像是山野志怪的灵异故事,可眼下不到小半刻我就接受了这个事实,甚至觉得有些好玩。飘来荡去、肆意穿行,没有人管束也没有人斥责,比活着的时候不知得要自由多少。

更何况那些个为难过我的恶人如今也不得不为我的死哭得死去活来,像我当真是他们敬爱的少夫人,猫哭耗子假慈悲般地拼命挤着泪花,着实让我见识了一把“仇家为你哭丧,跪着求你不要死”的场面。

可惜了,早知道人死后是这么回事,当初就不应该在爹娘的坟头哭得那样伤心,他们指不定飘在哪个角落笑话我哭相难看保准嫁不出去呢!

这边正为这猎奇经历啧啧摇头,外间却忽地有一阵衣袍翻动声打破这一室悼哭,而后踉踉跄跄跌进来一人,将堂内众人的目光系数吸引了去。

莫不是十殿阎罗来拿我去阎王面前听审了?
我定睛一瞧,来人一身竹青色锦衣、长发高束,眼见着是狼狈模样和那阎王沾不了半点关系。那不是我的相公宋冬燃又是谁呢?

“怎么回事?”他似乎被突如其来的素白场面砸得头晕目眩,整个人僵僵怔在那里。

“你们,你们……”宋冬燃哆嗦着指向人群,嗓子里像是被塞了团棉花让他接不上气,嘴唇发颤说不出个下文来。

人群中立时连滚带爬出来个老妇人,对着宋冬燃跪了个大礼,接着就是一阵磕头:“少爷,老奴、老奴也不知啊,少夫人昨个还好好的,今早就、就……”
她惯是个会察言观色的,磕头也不忘打量主子脸色,眼瞅着宋冬燃眉间像是酝酿了无边的怒气,赵嬷嬷登时止住话头,怕再触了宋冬燃霉头,哆哆嗦嗦压下了后面半句话。

我实在是没忍住,对着她那狼狈模样幸灾乐祸地大笑出声来。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平x里从不把我当主子看待的“赵妖婆”,面对宋冬燃的时候居然会这么窝囊。

想必她此刻面上虽是一副痛失少夫人的模样,心里早已天人交战,一边骂我死得好,一边骂我怎么死在这个节骨眼上。

在我感慨时,赵嬷嬷那边又扮上了,她肥胖的身子再度弯折起来,以头抢地,生怕宋冬燃看不见她的忠心耿耿:“少爷饶命啊!”再抬起头来时已然泪糊了整张脸,老妪额心也沁了血丝,瞧着倒真是个好奴才。
“老奴照顾少夫人不周,竟让少夫人没个征兆就去了。老奴该死,真该死……”她一面说着,一面约莫是身体吃不消,又使劲扇自己耳刮子,本就臃肿的脸更是涨得通红。
只是在这时,她还不忘了推脱自己的责任,哪成想是我死得蹊跷,和她可没半分g系。

满堂缟素,有人偷听有人窃笑,浑然不忌死者还躺在那里尸骨未寒。

实在有些感慨,我这少夫人,生前遭人白眼,死后还能当回笑料,当真是为这城中无数人添了不少饭后闲谈的话题。

我恻恻然叹了一声,飘到宋冬燃身边围着他转,伸出根手指隔空点在他脑袋上,丝毫不顾什么夫纲什么大不敬,恨恨道:“宋冬燃啊宋冬燃,我死了你才知道为我出气,以前赵氏刁难我的时候,怎么也不见为我说半个字?”

可惜了,宋冬燃听不见。

宋冬燃是我的相公,我们成婚一年间做到了真正的相敬如宾,这不长不短的相处中莫说圆房,连闲谈也鲜少。盖因他不爱我,一点也不爱。除此之外,他倒也算得上是一个好相公,是全京都女子梦寐以求的良人。

奈何他所有的柔情蜜意与天下女子皆无关,只属于那个叫“洛幺幺”的女子。

洛幺幺……这名字我在嘴里反复咂摸了一遍,她可真是我的噩梦啊,做了鬼也能让我背后发凉。

自从她出现,我所期望的一切就都没了。

夜里人都散去,四下静得很。
说来我也凄惨,偌大个宋府,连一个为我守灵的丫鬟也无。

我逛了一大圈后无所事事飘回来,才发现唯有宋冬燃仍蜷在那里,守着我的棺木,守了半宿胡言了半宿。一时喊“对不起”,一时喊我的名字,一举一动间全是茫然无措,哪里还有平x永睦县第一公子哥的风貌。

再之后便靠在那里一动不动,我只能看见一个落寞的背影,他一贯挺拔的风流傲骨佝偻了,双肩塌陷,蜷成一道怪异的黑影,一动不动,像是终于累得睡去。

与我所知的宋冬燃全然不一,怪可怜的。

我飘到他身侧弯下腰,实际上这个动作有些难为我,因为我不太控制得住这轻飘飘的身体,生怕一个没控制住就栽进地里。

我伸手想要触一触他的脸,手指却直直没入他的侧颊。我撇了撇嘴,调整姿势蹲下来将脸贴近他,借着微弱的烛光看清了他唇上微冒的髭须。

原来还没睡啊。
我发现他只是垂着眼睑,双目凝滞,在发呆,或者又不尽然。正当我想再凑近一点时,宋冬燃突然抬起头与我面贴着面,将我吓得往后一跌,险些就要惊呼出声。

“夏笙……”他又呜囔一声,我当他是看见了我想说些什么,可再仔细一瞧,却发现他的视线直直穿过了我,倒映着外头的夜色,眼睛里是深沉的黑,一眼望不到底。

片刻后,他再度低下头,没了声。我屏息半晌见对方再无异动,堪堪捂住心口舒了一口气。

夏笙,是我的名字。准确来说,是宋冬燃赐我的名字。

我本叫“夏钱”,还有个打一个娘胎来的哥哥叫“夏金”。爹娘说着两名字吉利,穷的时候可不得就想着发财啊、填饱肚子啊,金钱金钱,当真吉利得很。

只是我们兄妹俩被宋府收留的时候,宋冬燃就嫌弃的替我们换了名字,真真是要我们与过去诀别,京都首屈一指的文人才子为我们兄妹二人赐了名,我叫夏笙,而我的哥哥叫夏谨。

奈何夏谨是个没什么脑子的哥哥,混了这么多年也只能在宋府的马厩里铲马粪,白瞎了这文邹邹的好名字,更遑论能帮上他妹妹什么。

翌x天方擦亮,便有几名家丁于灵堂外探着脑袋往里窥,像是不得命令不敢贸然入内,生怕一个不慎就惹到了这尊碾玉魔罗。

最后还是赵嬷嬷奓着胆子跨门而入,冲坐在地上的宋冬燃哄劝道:“少爷,按着规矩来,辰时就该出殡了,还是让少夫人早些入土为安吧。”
寒冬天里她的脸还未消肿,呼气张嘴便是一拢白雾。

身为宋冬燃的x娘,赵嬷嬷素来将宋冬燃的脾性拿捏的准准的,不想这一回却没能如她愿,地上原还呆呆木木的宋冬燃突然如清醒般猛地窜起,大吼道:“滚开!”

“少爷……”赵嬷嬷蠕动嘴唇还待再劝,话没半句又被喝住。

“滚啊,滚出去!不许碰她!”宋冬燃护着身后棺木,如一只失了神智的野兽,呲着獠牙目露凶光。

就连我也为之一怔,委实不知他何来如此滔天的怒,撕着心口揪着x声嘶力竭,眼底下全是冰渣子,仿佛要冻死人。

赵嬷嬷肩头一哆嗦,像是看见了什么可怕的怪物。外头的人更是不知所措,僵着拿不定注意。这可真是实打实的讽刺,我活着时不见宋冬燃对我上过心,死后却见了他全须全尾的真情流露。

好在是洛幺幺及时赶来解救了这宋府上下的仆人,估计来得匆忙,我倒是头一次见她乱了云鬓的模样。

不过见到她大家霎时就如见到了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一时间憋着的怨气也悉数散了,将她供着捧着往宋冬燃跟前推,盼着她能将这乱了方寸的大少爷规劝过来。

洛幺幺进灵堂便瞧见了狼狈的宋冬燃,登时秀眉拧作一团,怒气横生道:“你这是发的什么疯?休书都给了她,如今这副模样又做给谁看?”

她一向秉良温婉,就算在面对我时也不曾有高声语的失态样子,现下这般倒是叫我和宋冬燃都怔愣了。

趁着着晃神档口,洛幺幺一把将宋冬燃拉出堂外,像个宋府女主人,吩咐下人带宋冬燃去梳洗好做完这场白事。

说实话,这会儿我还有些感激她,她叫了人来下令封棺,也算是保住我最后一丝体面,毕竟尸体在外风了一x,着实有些难堪。

只是棺盖一合,长钉七枚,一颗颗严丝合缝钉进木头里,一寸寸将我在这时间最后的光阴掩埋,令我有些怅然若失。毕竟此刻前缘已尽数作结了,哪里来的过往浮沉,通通都散去。

可叹是死都死了,缘何还要让我化鬼留在这伤心地呢,难道真是我生前执念太重?
我自哂般一笑,洛幺幺倒是提醒我了——宋冬燃前几x给我的休书还被我丢在卧房内的地板上。
初时怎么也接受不了自己被弃的事实,此刻身前事已毕,又说不上有多难过了。

镇棺钉有辟邪作用,如今再待在这灵堂无非是浑身不适罢了,我最后看了一眼那边呆呆愣愣的宋冬燃和面色不霁的洛幺幺,终究闭目长叹一声,转身朝着自己的院子飘去。

暮槐院倒还是如往常般冷清,这院落哪像后院主人的样子,偏远便不说了,砖缝墙角里还探生出了杂x,往常是没人愿意来这儿的,现下里间的主人死了,更是冷清得令人唏嘘。

我正想进去再看看这生活了许久的房间,也算是了结尘缘间最后一桩心事,可出乎意料的是,我的屋外还站着两个人。

此刻还会来此的,大概也只有他二人了。
——我的哥哥夏谨,和我的丫鬟阿茶。

阿茶手里捧着个木盒,做工c拙乃是寻常之物,我却认得这物件,看得我如遭雷击顾不得难过。

“夏公子,这是少夫人全部的积蓄了。”阿茶双目红肿举起木盒,说话抽抽噎噎的,犹带着哭后的鼻音,“您可一定要保管好。”

我的银子啊!我心疼不已,这可是我攒了不知道多久,从月例份额里抠出来的唯一一点体面东西啊!

我急忙忙冲过去便想将盒子捞回来,却忘了我现在摸不得东西。这浮世之物早已是我不该拥有的,莫说摸到盒子,我险些控制不住自己撞进屋内。

载着我最后一丝尘寰念想的盒子顺利被哥哥接下,他揣在怀里郑重点头:“多谢阿茶姑娘了,我一定会替妹妹好好保管的。”

“夏谨你大爷的!谁要你替老子保管了?”心头起火的我止不住张牙舞爪冲他一顿爆吼,哪怕清楚地知道他并不会为我所影响。

“如此,阿茶便先退下了。”阿茶略施一礼,又将半开的房门小心掩上,拭了拭眼角,瞧着倒是真的在为我伤心。

她这才朝着前院而去。哥哥盯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雪地里,像是有片刻失神,又敛眸看向手里半开的木盒子,神色晦暗不知究竟在思忖着什么……

第二章

遇见宋冬燃之前,我就是永睦县外小村寨里的一个野孩子,爹不疼娘不爱的。哥哥倒是被他们在手心里的宝,可是也没见的比我好到哪里去,顶多掰下来的窝头他的比我大两口,碗里的野菜比我的多一节菜头。
毕竟揭不开锅的时候,谁都逃不过挨饿的命,当个宝也不能当饭吃。

哥哥总说我是路边捡回来的野孩子,所以才不讨爹娘的喜。可他却还是会趁着大人不在家时将剩下半个的窝头偷偷拿给我吃,我便总要一面吃着一面在心里偷笑他:看呐,口是心非!

再后来,本来就穷得没个活路的村子里爆发了怪病,不出半月已暴毙将近一半的人,往x一同玩耍的伙伴说不定第二x便会死去。

村里本就惶惶不可终x,县衙还派了兵来将村外进县城的路口严加看管,说是防止病情蔓延到村子以外,不让人再进出。赤脚村医早就为这怪病死在了前头,剩下的人也只有猎户能识别些x药,根本不足以看诊医病。

谁会愿意老老实实等死呢?

于是那些活着的、还有力气动弹的村民开始被迫反抗,他们举着棍棒到村口叫嚣,可终究敌不过官兵手中亮晃晃的刀剑。血性的汉子扛得住病难却挡不住人心诡谲,大家都想活着,眼前的生门却被牢牢堵住,半点不由人挣扎出这漩涡。

又一个月过去,村内的壮丁已然死了大半,我们一家已经算是幸运,可直到阿娘也病倒了,命途这把刀才算正式架到了脖子上。

田里的野菜吃完了,就连耕牛也早已被杀了充饥,从病理到律法,样样都容不得活路。阿爹在这狭隘之地窝囊了一辈子,最后为子女做的一件事,便是要送我和哥哥出村,搏一线生机。

村里的父兄聚集起来商量了一宿,于第二x清早,再一次发动了动乱。想必是那些个官兵认定了村内已无甚活口,不足以威胁大局,因此看惯松懈了不少,只是命数已至,即便天时地利人和,也没能挽救这个可怜的村寨。

叛乱的人搭上了他们的性命,我和哥哥连为阿爹阿娘敛尸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将眼角的泪水擦g,看清逃跑的路,和另外几个年幼且身形矮小的孩子趁乱挤出人群逃了出来。

前夜阿爹便给我和哥哥说了届时向哪里逃窜,出了村后便分散开来,从山路往县城里去,进了县城就安全了。阿爹还说,只要拼命往前跑,总能奔出个活路来。

哥哥一路拉着我的手,咬着牙往前跑,头也不敢回,可我那时只有十岁,实在没甚气力逃命。我只记得那年的山路好长,细碎的石子磨穿了阿娘亲手为我编的x鞋,在足底硌出一个个小血泡来,大口呼吸引得喉咙和x口火一样的烧。
我边哭边说:“哥哥,你自己跑吧,我真的跑不动了”。

可是哥哥的手,自始至终没有放开我。

我们哪能跑得过手持刀斧的官兵呢?再熟悉地形也快不过大人的两条腿,加之哥哥因着我的拖累,也没能逃过官兵的追捕。

他们要抓我们回去复命,可在此之前也要在我们身上讨回一路奔徙的苦头。他们将我们兄妹团团围住,抡圆了臂膀挥动着手中长鞭,长蛇一样的痛咬在我们身上,拖出一道道长而泛红的笞痕。

我痛得连声音都哭不出来,死死抓着哥哥的衣角,他惯是心痛我的,翻过身来抱住我,将我死死护在怀里。我只能眼睁睁看着鞭子落在他背上,摸到一手x润的冰凉的麻衣。

饶是如此,其中一个官兵见状依旧发恼道:“把他们拉开来,两个不知死活的小兔崽子,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们!”

便有一双c糙的手将我与哥哥拉开,长鞭高扬像是卯足了劲的朝我挥来,一声鞭响震耳,皮x炸裂的疼痛钻心入肺几乎让我晕厥过去,脑中嗡鸣之余还能听见哥哥的喊声。透过乱发窥见对方还欲再落下一鞭,仓皇就地滚了半圈,紧紧闭眼祈祷鞭子打歪。

“住手!”
却是一声断喝止住了接下来的酷刑。

我挣扎几番抬首去寻声源。
见竟是个眉目清俊的少年郎,于几步之外睨着那二人,嗓音杂着些尚未褪去的稚气:“你们在做什么?”

他身后还跟着几个仆从模样的人,许是身份尊贵,以致官兵们回话都没了适才的气势:“宋大少爷,您怎么在这儿啊?”

“你们在做什么?”少年仍揪着这问题不放。

二官兵相视须臾,拱手答:“小人们是在奉命行事。”

也不知那头是在思考还是怎么,静默良久少年方出言道:“放过他们吧。”

“这……”二人为难了一阵。

“若是你们大人问起,就说人被我带回宋府了。”

他如是说道,不再看那二人转而抬步向我走来,缓缓在我面前蹲下,平视我眸中的怔忪。
记忆里这只细致修长的手,带着骨节上淡淡的檀香在我面前摊开来。
“你要跟我回去吗?”

一瞬便叫人失了神智,于是我讷讷伸出自己满是泥泞血污的手握住了他的。这便将自己的一生都虔诚奉上。

掌心相对掌纹交错,如同我们纠缠不清的大半辈子。

那少年的名字是宋冬燃,乃永睦县宋县令之子。他将我与兄长带回宋府,又留下我们在偌大的宋府里做活。

宋府从古至今都是清流世家,端的是规矩繁多,我与兄长最初只能在后院做那些没人愿意做的c活累活,且又不讨好,不过稍微犯着些什么便要遭罚。

偏那管教人的赵嬷嬷是个心狠手毒的老虔婆,每回逢上我都下了死手,都要打得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才肯罢休。

我在府上待了半年,身上时常连块好x都不得见。

“小贱蹄子还敢嘴y,老娘说你偷懒了你就是偷懒了!怎么着,长能耐了?有本事连饭你也别吃!”她每说几个字,那根被打磨光滑的竹鞭便要往我身上招呼一下。我堪堪撑住一口气,愣是一声求饶也不肯吐出口。

倒是原先只肯躲在柱子后头瞧的圆脸姑娘颤颤巍巍的递了一个荷包过来,又附耳过去说了些什么,用天王老子起誓都猜的到是几句讨巧卖乖的话。

赵嬷嬷捏了捏荷包,又上下掂量了几下,苍老如同府门前老柏树一般的面皮总算好看了几分,又装模做样的训斥了我两声,连个正眼也不屑给我便转身走了。

待到赵嬷嬷终于迈过了那道廊弯,我方才记起向替我解围的这个姑娘道谢。

我记得她叫阿茶,是先头和我一起洗衣服的。

阿茶虽说与我同是府上的人下人,只她比我早来了三月有余,对宋府里这些明里暗里的破落规矩早已烂熟于心。

“初见你的时候,你的模样还真是把我吓到了。”
这是后来我们熟络之后,阿茶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这是为何?我长得很丑吗?”我摸摸自己还算光滑的脸蛋,心底有些摇摆着的惊疑不定。

“不不不,”阿茶连忙摆手,她脸上犹带着刚刚g活没来得及擦去的疲惫汗水,“是你长得太像洛家小姐了。”

“洛家小姐?”

“是啊,她是洛员外家的独女,也是咱们少爷放在心尖上的人儿呢,我也只是刚到府上的时候才见过一回,据说啊是和少爷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他们无论往哪站啊,都是一对惹眼璧人呢……”
阿茶拉开话匣子,便怎么也合不上。

我当时不过十岁,对阿茶所说的那些个男女情爱之类的事情并不能理解,闻言也只能沉默地低下头去。
脑中似乎捕捉到些什么,如藤蔓一样簌簌攀爬开的东西,又纷繁又嘈杂。

也不是没好奇过宋少爷为什么会收留我们兄妹,哥哥总是说他这是当我们是两只路边可怜的阿猫阿狗,救我们也不过是像救了两只畜牲,图一时新鲜罢了。

只是我没想到真相竟是如此——原是我像极了他那位青梅竹马的心上人。

一时竟有些不是滋味起来,再没留意阿茶那边又说了什么。总觉得自己还没有想多久,就已瞧见府里的灯光逐渐亮了起来,将宋府头顶这一小片黑夜照亮得如同白昼……

后来逐渐长大我才知道,自己对宋冬燃的感情就是阿茶口中所谓的男女之情。

“少爷那样的人,谁会不喜欢呐,但咱也得有点自知之明吧,像我们这种下贱奴才哪里配得上少爷,而且你连大字都不识几个,还指望着能成为少爷的贴心人吗?”
这是阿茶时常用来申饬我的话,言罢还会用她那捣衣的棒槌戳戳我,企图将我戳醒一般。

成为他的……贴心人吗?
那的确成了我唯一的梦。

我开始艳羡大家口中那位洛小姐,艳羡她能够大大方方地站在宋冬燃身边。

后来的x子里我也有幸同那位洛小姐有过几面之缘。我发现阿茶所言非虚,我当真是与洛小姐眉眼之间有许多相似之处,只是她身上所具备的那种大家闺秀的气息,却是我永远不曾拥有过的。

待到宋冬燃弱冠那年行完加冠礼后,他与洛幺幺的婚事便随之提上了x程。两家人共同选定的良辰吉x是在半月后,虽说时间有些赶,宋府却浑然不在意,很快便风风光光地x办了起来。

那段时间,大抵是宋冬燃最快意的时光了。我偶尔远远地瞧着他,都觉得他的笑容要比往常多了许多。

可是,他的笑容没能一直维持下去。等到他们成亲的前夜,却发生了一场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变故——洛幺幺踏着夜色跟洛府的一个下人私奔了。

洛家小姐与下人私奔,洛员外虽说自己也觉得丢人至极,但还是第一时间将此事压了下来,而后急得团团转也想不出别的办法,只好连忙来找宋老爷子商量。可还没等他进到老爷子房前的前庭,就被宋老爷子怒气冲冲的指派了下人将其赶了回去。

宋老爷子身子骨本就有些不大好,这一闹之下竟然直接气得病了过去。

这下子便是真的难办了,请帖早已经提前许久递去了各府,只待明x所有相识的世家前来道贺,此事一出,别提道贺,能够说一声不看笑话的都算得上仗义了。

满腔的噪郁都积在了x口不得发泄,宋冬燃将自己所在书房里砸碎了一屋子的瓷器,瓷片落了满地,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找不到。

而后不等下人反应过来,他就连个斗篷也不披的踏着没过脚踝的积雪向里面走,偏生天上又洋洋洒洒下着大雪。他一直走到后院一株梅树前才停了下来,一群仆人不敢上前打扰,只能寸步不离地跟在后面,生怕少爷一时想不开出了点什么岔子。

可宋冬燃发泄完以后就变得出奇的安静,只上前折了一株梅花抱在怀里细细端详,既没有落泪也没有疯狂的大喊大叫,看起来与平x没什么两样。拂去落在梅花上的细雪后他又抬头望天半晌,我跟着他一同抬头看,看到脖子都酸了他才终于开口吩咐了我们。

“都退下吧,我不会有事的。”

身边没有一个人敢动,直到他再次不耐烦地怒吼了一声。

“退下啊!”

大家才连声应和着向后垂首退到远处的回廊。

阿茶离开时用力扯了扯我的衣袖却没扯动,又怕动作大了打扰到少爷惹他生气,只好一个人离开。我似是被定住了根一般站在原地没有动弹,最后留在原地的便只剩下我一人。他也全当不知晓我的存在,心思不知随着那飞雪飘到了何处,只有眼里的伤痛变得那般触目惊心。

我脑子一热便逾规冲上了前去,一时间连自己的身份也记不清,伸手捏着他的衣袖拽了拽。

“少爷,你莫要太过伤心了……”

宋冬燃总算肯回头施舍我一眼,沾了霜花面容却显得更加冰冷起来。“你缘何不退下”

“我……”我张了张口,早就在心中迂回千转的话却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风从耳畔一寸一寸的刮过,像是数不尽的爆竹自脑海中炸开。

聒噪得很又无处躲避,脑中似乎有两个立场相违的声音在高声吵架。
我终是x出了被自己深藏在喉间的话。
“少爷,你看看我吧。”
“我也可以嫁给你。”

他十分震惊的回眸望向我,似是未曾料到,愕然半晌。
“你?”

我狠咬了一口下唇,血腥味在我嘴里蔓延时终于下定了决心,不待宋冬燃反应过来就跪倒在地,将头重重地磕进雪地里,“夏笙的命是少爷救下的,名字也是少爷赐的,少爷就是夏笙的天,夏笙不愿看少爷伤心。”地上的雪被我跪化后透过棉裤渗透进来,刺骨的寒意顺着膝头与额头蔓延至全身。

宋冬燃的沉默延续了很久,最终回答我的却只是一声极轻极轻的叹息

——阅读全文加微信:potxts,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